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靈修少年的藏地法名叫巴登多傑,是一個出家人。尼泊爾靈修少年十一歲就出家了,在他十四歲的時候開始禪修。從二零零五年,尼泊爾靈修少年一直坐到二零零六年,連續坐在那里十個月坐著不動,也不吃不喝,甚至也不上衛生間,這樣子震驚全世界。


       


       


       

  在尼泊爾靈修少年坐到六個月的時候世界各大媒體就去報道,尼泊爾政府派醫療隊、科學研究的人去觀察,從媒體到科技人員,研究生命科學的這些人去觀察,再加上數十萬的朝聖者。本來那是個寂靜的森林,因為那位尼泊爾靈修少年在那里打坐,變成像廟會一樣。因為這樣子太吵了,攔了一道圍欄不夠,攔兩道,最後尼泊爾政府要攔第三道,還要造停車場。但是一夜之間他突然神秘地消失了,什麼都沒了。


       

  消失了之後呢,在三年當中陸續地露面過幾次,但是露面之後馬上人就聚集過來朝聖,不單尼泊爾的,也有印度來的。尼泊爾靈修少年是在藏傳佛教里出家的,這個地方離佛祖成道的地方二百多公里,離尼泊爾的加德滿都一百五十多公里,這個地方從加德滿都方向來說比較靠近藍毗尼。這位師父居住的那個範圍全部是佛教徒。所以在藍毗尼這個地方,釋迦族被入侵後,他們逃到靠近山的一個地方,躲進山區,佛教信仰被保留下來。


       

  尼泊爾靈修少年的母親的名字也叫摩耶。因為名字跟釋迦牟尼佛母親的名字一樣,加上他在菩提樹下這麼一坐,又這麼多時間,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發生了很多奇跡,有的時候大家看到尼泊爾靈修少年額頭放光,甚至發生了兩次他披的衣服自己燃燒,身體出火,尼泊爾靈修少年穿的衣服被燒掉了。換了一件新的披單,後來又發生過一次燃燒,小小的一件披單燒了一個多小時。雖然衣服在燒,但是對他一點傷害都沒有。第二次燃燒的時候被拍下了視頻,拍了半個多小時的視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尼泊爾靈修少年打坐到八個多月的時候,又被毒蛇咬到,尼泊爾靈修少年靠著自己的打坐調整平安地度過,痊愈了,所以尼泊爾、印度的信徒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崇敬和信仰,甚至成為他的追隨者,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就成為他的追隨者了。

  被蛇咬過之後,尼泊爾靈修少年也開口對大家說話,他說你們不要把我當成佛陀,其實我不是佛陀,我隻是一個仁波切。也就是說尼泊爾靈修少年是一個初地以上的菩薩,他是一個乘願再來的轉世者。這年輕人的相貌非常的端正。

  從0五年開始震驚全世界一直到現在。零八年,當初的尼泊爾靈修少年又公開跟大家講法,從去年開始越來越公開。因為在零五年的時候他告訴大家他要打坐六年,他說如果你們不打擾我的話,我將靜靜地禪定六年,六年之後我會來跟大家說法。也就是說到二零一一年,一二年時跟大家說法。但是現在提前了,二零一零年他就開始說法了。

  0八年時,護持尼泊爾靈修少年的人在地下挖了一個洞,他在地下打坐,所以沒有人找得到他,消失了。後來還是當地的政府派警察調查,在零八年才知道尼泊爾靈修少年的下落,原來在一個洞里面,地下挖了一個洞,有一個師父在給他護關。

  他曾經在零八年有過一次與大家的見面會,來自尼泊爾及印度的信徒三千多人聽了他簡短的二十幾分鍾的開示。他的開示非常簡明扼要,針對全世界整個人類的情況,尼泊爾靈修少年說,我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的,我已經拋卻了這一生我的生活和家庭的所有一切的執著,我唯一想的就是人類。

  尼泊爾靈修少年首先講到,我們人類現在殘暴貪婪,貪嗔癡的這個惡業已經把我們人類世界糟蹋得很嚴重了,現在厄運就要降臨到這個世界來,我們該怎麼樣。所以那次講話當中他說唯一能拯救的就是靈修,就是修行,恢複心靈的世界,可以改變這個厄運。

