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簡單,就八個字:男的不花,女的不作。因為所有的分手,都隻有一個理由,你們愛得不夠。


文/咪蒙

認識一個當翻譯的男生,朋友都叫他刺蝟。刺蝟28歲,已經結婚5年了。別人都問他怎麼結婚那麼早,他說,為了娶這個老婆,他準備了很多年,他還嫌結婚太晚呢。

他初中二年級就喜歡上現在的老婆了。那時候他們是同桌,生理衛生課,兩人爭論起卵細胞的大小來。同桌急了,說,我,我是女的,這種問題,我,我會弄錯嗎?

她說話一著急,就會有點小結巴,反正就是那一刻,他覺得她這個樣子很可愛,眼睛是圓的,鼻頭是圓的,小嘴也是圓的,還有點嬰兒肥。那時候他就想,娶了這樣圓圓的老婆真不錯。就這麼定了。

他叫她湯圓。

高考,湯圓考砸了,她家神通廣大,花錢把她弄進一所不錯的學校,在上海。

刺蝟則在北京,念的是外語系。班上40多個女生,2個男生,一個是長得小帥的他,另一個是GAY。

這種狀況下,自製力稍微差點,這段異地戀就可以全劇終了。

刺蝟夠堅定。

他一進大學,就告訴同寢室的好基友,說自己有女友,並且已經談了多年戀愛,一畢業就要娶她當老婆。好基友是個大嘴巴,這個消息半天之內,全班同學都知道了,樓下看門的大爺也知道了。

他24小時都戴著情侶戒指。去澡堂洗澡都戴著。好基友調侃,他是怕在澡堂被外系的基佬騷擾麼。

他的QQ和微博簽名照,都是女友揪他耳朵各種虐他的搞笑情侶照。班級群里,他備受嘲笑,同學們都叫他“老婆奴”。他也完全笑納了。

他會在QQ空間發照片,秀恩愛,都是女友欽點的照片,把女友拍得超美,把他拍得超銼。他滿不在乎,說,我老婆高興就行了。

有女生約他,沒有正事,他就直接拒絕了。有正事,他也絕不單獨赴約,總是帶著好基友這隻搶鏡的逗比。

如果有女生表現出別的意圖,他第一時間疏遠,擺出一副男女授受不親的複古姿態。

他每天晚上都給湯圓打電話,一直聊到睡著,每一天。

他每個月去上海看一次湯圓,為了省出路費,他的食譜非常簡約,饅頭加方便面。

他在所有女生面前都很正經,隻在湯圓面前展露二逼。經常自編冷笑話,湯圓說,你這不叫冷笑話,隻能叫“冷話”,能把老娘給凍傷。

我知道,很多女生看到這里,一定會問:咪蒙,你確定這種男人是真實存在的?不是改編自韓劇吧?

我其實很想問,大家是活在多險惡的環境中,怎麼遍地渣男啊。雖然我也常常寫渣男的故事,那隻是因為帶有渣男的故事比較狗血,罵起來也比較痛快。但是我身邊,好男人比渣男多多了,他們在女友和老婆面前,統統都是忠犬型。刺蝟隻是其中一個。

刺蝟的父母很早就離了婚,在單親家庭長大,他從小就希望自己將來有最溫馨最和諧的家庭,他一定會把老婆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湯圓也值得被如此對待。

湯圓雖然是靠關系進的大學,不怎麼光彩,但是她超級努力,每學期都拿獎學金,還讀了雙學位。她說,最開始,她也會抱怨,因為異地戀約等於沒男友,每一次她迷路的時候、痛經的時候、被極品室友欺負的時候,她都很希望刺蝟能在身邊。

但是,慢慢的,她學會了享受異地戀的好處,比如她快速變得自立,居然學會了跟人吵架了,並且還能吵贏,對於一著急就結巴的她來說,簡直就是驚人的成長。比如每一次和刺蝟見面,都是最高質量的約會,做最平凡的事也會覺得極其甜蜜……

湯圓說,她根本舍不得把時間浪費在和刺蝟吵架上。雖然兩個人在不同的地方,但是每一天,都朝著接近對方的方向來努力。

異地戀4年之後,他們大學一畢業,就結婚了。迄今為止,感情還特別好,當初那些預言他們兩個撐不過一年的人,打臉打得啪啪響啊。

有人會說,咪蒙,你不是寫過一篇,女生愛你才對你作嗎。

他在你身邊,你作一下,小作怡情,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而且你作,對方能隨時應對,隨時補救。

他都不在你身邊了,你作是要干嘛?不分時間不分場合地無理取鬧,那就不是作,是蠢。

其實吧,異地戀的成功率,沒有大家所想象的那麼低。不是有調查顯示,異地戀和非異地戀的成功率差不多嗎。

拿楊子姍和老公來說,他們一個在內地,一個在台灣,感情怎麼維系?最大訣竅就是每天24小時用facetime連線,睡覺的時候他們把IPAD放在床頭,看著對方說晚安,然後看著對方睡覺。

異地戀的情侶們,趕緊學起來啊。

在這個隨時能打電話發微信,隨時能視頻聊天,隨時可以聽到對方聲音見到對方樣子,再遠的距離,坐個火車搭個飛機,就能牽手約會的時代,隻要兩個人真的願意在一起,距離算個屁啊。

如果你們分手,哪里是因為異地,隻是因為有了異心。

異地隻不過是感情不到位的借口。男的花,女的作,遇到一點誘惑就動搖了,隔三差五就吵架了,就算是在同一個地方,也會翻臉分手,關異地屁事啊。

就像我一對朋友,一個在廣州,一個在廈門,才異地了2個多月,就各自在當地找好了備胎。這就是傳說中的“異地戀是痛苦兩個人,幸福四個人”麼?然後這對極品發現對方亂搞了,撕逼了,分手了,還特傷心,發朋友圈說:都是異地惹的禍。

禍你媽啊禍。

請記住:所有的分手,都隻有一個理由,你們愛得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