這件事有點羞於說出口,我是個倒插門的女婿。我和老婆結婚一年半,由於老婆是獨生女,她父母不捨得她遠嫁給我。後來我自己提議,我可以入贅到她們家。

其實我和老婆剛認識的時候,岳父岳母都不看好我的,尤其是岳母,非常反對我和老婆交往。但是老婆盯著父母給的壓力,毅然決然的選擇和我在一起。

後來我們生米煮成熟飯了,他們也就沒辦法了。老婆懷孕之後岳父岳母就同意了我們的交往,但是有個條件,希望我能搬到他們的城市去住,這樣離他們近一些。老婆很為難,覺得這是岳父岳母故意難為我。後來我跟父母還有哥哥弟弟們商量后,我決定入贅到老婆家。主要是我有兄弟三個,如果我不在家,還有哥哥和弟弟照顧我的父母。

當我把這件事告訴老婆之後,她非常高興,還說這件事她父母肯定會很同意。結果當老婆把我打算入贅的事情說給他父母之後,岳母突然大發雷霆,說我圖謀不軌,想要他們家的財產。之前我跟老婆想到了這個問題,我還跟老婆保證過了,她們家所有的東西都是她自己的,跟我半毛錢關係沒有,如果不信任我,我可以簽婚前協議。其實我入贅的目的就有一個,害怕老婆夾在我和她父母之間為難。


出於愛老婆,所以我努力的讓事情變得簡單,可沒想到岳母太頑固,根本就不相信這些。最後還是讀過書的岳父被老婆說通了,並且也是在岳父的堅持下,我和老婆才能順利的結婚。可是結婚之後,麻煩事可真就一茬接著一茬了,岳母永無止境的刁難和各種尖酸刻薄的瞧不起,讓我真的難以忍受。

其實老婆家過的也是一般,岳母是個農村女人,跟著岳父享福來到了城裡。岳父是某單位的正式員工,最近也是馬上要退休了。她們家一共就有一套房產,並且房產證上的名字是岳父和岳母名下的。如果說我入贅是圖他們家的財,我比竇娥還冤。

我是因為跟老婆談了好幾年的戀愛,我是出於真心愛她,我不想她為難。可是岳母這個鄉下的老女人卻不這麼想,她總以為我入贅到她們家,就得矮半截,事事為難我。弄得就像是老婆把我娶回家一般,她不是我的岳母,反而成了我的「婆婆」。

我和老婆結婚一年半,在這期間,岳母沒少甩臉子給我看,不僅我每個月的工資都要如數上繳,並且家裡的大小事務都得有我干。哪怕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只要我在家,她都會使喚讓我去做。這些事情我看在老婆的面子上一忍再忍。

前一段時間我老婆生了,是個女兒。長得非常像我老婆,特別的漂亮可愛,還有個小酒窩。我們歡天喜地的為女兒慶生,辦滿月酒。可是岳母從頭到尾表現的像是我欠了她八輩子錢一樣。她還說,給女兒辦的滿月酒花的錢都得是我父母出,他們先出是幫我父母墊上,以後讓我父母還給她。

我媽這段時間來伺候我老婆坐月子,對我老婆很好。家裡所有的家務都是我媽一個人攬下來的。岳母沒事了就去樓下找其他老太太打麻將或者跳廣場舞。我知道我媽做這些都是為了幫我分擔,其實在她老人家心裡覺得,也許是我入贅到她們家后,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覺得我欠她們家。

這些事,我和我媽都忍。我們也只不過是想好好過日子。這些道理我老婆也懂。唯獨那不懂事的岳母。就連我媽來照顧我老婆坐月子,她都嫌棄我媽多吃了她們家一個滿頭,多喝了她們家的一碗粥。難道她就認為我們不是人,不用吃喝?

後來我媽臨走之前,單獨跟岳母聊了一次天,起初岳母都是咋咋呼呼的,根本不聽我媽跟她講道理。後來我媽又讓我把岳父叫過去,岳母這才安靜下來。我媽走了之後的第二天,岳母像是變了一個似得,對我噓寒問暖,體貼入微。讓我非常不習慣。

我老婆還納悶的問我,岳母最近是怎麼回事,怎麼像是換了個人。後來我媽告訴我說,她那天當著岳父岳母的面說了幾句話,岳父聽了之後一直點頭,而岳母則羞憤的低下了頭。我媽說:「親家,人心都是肉長的,我們家老二入贅到你們家,不是來圖你們家什麼東西。孩子們不好意思說你們,那是孩子們孝敬你們。當時你們說要老二來你們這城裡買房娶你們家閨女,錢我都給兒子準備好了。只是我兒子覺得小麗是獨生女,如果離開你們沒人照顧。我們家不缺你們家這些東西。」


點擊這裡轉到粉絲頁一定要點讚哦!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