  那時候他也還隻有十幾歲,他講話聲音很平靜,依然是一頭長發披著,披著一個白的衣服,就像米拉日巴尊者一樣。現在呢,二零一一年的講話披著紅的披單,但還是一頭長發,還是非常的寧靜,有時候微笑著,非常好,這是當今真正的一位大菩薩。這個視頻有,這兩篇開示非常重要,他講話也就一二十分鍾,文字好像很少大概不超過一千字吧,但是尼泊爾靈修少年說的話句句都非常重要,希望我們大家好好來學習,來促進我們的修行。

   尼泊爾靈修少年在火中打坐


       

   美國Discovery 《靈修少年》


       

   在尼泊爾中部巴拉地區拉坦普里的密林里,年僅15歲的少年拉姆•巴哈杜爾•巴姆喬恩(RamBahadurBomjan)於2005月16日,告訴家人“不要殺動物,不要飲酒,因為這些會傷害自己”之後,便離家到樹林里依照佛陀那般打坐。近8個月以來在樹下靜坐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從早到晚閉著眼睛坐在樹下,仿佛就是釋迦牟尼佛當時悟道成佛的情節。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朝聖者蜂湧而至,當地居民在少年拉姆身旁圍起護欄,避免外人干擾少年的靜坐。

  Discovery節目製作小組對於這個傳聞,抱著懷疑的態度,實地開拔至尼泊爾,從守護少年拉姆的五十公尺圍欄外,架設攝影機全天候守候拍攝96小時,確定少年是否真如村人所言如佛陀般入定。

  觀眾將可檢視他是否離開樹下,或是從別處取得飲水和食物。各界醫生也會根據畫面,對少年的身體狀況以及他如何承受不可能的體能考驗,提出他們的看法。

  美國的醫學專家說,人體在不吃不喝的狀態下4天就會腎衰竭死亡,吉尼斯記載一個人在沒有水的情況下最長活18天,能活8個月是絕對不可能的。

  可事實上,96個小時過去了,透過先進的科技,節目製作小組發現少年的身體沒有出現醫學專家所預言的種種衰敗現象。Discovery小組通過在樹周圍工作人員進一步調查,證實拉姆在靜坐中沒有藏匿任何食物或者水源。

  拉姆始終盤坐不動,不飲不食。在當地五到十度的低溫下,還不時淌出澄澄的汗水,說明體內生理機能運作良好,甚至有如運動般地發熱,讓身體不致在低溫的環境下失溫。節目製作小組轟動了,信服的給了他一個封號“小活佛”。拉姆的親人表示,他將持續靜坐六年。


       

  據觀察,拉姆在白天沒有離開菩提樹,但是沒有人被準許去接近他。在下午5點和早上5點之間,沒有人照看他,隻有攝像頭記錄著。有人猜測他在那個時候進食,一些支持者認為這種爭論對於他的辟穀是無關緊要的。美國作家喬治桑德通過整晚觀察,被他在寒冷夜晚仍能保持完美的靜坐姿勢而打動,認為這種無論風吹日曬、寒冬酷暑日以繼夜坐在一個地方保持一種姿勢的能力是超人的。在2005年12月,9個政府官員在甘迦瑪喇嘛的帶領下觀察48個小時,證實他並沒有吃任何食物和水。一個錄像也證明了這一點,然而他們不能靠近3米內。因此,尼泊爾政府正在計劃一個更加科學的研究。

  Discovery節目製作小組在拍攝過程中有個小插曲,在拍攝的第3天,因為一個電話中斷了。印度“亞美達巴得”的一位醫生看了拉姆的電視報導後來電預約采訪,聲稱曾經對76歲的瑜伽師普拉哈迪紮尼進行過為期10天的嚴格封閉測試,證實自稱六十餘年不吃不喝而且活得好好的普拉哈迪紮尼沒有說謊。

