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受寒潮影響,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迎來暴風雪。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美國民眾為迎接寒潮囤購生活用品,圖為一家超市的貨架已清空。

 

今冬,不僅台灣許多地方在「速凍」,甚至下雪!!北美、歐洲的局部地區也進入極冷模式。這種切膚之冷正在沖擊人們這些年剛剛有所認識的全球變暖理論!不是應該變熱,怎麼會又變冷了呢?

 

雖然一些學說拋出地球即將進入「迷你冰期」等概念,但主流觀點仍然認為,全球氣候變化與這些年多地出現的極端天氣和災害天氣相關聯。寒風、冰雪與星球變熱之間有著某種因果關係。由於污染太過嚴重,我們已跳過一個冰河期,最近的研究更指出下一個冰河世紀有可能比預估還晚5-10萬年。        

世界氣象組織天氣與減災服務司司長、氣象專家湯緒為您解開地球「忽冷忽熱」之謎。

氣象專家湯緒認為,可以從兩個方面對全球變暖趨勢和局部極冷現象進行解釋。        

從原理上說,全球變暖使地球原有的氣候分佈、形態發生了變化,原有的小概率事件或者說極端事件趨於頻繁。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變暖更易有極冷        

如果從大氣物理的角度來解釋,需要提到兩個概念。一個是極地漩渦,一個是高空急流。極地漩渦是一種持續並大規模存在的寒冷氣旋,介於對流層上部和平流層中部。湯緒說,原先始終存在於兩極的極地漩渦相對穩定,但全球變暖之後,由原有的穩定轉趨活躍,有可能出現小渦旋,北極極地漩渦產生的小渦旋往南偏移,就會造成某一個區域被「速凍」。

高空急流受北極和中緯度地區間的溫差推動,由西向東環流。北極一旦升溫,會使北極和中緯度地區的溫差減小,高空急流的波浪就會變大,振幅兩端波及的區域易出現極端天氣。

不過,在全球變暖的同時,厄爾尼諾現象的加劇也是近些年極端天氣事件頻繁出現的主要動因之一。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厄爾尼諾致極端天氣

2015年,地球上發生了歷史上非常顯著的超強厄爾尼諾,赤道中東太平洋大部海溫異常偏暖,厄爾尼諾現象持續發展。湯緒說,超強厄爾尼諾導致本輪極端天氣頻現,特別是去年底集中出現在北美、南美和英國的暴雨和洪災。

例如,在剛過去的聖誕節,美國東部地區出現異常暖冬,一些地區的氣溫竟然高達20多攝氏度,連櫻花也提前開放。而在美國南部、西南部和中部,暴雨、龍捲風、洪災接替上演。而在去年12月的南美洲,一邊是烏拉圭、巴拉圭、阿根廷、巴西多地發生特大暴雨和洪澇,一邊是巴西局部地區發生嚴重乾旱。

雖然一些學說拋出地球即將進入「迷你冰期」等概念,但主流觀點認為,全球氣候變化與這些年極端天氣和災害天氣關聯。湯緒說,海洋和大氣正相互作用,超強厄爾尼諾今後還會增加極端天氣的出現。(凌朔)

今年恐怕會更熱

新華社電 經驗主義對人的認知往往具有先入為主的效應——在北美洲2013年冬天經歷了極端寒冷的氣候之後,美國一項民調顯示,相信全球變暖理論的美國民眾的比例從85%下降至73%。

但過去幾年經常出現的速凍模式只屬於氣象事件,而全球變暖討論的是氣候問題。當然,氣象事件也是研究氣候變化的重要參數。所以,寒潮和全球變暖說之間並不矛盾,前者不足以推翻後者,後者也無法排除前者的出現。

所以,局部、階段性的極冷,不能推翻對全球變暖的認知。而且,可預見的是,2016年,地球有可能還會更熱,有可能再次刷新有氣象記錄以來最熱年份的紀錄。未來要是真的升溫4度,海平面將上升淹沒大片陸地,涵蓋6億多人的居住範圍。台灣在上升4度C後,部分地區將被海平面淹沒。        

英國氣象部門最近發佈分析報告稱,以1960年至1990年全球平均氣溫為基準,2014年全球平均氣溫上升了0.57攝氏度,2015年上升0.75攝氏度,而2016年預計將上升0.84攝氏度。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溫室氣體的不斷增加和積聚,使得全球氣候變暖的大趨勢無法改變。因此,今後可能每年都會刷新最熱年紀錄。人類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努力,在相當長時期內,恐怕只能是減緩升溫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