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從哪裡來的?這個問題困擾了很多人,人們一直也在試圖解釋這個問題。各個宗教、哲學還有科學提供了各種不同的答案。大多數宗教都持神造人的觀點,而近代以來進化論成為一般人的科學常識。那麼佛教的人類起源觀是什麼呢? 


 


  《長阿含經卷六•小緣經第一》記載,(印度四種種姓里有出身貴族種姓的人看不起出身低賤的人,大意)佛陀就為比丘們說明四種姓的來源,也就是人類的起源。

  佛陀講,在上一大劫末,天地崩壞,所有的生命都往生到第二禪之第三天即光音天上成為光音天人。此天的所有生命都不是父母所生而是自然化生的。他們也不吃五穀雜糧,而是以念為食。每一位光音天人的身體都發出清凈殊勝的光明,代替語言進行交流。他們都有神足通,能夠在空中自由地飛行。

  當時的地球表面全部被海水所覆蓋,沒有陸地,沒有日月星辰,沒有白天和黑夜,沒有年月日的更替,只有漫長而無邊的黑暗。後來地球上開始出現了陸地,這時候光音天人的壽命終結,就降生到地球上。他們剛降生時仍然是以念為食,具有神足通,能夠自由地在空中飛行,他們的身體仍然能夠發出清凈殊勝的光明。他們在地球上住了一段時間以後,就把自己稱為「眾生」,也就是最初的人類。



  後來地下湧出像酥蜜一樣甘美的泉水,一些性情輕浮的人看到這些泉水就想:「這是什麼東西啊?我來嘗一嘗吧!」他就用手指沾了一點泉水放到嘴裡嘗了嘗,覺得味道很好。於是就放縱地飲用取食。其餘的人看到他這個樣子都來品嘗這美味的泉水,覺得味道很好。於是所有的人都敞開胸懷盡情痛飲。可是時間一長,這些人的身體開始變得粗濁,失去天身妙色,喪失了神足飛翔的能力,只能在地上行走;由天身發出的清凈光明也暗淡熄滅。世界又沉入無邊的黑暗當中。

  又過了很久,天空中開始出現日月星辰,於是有了「晝夜晦明,日月歲數」。世界有了光明以後,人們看到那些喝了很多泉水的人變得非常醜陋,那些喝得少的人還稍能保持面容光澤端正。於是這個世界上開始有了美與丑的分別。那些長得端正的人就變得很傲慢,瞧不起那些長得丑的人;那些長得丑的人就生起嫉噁心,憎恨那些長得端正的人。人們相互間就有了仇恨爭執。這個時候,地下的甘泉枯竭,自然產生一種叫「地肥」的美味,色味具足,香甜細軟。大家又以吃細軟「地肥」為生。那些吃得多的人長得醜陋,吃得少的人長得端正漂亮,於是大家又生起更多的仇恨紛爭。後來,這種細軟的「地肥」也沒有了,生出一種「粗厚」地肥,雖然也很香美可口,但是比不上前者。人們這時就以吃這種粗厚地肥為生。同樣,吃得多的人長得就丑,吃得少的人長得就漂亮,互相更加仇恨,生起更多紛爭。後來這種粗厚地肥也枯竭了,從地里自然長出粳米來。這種粳米沒有糠秕,「色味具足,香潔可食。」人們就以吃這種粳米為生。

 

  人類在地球上住得久了,吃了這麼多地上的東西以後,開始有了男女性別的差異。《增一阿含經》講:「彼時天子欲意多者,便成女人,遂行情慾,共相娛樂。」男女相處久了就有了情慾,就有了性行為。這時其他的人看到他們這樣就說,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就把他們從社群中驅趕出去,三個月後才讓他們回來。