  一周後,拍攝小組回來得知,在他們走後的2006年1月5日星期三晚8點,有59個人證實親眼目睹拉姆從胸膛冒出火焰,接著便置身火光中,火焰燒掉了他穿了近8個月的衣服。有學生把新衣服丟在他面前,他不要,他是全身赤裸置身火焰里面。過了一下,傳來輕微的聲音,原來是他在叫大哥,他說他要一件紅色袍子。大哥把袍子披在他身上,然後說,請大家讓他專心打坐。

  此事發生後,拍攝小組準備繼續按照以前的約定重新拍攝。但是,小組在和保護拉姆靜坐的組織者協商時遇到了反對的意見,大哥對小組也選擇沉默而退避三舍。因為,就我個人推測,從一般的感情來說,拍攝的中斷在並非不能避免的情況發生了,這是讓大家感覺有些不恭敬的。要知道,大家來朝聖的心,可都是如見佛陀般的恭敬啊。

  拍攝小組可能沒有領會到該保護靜坐組織的意見,多次協商未果,隻好請求政府的支持,該保護靜坐組織也隻得答應。於是,拍攝如期並持續進行了96個小時,之後,佛法的力量證實了。拍攝小組完成攝製任務後,隨即打道回府進行節目的後期製作。

  2006年1月18日晚上,拉姆打坐時再次忽然自發的產生火焰,燒掉了他穿了僅僅幾天的紅色袍子,他在火中卻絲毫沒有受傷。這一次有人拍了視頻,(點擊可觀看)在半小時的畫面中火焰不熄,雖然火勢越來越小,但是一件衣服竟然燒了半小時,確實令人匪夷所思。世界各大媒體聞訊後紛紛前來采訪,一時間拉姆打坐附近的場地盛況空前。

  印度學者對此的解釋時,這位少年掌握了藏傳佛教中一種最古老的修練方法--吐默。這種呼吸方法,可以降低人體的新陳代謝,使人體對養份的汲取降到最低。

  少年的目標就是要學習釋加牟尼佛的修行,悟道成佛。每天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慕名前來朝拜和觀看,還有佛教團體自願在現場為他駐守,保護他的安全。他的偉大行為,吸引了無數的朝聖者,這其中有好多人從此就不再回家……

  2006年2月,也就是尼泊爾少年在樹下打坐九個月的時候,一個新聞組織攜醫療團隊對拉姆進行了特別采訪報導。


       

  報導中說醫療團隊在五公尺的近距離觀察,他在半小時內隻吸氣三次,咽口水一次。令大家不解的是久未飲食的他,臉色居然還能保持如此紅潤,身上看起來也沒有任何異常的現象。據該組織反饋調查,許多歐美人士,也因這一事件對佛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小佛陀”的大概情況。

    1.家庭和童年
  拉姆.巴哈杜爾.班堅於1990年4月9日生於尼泊爾巴拉區的班吉爾.拉坦普里村,拉姆的父母都是農民。他的母親瑪雅黛菲12歲結婚,有5個兒子和4個女兒。


       


       

母親

  拉姆是第三個孩子。當瑪雅黛菲懷孕的時候,她發現自己不能吃肉,如果吃肉就會生病。拉姆出生後也不能吃肉,拉姆很小的時候就離開家去了很遠的地方。


       


       


       

  拉姆從小就喜歡看到喇嘛或者聖人,而且很喜歡親近他們。他看上去經常陷入沉思,而且很少說話。當和別人交談時他總是微笑著回答,並且對所有人都平等地對待。


       


       


       

父親和母親

  他的家人和鄰居回憶道,拉姆班堅經常表現得和他的同齡朋友們不一樣,他常常觀察其他人膜拜時的情形。他被描述為具有平和天性,從不打架或殺生。自從他5歲開始,他隻吃剩下的食物,如果已經沒有了,他就餓著。


       


       


       

出生地點


       

    2. 學校和宗教教育
  他很認真的學習並且選擇獨處,很少和小孩子玩。他花時間在讀經、禪修和膜拜菩提樹,這些都帶給他快樂。看到這種行為,拉姆的父母送他去村里的薩姆登那里去學習經文。在那之後,拉姆決定選擇了信仰的生活。


       


       


       

