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也許是科學的原動力。因為好奇,人類發明了數不勝數的工具,為的,便是到那星空的另一頭,去尋找自己所未知的秘密。

好奇,在孕育了無數的希望的同時,也在悄無聲息地,孕育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惡魔。

小編今天要說的這個故事,便是因為人類偏執到瘋狂的好奇心,最終將一個孩子徹底毀滅的故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照片上的小傢伙叫做小艾伯特,當時他只有8個月零26天大。從拍照那天起,他開始收到來自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送來的禮物——耷拉著耳朵的小狗用鼻子蹭著他的衣服,小猴子在他面前沿著繩子跳舞,小灰兔安靜地依偎在他的懷裡,還有一隻小白鼠繞著他轉圈。

對於一個不滿一歲的孩子來說,這樣的畫面溫馨而又充滿了活力。他在小動物們的包圍中,好奇地觀察著這個滿是新奇事物的世界,並且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想要觸碰這些看起來很友好的動物。

一切看上去都很溫馨,直到送禮人約翰‧華生教授悄悄躲到小艾伯特背後,用力敲響了事先懸掛在房中的鋼棒。

「咚!」一聲巨響,將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小艾伯特徹底嚇壞了。這個還沒有聽過如此嚇人聲響的孩子「滿是痛苦地劇烈抽搐著」。然而,看著陷入痛苦的小艾伯特,華生教授並沒有放下手中的鋼棒。他一次又一次地,冷酷又精準地敲擊著鋼棒,眼睜睜地看著小艾伯特逐漸從抽搐變成嚎啕大哭,直至哭到近乎昏迷。

華生教授冷靜地敲擊著鋼棒,在他一旁,他的助手一臉冷漠地記錄下了每一個細節。是的,對於華生教授和他的助手來說,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很普通的科學實驗而已。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唯一不同的?也許只不過將實驗對象從動物,改成了人而已,就這麼簡單。                

為了讓自己的實驗更加順利,他和助手選定了在大學收養所做保姆的哈麗雅特‧萊恩的兒子,在1920年對他進行超過3個月的實驗。

華生認為,乖巧的小艾伯特「鎮定且被動」,「實驗對他的傷害應該很小」。

而對於單親母親萊恩來說,讓孩子參加這項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實驗,每天可以換來1美元。

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裡,被這非人的實驗,折磨至怎樣的境地。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只會爬行的小艾伯特成為人類現代實驗史上最年輕的實驗對象。在他11個月零4天的時候,華生開始培養小傢伙對於小白鼠的恐懼。當小艾伯特每次伸手想去摸小白鼠,就會換來華生用力敲擊鋼棒的巨響。一開始,「孩子嚇了一跳,臉向前趴在坐墊上,但沒有叫喊」,但在持續的巨響後,他「開始嗚咽」,在第7次白鼠和噪聲一同出現後,他只要看到白鼠就會尖叫。

但華生還在繼續他的實驗,他要實驗這種恐懼是否可以轉移到其他物體上。隨著實驗進度的推進,小艾伯特開始害怕長絨毛的家兔,對著曾經撫摸過的小狗大叫,他甚至不敢觸碰皮毛大衣、棉花甚至是頭髮。                

華生教授成功地用人為的方式,將人造的恐懼,深深地刻在了小艾伯特的心裡、腦裡、記憶的最深處。對於小艾伯特來說,對於皮毛的恐懼,已經超出了心理的範圍。                

這是一種條件反射般的恐懼,這是一種真正的、無解的絕望。

直到今天,心理學專業的學生還會在課堂上看到華生拍攝的實驗影片。在短短幾分鐘的影片裡,華生趁著小艾伯特不注意,戴上長鬍子的聖誕老人面具,湊到小傢伙的面前,孩子立即驚恐地睜大眼睛,撕心裂肺地哭起來。

但是,還不到一歲的小艾伯特能做到什麼呢?面對這群高出他十倍二十倍、力氣比他大一百倍一千倍的大人,他只能用哭聲宣洩自己的恐懼,用揮舞的雙手展示出自己的憤怒。

然後,繼續被動地接受著地獄般的折磨。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雖然這項實驗已經過去近100年,但在今天的心理學期刊上,還能看到諸如《尋找小艾伯特》、《小艾伯特到底經歷了什麼》等文章。來自美國得克薩斯州的樂團還為他特意製作了一張專輯《獻給小艾伯特的搖籃曲》。

根據2012年年初的調查報告,小艾伯特的真名叫做道格拉斯‧梅瑞崔特。他很可能患有腦積水,調查人員認為,大概是由於他的視力不佳,反應遲鈍,導致他「鎮定且被動」,這意味著,他從一開始就不是合適的實驗對象。

然後。

小艾伯特於1925年去世。                

享年,5歲。                

這個孩子真是太可憐了!!        

這些大人怎能冷血地對一個嬰兒做這樣的實驗?        

他短暫的生命裡充滿了恐懼…        

願他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