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離家7年終於返家,街坊鄰居和親戚都因為他們家沒錢看不起他,然而最後他的身份狠狠打了這些人一巴掌!他們後悔都來不及了!

他離開家裡已經7年,終於又回到這個生他養他的地方,家鄉已經今非昔比,新的樓房、新的街道、新的景色。

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他?他穿的衣服破舊,雖然面容還算乾淨,但跟其他人相比,自己就像是乞丐一樣,但他絲毫不在意,只想快點回家見父母。

「那不是陳濤家的孩子陳輝嗎?現在回來啦?」他聽到街邊有人在議論他。


「是啊,離開家那麼久了,怎麼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真虧他家裡培養他上了大學。」

「窮鬼就是窮鬼,讀了大學又怎樣?現在還不是一樣!我看他一輩子當窮鬼算了!」

他瞥了一下說話的兩個人,其中一個好像是三嬸。


       

他苦笑,老實的父母靠著種田讓自己上大學,直到大學畢業,他們都沒住過一套像樣的房子。沒錢,成了全家人被瞧不起的理由,而現在自己這樣子回家......

走進家裡,這個家有了些許的變化,但是和別人比起來,多了幾分的蕭條,父母的頭髮已經灰白,跟7年前相比更顯得蒼老。


「爸、媽,我回來了。」他有些哽咽。

「小輝,你終於回來了,7年了,你離開家整整7年了...」母親抱著他,已是泣不成聲。

「媽,對不起,對不起...」

「你怎麼變成這樣子,出了什麼事?」父親在一旁抽著煙。

「爸,我...」他看了看媽媽,沒再說下去。

「趕緊去給孩子弄點吃的吧,這個時候回來應該也還沒吃飯。」父親催促著母親。

「哦!對對!你看看我,光顧著高興了。小輝啊,媽媽今天就給你做你最愛吃的豬肝面線。」說著就出去買豬肝了。

看著母親的背影,小輝不免一陣辛酸。

「爸,當初賭氣離家,誓要在外面混出一片天地才回家,可是現在我這樣子,你會不會怪我?」

sponsored

「當初你離家出走,我是很生氣,但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現在說也沒用,人平安回來就好。」父親深深地吸了一口煙。


       

「爸,能不能陪我去大伯和三叔家裡?有些事情想讓他們幫忙。」

「可以是可以,不過小輝,最好不要太樂觀,他們不一定會幫忙。」父親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知道了。」小輝看著父親略顯無奈的臉,知道父親想說的什麼,只是心裡還有一絲希望,畢竟都是有血緣關係的。

他和父親來到了大伯家,跟7年前相比,大伯家的房子變大變華麗了。


大伯在屋裡泡茶,看到走進來的小輝父子,下意識的把沙發往後挪了一下。

「這不是小輝嗎?什麼時候回來的?」大伯寒暄道。

「我今天剛回來的,大伯,其實我有事情想請你幫忙。不知道您能不能……」

「小輝啊,你也知道最近你堂哥的孩子就要上學了,需要很多錢,現在也沒錢借你,抱歉啊小輝,先喝口茶吧。」

「大伯,我知道您的難處,不過……」

「你怎麼又來了,還帶著一個流浪漢來?你以為我家是收容所啊?趕緊回去!省得待會兒還要洗地板。」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站在房間門口,一臉厭惡地瞪著父親。

想必那就是堂嫂吧。

「堂嫂,我是小輝……」小輝看著女人,連忙自我介紹道。


「小輝?誰啊?哦——是那個大學生啊,怎麼?變成現在這樣子了啊?這一身的打扮,看來你混得也不怎樣嘛。」女人還是一臉的不屑,「來我家有什麼要賜教的啊,大學生?要借……」

「女人家的不去做家務在這邊做什麼?」女人還沒說完就被大伯的斥責打斷,隨即留下鄙夷的目光走出門去。「小輝,坐下來喝杯茶吧。」

小輝看著沒有茶具的茶几,似乎明白了什麼。「不用了大伯,給您添麻煩了,我們先走了。」說完跟父親一起走出了大門。

「爸,我們去三叔家看看吧,說不定…」小輝看著父親。從大伯家出來,父親就一直沒有說話,眼眶微紅。

「你媽住院的時候要是我沒有去找你大伯借錢,現在也不會這樣子了,都是我害的你。」父親有些哽咽。


「不是你的錯,如果我沒離開家這麼久,如果我有留下聯繫方式,您也不用受這麼多苦了,是我對不起你和媽媽。」小輝低著頭,不知道怎麼安慰父親,"失蹤"了這麼久,家裡的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頓時感覺自己是多麼的不孝。

「爸,我們去三叔家看看吧,說不定三叔會幫忙呢。」小輝臉上恢復了平靜,眼睛看著遠處。

父親沒有說什麼,帶著小輝向三叔的家走去。

還沒到三叔家門口,就聽到了鐵門關上的聲音,小輝似乎明白了什麼,嘴角露出了一絲輕蔑的笑意。

「你三叔他們怎麼都不在家?以前的這個時候他們都在的。」看著緊閉的大門,父親有些著急,「小輝,到底是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說嗎?」

「沒事的,爸。我們回去吧。」兩人一轉身,明顯聽到屋裡面有人在說話。



       

秋風吹來,樹葉隨之飄落。就像是一顆漸漸枯萎的心,不知道應該在哪裡落腳。總以為今時不同往日,而結果卻讓人絕望窒息。

「跟你說過多少次,要好好學習!你現在不好好學習,將來就會跟那個人一樣沒有出息,一輩子當窮鬼!」一個婦女指著小輝「教育」自己的孩子。

「林嫂,你怎麼能這樣說話?什麼叫沒出息,你看著吧,小輝一定會比村裡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出息的!」父親的情緒很激動,這句話近乎是沖著女人吼的。

「以後?哼!你看他這樣子有可能嗎?哈哈,別笑死人了。我看你們家一輩子就當窮鬼算了。孩子我們走,不跟乞丐一般見識。」說著拉著孩子走了。


兩人沉默著走回家。此時的心情,又有誰能理解呢?雖然村子裡的很多東西已是今非昔比,可是還有一些東西從未改變。

回到家裡,母親正在煮著面線。看著母親蒼老的背影,小輝眼眶紅了。

「爸,媽,」聽到小輝在叫,母親走了過來,「其實這次回家,我是想把你們還有大伯三叔他們一起接到城裡去住,不過現在,我明白了。」

「小輝,什麼到城裡住?這是怎麼回事?」二老不知道小輝在說什麼,異口同聲地問道。

「車上我會慢慢跟你們詳說的。」小輝說完,拿起手機到外面打電話去了。留下在一旁如丈二和尚一樣摸不著頭腦的父母。

大約十分鐘後,就看到幾輛跑車停在了家門口,車裡面走下來幾個穿著氣派的人,鄰居街坊都圍了過來,仿佛是外星人出現一樣。


「好漂亮的車,我要是有一輛就好了。」

「那是陳輝的車嗎?不知道他有女友了沒有呢?」

聽到人群中的議論,小輝很平靜,或許這一切跟他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吧。

「陳總,現在可以走了嗎?」一個背著公文包的人畢恭畢敬的問小輝。

「嗯,走吧!這個地方,」小輝扶著父母進車裡,回頭看了一下圍觀的人群。

「呵呵……」

車開走了,留下了的莫名笑聲,好像在訴說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