  他被桑巴杜喇嘛錄取為一名僧侶,並且被8名奇望村發展委員會成員監護。

    尊師

   一位名叫巴哈杜爾的喇嘛回憶他說:“他很聽話,他從來不對我們的話說不。他很友好也很隨和,就這樣他在那里接受教育。他經常說他更關注禪修勝於讀書。”他被傳授了“五誓言”。


       


       

  “五誓言”是梵語,代表佛門最初包括的五個誓願:不殺害動物(最好成為素食者)、不偷盜、不妄語、不看他人過錯、不用毒品。


   拉姆開始加入一個9個學生的小組。拉姆拒絕了在入門前剃頭的習俗。入門後,拉姆得到了法名“巴登.多傑”。

  根據慣例,最初禪修要在洞穴中呆最多一個月。所以巴哈杜爾喇嘛對看到拉姆隻吃一點東西而且很適應環境而感到驚訝。此後,他意識到這個孩子對甚深禪定有天賦。


       


       


       

  在完成2年的佛學教育後,所有9個入門者都去瞻仰藍毗尼-釋迦牟尼的出生之地。巴登.多傑看上去完全被這個地方接納,而且更使他加深了信仰和決心。其他8個初級學員都回家了,但是他沒有。相反地,他去了迪西拉登深造。後來返回美麗的湖邊城市博克拉。


       

     3. 拉姆生病
  從迪西拉登返回家里後,他生病了,不能挪動下肢。他的老師悲傷地送他去治療。在這段時間,巴登.多傑肯求他的家人不要殺害任何動物或者喝酒,不然他就會因此有並發症。他的病好了,但當他在2005年5月16日晚離開家的時候仍然有點蹣跚。


       


       


       

室內

    4. 拉姆失蹤
  當他的媽媽發現這個情況,她告訴村里每一個人來一起尋找他。一個當地男孩說他見到巴登多傑在搖一棵芒果樹,然後拿起一個芒果走向河邊。男孩對他喊:“我以為你失蹤了。”


       


       

應該是客廳

  “我麼?”巴登多傑回答。當男孩想接近他時,巴登多傑說,“你最好回家,小心別碰我。”男孩跑回家告訴了這件事,起初沒人相信他。巴登多傑的親人跑去河邊,當人們發現他,巴登多傑像往常一樣對他們微笑。他們讓他回家,巴登多傑說:“我會4點鍾回家。”他家人覺得最好看著他,所以留了他的兄弟陪著他。


       


       


       

臥室

  四點鍾時,他開始吃他摘的一個芒果。他告訴他的弟弟去拿一些水、米和他的喇嘛袍,一串念珠和一張佛的照片,他弟弟照辦。巴登多傑的姐姐來告訴他回家,看到他比生病前還憔悴,她哭了,乞求他回家。巴登多傑告訴她不要哭,她回家了。


       


       

姐姐

   5. 開始禪修
  然後,巴登多傑以禪定的姿勢坐著,當進入要昏沉的狀態時,他開始問自己問題,然後大聲地回答這些問題。其他村民過來告訴巴登多傑不要犯傻,趕快回家去。


       


       

開始禪定的第一個地方

  他們害怕,他一定生病了或者瘋了。當巴登多傑的哥哥碰到他的時候,巴登多傑的身體開始變得十分熱,變成了紅色。“請不要管我,我們中的一個可能要死了”巴登多傑說:“如果任何人在午夜打擾我或者打擾我的事情,我就會不得不禪修20年。但是,如果一切進行順利,我就會禪修6年。”

  然後,巴登多傑跟著他的哥哥去村民們為他找到的適合禪修的地方。他父母堅持要他帶食物和水。最後,他於2005年5月18日上午11點來到目的地。這是這個村子慶祝衛塞節的日子。BuddhaJayanti(Vesak). 


