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的祖母跟我並沒有血緣關係。
我的母親是外國人,我的親生父親死後,她帶我改嫁給另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成了我的繼父,而他的母親則成了我的祖母。
 
她不喜歡我的母親,也不喜歡我。從我五歲起,地獄就開始了。
她只要心情不好就打罵我,罵我「笨」,「不知羞恥」「體內流著汙穢的血」我的個性也因此變得陰沉。
 
高中畢業時,我也藉此離開了那個家,而母親也跟繼父離婚了。
原本以為我可以擺脫那個家,誰知惡夢竟還沒結束。
 

幾年後,母親病死了。依她的遺願,葬禮上我還是邀請了繼父一家。


而祖母來到葬禮上,仍是一副不屑的嘴臉。
 
在母親被火化時,她居然還是出言不遜:「病死了活該,本來就是靠出賣自己的身體賺錢的,也不意外。」
 
此時我終於忍無可忍。我知道母親從前確實有從事過特種行業的一段時間,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為什麼在她過世後還要如此折辱她!?
 
於是又悲又怒的我終於對她破口大罵:「閉嘴!總比妳這個虐待兒童的老太婆好!」
她也抓狂了:「也不想想是誰養妳養這麼大!不知感恩的東西!」
 
說完,她居然將我推向了火爐之內!
我嚇了一跳,死亡的火焰一下朝我逼近。還好馬上有人將我拉了出來。
 

後來祖母被帶走了。我也向她提告傷害罪,參加葬禮的人都能為我作證。
後來,她拖著老邁的身軀入獄了。這也算是為我的母親跟我出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