  這時佛陀對婆悉吒感嘆道:「昔所非者,今以為是。」過去人們認為是錯誤的,今天卻人人都以為是正當的。這時人們樂於行淫,縱慾無度,毫無節制,漸漸感到羞愧。《增一阿含經》講,當時人們為了男女同居,不讓人看見,就建起房屋,遮蔽身體。有了房屋以後,人們更加肆無忌憚地過性生活,於是女人敢有了身孕。人類從化生變成胎生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當時人們吃的粳米是隨取隨生,從來沒有缺乏過。一些較為懶惰的人就想早上要吃的時候早上就要去取,我晚上要吃的時候晚上又要去拿,太辛苦了,乾脆我一次就把一天所需的粳米拿夠,這樣既方便又省事。於是他把一天的粳米一次拿夠了。等到別人來招呼他一起去取粳米時,他就告訴別人:「我已經拿夠一天的了,你們自己去取吧。想拿多少都可以。」其他人想:「這個人真是狡猾,竟然事先儲積了一天的粳米。這樣的話,我也要儲積,我要取夠三天吃的糧食。」於是這個人一次就拿了三天的粳米。又有別人招呼後來的這人去取粳米,他告訴別人他已經取夠了三天的粳米,讓別人自己去隨意拿取。那些人就想這個人真是狡猾,那些人也學他們一樣儲積糧食,一次取夠五天吃的粳米。這下大家都爭著取用儲積,結果就變得稀少而不潔,開始有了糠批,而且收割以後就不自然再生。這一下怎麼辦呢?

  於是人們商議說,為了耕種糧食,我們來劃分土地吧!於是大家就樹起標誌,分地種田。佛陀告訴婆悉吒:「這就是世界上田地的由來。」人們劃分好土地疆界以後,有人漸漸生起了盜心,跑去偷別人的莊稼。別人發現他這樣做就教訓他說:「你自已有田地,卻來偷別人的莊稼。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以後不要再幹這種事了。」可是他還是照偷不誤。屢教不改,有人就抓住他,對大家說:「這個人自己有田地卻偷別人的莊稼。」而被抓的這個人卻說:「這個人打我。」看到這兩個人爭執不休都感到非常憂慮,就想:「人性轉惡,世界上才有像這樣的不善,才產生穢惡不凈。這是生老病死的根源啊!這些煩惱會招來墮三惡道的果報。這些都是由於田地導致的,如今應該怎麼辦呢?唯一的辦法就是選一個人出來做主,保護那些莊稼得到保護的人,懲罰那些應該得到懲罰的人。這個治理者可以不用種田,由大家出一些米來供給他,好讓他專心地解決這些糾紛。」於是大家就選出一位「形體長大,顏面端正,有威德者」,告訴他:「汝今為我等作平等主.應護者護,應責者責,應遣者遣,當共集米,以相供給。」於是這個人就專心公正地斷理糾紛,而且還勸人行善。大家見他如此賢能都高興地稱他為「大王」,於是世界上這才有了大王的稱號。


 


這位大王用正法來治理百姓.所以又稱為「剎帝利」,這也是世間剎帝利種姓的泉源。這時有人想:「家是大患,是毒刺.如今我寧願放棄家庭,獨自住于山林中,閑靜修道。」於是他就出家,獨處山林,禪定修道,要吃飯時就拿著缽到村落里去乞食。村民們見到這樣的修行人,都很樂意供養他,都稱讚他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啊!能夠舍離眾惡,出家修遺。」世界上就有了婆羅門這個名號。而這些婆羅門中有一些不喜歡坐禪的,就到世間,以讀誦講習經典為職業,就被稱為「不禪婆羅門」或「人間婆羅門」,於是世間就有了婆羅門種姓。

  又有一些人好經營房屋,積聚財富,這種人就稱為吠舍。

  另外一些人心靈手巧,善於製造,於是世間就有了首陀羅。

  以上剎帝利、婆羅門、吠舍、首陀羅就是世間的四種姓。還有一種就是沙門種姓。

  最初在剎帝利種姓中,有人厭煩了自己世間的生活,剃除鬚髮,穿上法衣,出家修道,於是世間就有了沙門的名號。其他婆羅門、吠舍、首陀羅三種姓如此出家修遭也稱為沙門。

  四種姓中若有人身口意行不善業,命終以後必受苦報;或有人身口意行善業,命終以後必受樂報;或有人身口意行善不善業,命終以後必受苦樂報。

  在四種姓中若有人剃除鬚髮,披上法衣,出家修道,也就是在沙門種姓中有人由於修習七覺支,憑惜無上清凈梵行的道力,不久證得阿羅漢果,「於現法中自身作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復受有。」世間四種姓中都有人成就阿羅漢,只有阿羅漢在所有五種姓中才是最為第一的。

  佛陀說完四種姓即人類起源后,婆悉吒、婆羅墮當即無漏心解脫,「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以上的人類起源說乃是佛口言,所有的佛弟子都應該深入經藏,信解行證,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