       


       

第一棵菩提樹

  他安定在第一棵菩提樹下,為佛的照片供奉了10種水果。然後,大概30個村民看到巴登多傑開始打坐禪修,他們留下了1000多盧比來供佛。當天晚上12點,一些惡作劇的人來打擾巴登多傑,而且偷走了供奉品。他們因為錢而吵架,最後在前面的村莊互相舉報。他們承認過錯,希望巴登多傑原諒。


       


       


       

第二棵菩提樹 

  因此,巴登多傑離開第一個禪修地於2005年5月24日向北方走去。那時候,他給他的二哥6個菩提葉子告訴他把葉子放在油里面。他說隻要家人保護好葉子,一切都會平安。


       


       


       

油里面的6個菩提葉


       

  他離開時他的親人大哭。村民們對他的去向十分關心。午後,放牛人看到他在新的地方了。村民派人把他的親人招來讓他回家。但是巴登多傑拒絕了,並且去了東邊一個菩提樹下。


       


       


       

在此菩提樹下禪修了10個月

  巴登多傑告訴他的家人他必須不惜代價繼續禪修。他在禪修地畫了一個界限。村民和他的家人建了一個柵欄。越來越多的人群來到這里,所以巴登多傑命令建立一個棚屋,周圍用塑料封住,他在里面呆了15天。之後巴登多傑說:“我已經儲存了力量,我現在可以在樹外打坐了。”


       


       


       

此菩提樹及周圍也成了眾人心中的聖地

  那時村里有嚴重的旱災。巴登多傑告訴他們,向蛇神祈禱,5天之後開始下雨了。在禪修第75天,他告訴他的哥哥叫他“Om NamoGuruBuddha Gyani”. 他繼續禪修。從那天之後,他被叫做 “Om Namo GuruBuddhaGyani”(向佛的大智慧覺悟者致敬)。

  在2005年8月18日,巴登多傑把自己的喇嘛朋友們召集到一起。他們問他沒有水的情況下怎麼活下來的。巴登多傑回複說,兩個蛇神在兩側保護他。那天,巴登多傑還換了衣服,穿了一種叫做Ngag的白色衣服。


       


       

    6. 被蛇咬傷和奇跡發生
    2005年11月6日,蛇神授予巴登多傑一個儀式,那可能會幫助他到達佛或者菩薩的境界。


       


  然後蛇神咬了巴登多傑,巴登多傑的身體中了毒。巴登多傑在禪修中流了2升多的汗水。之後他克服了毒素。巴登多傑的追隨者相信從那天起,他有能力能處於樹、石頭、土地的環境中,並且不怕劇毒,以及能夠理解其他生物的語言。


       


       


       


       


       

   2005年11月8日,巴登多傑告訴人們他並沒有佛的能力。他告訴大家不要叫他佛陀。


       


       

 2005年11月11日,一束明亮的光照在巴登多傑的頭上。他的追隨者高興的大哭,然後更加狂熱。“給我安靜,很快國家也會在平和中”巴登多傑說道。


       


     
       


       

   然而,根據HBC94FM廣播電台在2005年12月10日所說,大眾越來越多,然後他們詠唱,還建立了一個市場。人群被隔離在50米之外。所有眼見者都說巴登班傑從來不吃、不喝,也不動搖打坐姿勢而放鬆自己。他隻是安穩的坐在菩提樹下禪定。觀眾們繼續增加。


       


       


       

市面上販售的照片


       

     曾有個關於奇跡的故事:一個啞巴女孩和一個啞巴年輕男人得到了能講話的力量。


       

   7. 遊蕩在巴哈地區
  在10個月的禪修之後,巴登多傑於2006年3月11日消失。他沒有留下任何解釋,有人認為他被綁架了。他的追隨者卻理智的相信他進入了深林尋找安靜禪修之地。


       


       


       

空空如也的樹凹


       

  在排除惡作劇的情況下,警察開始尋找他。懷疑洗錢,管理者凍結了當地管理群眾委員會的銀行賬戶。賬戶里有大概$7950元。然而,警察並沒有找到任何洗錢的證據。


       


       


       

地上隻留下打坐時穿的衣服

  在3月19日,一群巴登多傑的追隨者在距原禪修地大概3千米西南方向找到了他。他們交談了30分鍾,當問起離開原禪修地的原因時,巴登多傑說:“那里不安靜”,他會在6年內回來,大概在2011或者2012年。他給父母留下口信,告訴他們不要擔心。


       


       


       


       


       

2007年8月2日,“小佛陀”拉姆在尼泊爾巴拉區的叢林,向眾人作了以下的開示:


       

“有個和平訊息,要帶給這個世界:


       

