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儀嘉言錄》

  第十二節慈道

  ○愛人是害人,相著人就是欺負人。做父母的都是自己害他們的兒女,任情嬌慣,溺愛不明,以致不務正業,家裡多一個浪子,世上多一個遊民。兒子越造業,他越去為兒子貪,簡直是推兒子下地獄,還說是兒子不成材,怕他將來受罪,就是不義之財,也去貪求,這種財產留給子孫,和留毒藥給子孫有什麼不同?自己造孽,兒孫受罪,真是自做自受!

  ○老人怕子女受罪、多置房產地業,預備夠下輩人生活的,這樣的老人,不是慈愛子孫,正是欺負子孫,他以為子孫不能謀生,無力吃飯,所以大事準備。對外人刻薄慳吝,專為子孫積蓄,子孫們什麼經驗也沒有,隻能吃喝玩樂,到後來真落到沒有飯吃不能生活了!這樣的老人,可笑不可笑?這樣的兒孫,可憐不可憐呢?

  ○佛國裡的人見面就有緣,天堂裡的人見面就樂,苦海裡的人見面就煩,地獄裡的人見面就仇視。凡是對面來的,不論冤緣都是因果,不可不認識。要知道冤是個人惹的,緣是自己結的,父聚財,子散財,是對面因果,若再聚財,等於推兒子下地獄。受氣受苦的人,受一分了一分,要是以死了之,正是沒了。

  ○怨是結冤的,惱是中毒的。一般人遇著兒女不好,就生怨氣。豈不知兒女不好,是你的命不好,叫你修命呢!你不修命,反而怨恨子女,正是不要命啦!兒女犯錯,父母要寬容、要領導、要責己、要正己,時間久了自會悔改,這叫義氣。不然,你怨他,他恨你,日久成仇。況且子女是祖先的遺德,你要怨他,正是欺祖。

  ○子女肯盡孝的,是由德上來的;能敗家的,是由孽上來的。要知子女的成敗,且看自己的行為是德是孽就是了。

  ○世人常罵人“缺德”,聽的人就生氣,不知道自反。我認為遇著不成材、不知恥的兄弟妻子,正是德行不足的原故,應該努力做德來彌補,時間久了不變就換啦!要是不用德行來彌補,怨恨、打罵都是不中用的。

  ○從前有個女人,抱著孩子來問我:“你看我這孩子怎麼樣?”我說:“真招笑!你自己合的面,你自己拌的餡,包出的餃子來,不知道是什麼面?什麼餡?倒來問我!”這和種田是一理,自己下什麼種,將來準打什麼糧。

  ○我兒國華問我:“你領著男男女女的經年講道,說是做德,究竟德在哪裡呢?”我對他說:“我當年扛活一年賺七十吊錢,你現在每月賺一百元,你比我強,這就是我有德。將來你的兒子若是比你強,就是你有德。”他若是再問,他的兒子怎能比他強?我會告訴他,把賺的錢,拿出六成行善,用四成過家,他的兒子準比你強。

  ○舊家庭的家長都會裝鬼,一早起來不是說人就是嗬人,甚至罵人、打人,他氣別人也氣,氣就是鬼。我會裝神,見人不對,我就一笑,樂就是神,神起就不傷人,當時也不說他,等過幾天,他樂的時候,或是他問我,或是我問他,把道理講明白,他也就悔改了。就是小孩子不聽話,也說他聽話,好哭也說他不好哭,日子久了,自然能改過來。

  ○人有人性,物(動物)有物性,能知人的性,才能度人,能知物的性,才會用物。離開物道,享不著物的福;離開人道,也享不著人的福。若是管人,人準不服。要會領人,誇他的好處,提他的陽光,他才樂意聽從。對於物類,也要溫存它,不可以打罵,人和物是一理,這就是“率性”。可是人總好管人,虐待物,簡直是推他下地獄,攆他下地獄。

  ○老人要知道兒女的好處,就是責備他,他也樂意。所以說:“找好處開了天堂路”。

  ○道是天道,人人都有,並沒有離開人,因為人是天生的,什麼時候求,什麼時候應,什麼時候用,什麼時候有,天並沒有把人忘了。象當老人的,若是每天問老人怎麼當?問過百天,準能得著命。有不會的道,隻要問真了,自有明白的一天。可是人做事,若是不循天理,不孝老人,就是把天忘啦,天也就不理他啦!

  ○以志當人就是個真。若是老公公被兒媳婦罵了,便該立志說:“你要能罵動我,算我當不起公公!”能這樣定住就是佛,是佛就有神來保護。以意為主就是個樂,樂就是神。

  ○我明道以後,妻毀子謗,朋友絕交。因為他們和我隔界,並不怨他們。那年我在範家屯開會,我兒國華反對我、排斥我,在講台上疾言厲色的,把教鞭敲得粉碎。眾人不平,要替我管教兒子。我說不可!他是怕我辦壞了,才大老遠地來攔阻,我若不是他爹,他再也不會著那麼大的急。我是志界人,不用說他打黑板,他就是打我,我也不動,準當得起爹。我若是動性罵他、打他,就是無道啦!

  ○兒女是世上的,有了能力應給世上服務。要是因為父母,把子女累在家裡,在子女方面是小孝,在父母方面就是不慈啦!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