殺生、暴力、貪婪、憤怒和誘惑,已使人類陷入絕境。


       

可怕的風暴已降臨人世,並且正邁向毀滅之途。


       

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行正道。


       

當人們不走修行的正道時,這險惡的世界必遭破壞。


       

因此,應該過著靈性的生活,並把此訊息告知他人。


       

不要阻礙、生氣或懷疑我打坐的使命。


       

我隻告訴你們方法,但你們得自己去尋找


       

——我想成為什麼?或我想做什麼?未來就會知道。


       

拯救人類,拯救所有眾生,為世界帶來和平,是我的目標和使命。


       

南無散加耶佛,南無散加耶佛,南無散加耶。


       

(英文:Namo BuddhaSangaya,Namo Buddha Sangaya,NamoSangaya)


       

我在思索應如何將這混亂的世界,從情緒中解脫,如何超脫憤怒與誘惑,且片刻不離正道。


       

我已永遠放下對生活和家庭的執著,我努力拯救所有眾生。


       

但對這無常世界來說,我的生活方式,隻是一種娛樂。


       

由於諸佛的修行和奉獻,因此讓世界更好、更快樂。


       

這很重要,但很難了解何謂修行和奉獻;雖然這個簡單的道理很容易了解,但人類卻不了解它。


       

但終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這無常的世界,老朋友終將離去,家人也將化為烏有,我們都得留下累積的財富和資產。


       

若從小愛我的父母親,兄弟、親戚都不快樂,我很快樂又有何用?


       

因此,為救所有眾生,我必須要有佛心。

所以,我走出地底洞穴,進入禪定,並遵循上天之道,以了悟正道與真知。

所以,請勿打擾我修行。

我的修行可讓自己的靈體超脫身體的存在,在此情形下,會有七十二個迦梨女神,還有其他天神在場,將有打雷聲,和其他許多聲音。這時,男女天神們會進行神聖的儀式。

所以,在我發送訊息前,請勿前來,也請向他人解釋這點。

將靈性的知識和訊息,傳播到世界各地,告訴所有人,世界和平的訊息。

尋求正道,就能擁有智慧。”


       

“小佛陀”在尼泊爾的霍克後里亞叢林,再次開示如下

“庫丘蘇瑪的祈禱詞:


       

願萬物眾生和平,人類精神富足。

問候各派信眾、聖人,所有宗教和組織。

三位一體的佛陀指示我,拯救、提升人類和世間眾生。

我遵守諾言,救度娑婆世界,超脫七情六欲,讓世人不犯下罪惡。

我一心不亂地打坐,解救人類和所有生命。

眾生願超脫世間悲苦,不過它們沒有人身,去尋求開悟解脫。

他們也祈求上天,能快樂地生活於世間。

人類的所做所為,將會毀滅全體人類和生命,以宗教的名義,卻行殺生、暴力、嗔恨、嫉妒、分化之實。

萬物的本體就是一個,佛陀也有形體。

所有人的靈魂都一樣,隻是傳統習俗有差異。

時時奉行寬容、慈悲、非暴力、和平,

——這就是我想傳達給同胞和世人的訊息。

人類真正的宗教,是不斷尋求真理;

人唯有尋求真理,才能受益。

盡管修行法門眾多,社會和人類卻被混亂、貪婪、情感、憤怒和嫉妒禁錮住,因此,世界正逐漸毀滅。

世人現在必須三思,人永遠不應該忘記履行修行和社會的義務。

不可殺生,不可心存暴力、貪婪、嫉妒、執著,不該作惡。

因慈悲憐憫而流淚,昭示世人得救之道。

人往生後,很難轉世再來當人;人人都以為,死後沒有輪回轉世,有的!

善良有德才能當人,前世行善積德,才有當人的福報。

世間有三大勢力:

第一股勢力是貪婪,第二是憤怒,第三是執著與嫉妒,這些支配著世界。

願所有宗教傳統改變,信眾們要先找到真理;在內心涵養寬容、慈悲、非暴力、和平;必須以救世之道美化世界。

我會繼續冥思打坐,專注於發展智慧,直到大徹大悟,證得無上正等正覺,救渡眾生。

謹向大覺悟合十。祝大家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