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南》的原創是民謠組織麻油葉創始人馬頔演唱的一首歌曲,由馬頔作詞作曲。2015年7月31日中國好聲音第四季34歲小夥張磊的一首《南山南》戳中了所有背井離鄉外出打拚的人的淚點,張磊的這首《南山南》講述了自己為音樂夢想打拚的故事,他的嗓音和這首歌曲的曲調都會給聆聽者一種心酸的味道,大家都能夠從這首歌曲當中聽出滄桑以及愛,而三位導師也是被他的這首歌曲所打動,為他轉身。

張磊來自黑龍江牡丹江,今年34歲,如今生活在新疆烏魯木齊,21歲那年來到了烏魯木齊市打拚,在這里遇到了自己的老婆,所以為愛就留在了這里,而這一留也就是13年,在這十幾年中,張磊一路上帶著吉他從東北唱到西北,雖然孤獨,但是有音樂和愛的陪伴,讓自己倍感欣慰。
 
張磊演唱的民謠歌曲《南山南》,雖然歌曲很平,沒有跌宕起伏的旋律,沒有絢爛高亢的高音,也沒有華麗迂回的轉音,隻有如同故事般的娓娓傾訴,但他那質樸、沙啞、滄桑卻又飽含情感的嗓音,一開口就撩人心弦,讓人回歸寧靜,回到遙遠的故鄉。
 
在張磊的歌聲里,我們仿佛看見了故鄉的山,看見了村頭的樹,看到了童年,看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家。在都市里忙碌奔波的我們,因種種原因被迫披上了堅強與冷漠的外衣,但是在聆聽這首歌的時候,我們卸下防備,撕掉面具,去撥動那不輕易觸碰的柔軟。當看到張磊的妻子在家屬室里哭泣時,相信很多背井離鄉在外打拚的人被戳中了淚點。質樸的歌聲和真情的畫面讓人動容,鼻子發酸。遠在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遠方除了遙遠一無所有,更遠的地方,更加孤獨,遠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到不了的叫遠方,回不去的叫故鄉……

這一次來到中國好聲音對自己來說是一件非常快樂和激動的事情,因為好聲音的舞台是每一位擁有音樂夢想的人的夢想舞台,站在這里對於夢想來說就已經成功了一半,這一次帶著陪伴自己十幾年的吉他站 在這里,要用音樂訴說自己對音樂的執著以及熱愛。

以下是中國好聲音第四季張磊演唱《南山南》的視頻:

《南山南》的原創是民謠組織麻油葉創始人馬頔演唱的一首歌曲,由馬頔作詞作曲。該曲是馬頔第一首正式發表的單曲,並於2014年9月26日通過網易雲音樂首播。收錄在其2014年11月06日發行的專輯《孤島》中。2015年2月2日,豆瓣音樂人公布了第四屆阿比鹿音樂獎獲獎名單,《南山南》獲得年度民謠單曲。


馬頔《南山南》完整歌詞如下:

《南山南》

詞:馬頔

曲:馬頔

你在南方的豔陽里,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窮極一生,做不完一場夢

他不再和誰談論相逢的孤島

因為心里早已荒無人煙

他的心里再裝不下一個家

做一個隻對自己說謊的啞巴

他說你任何為人稱道的美麗

不及他第一次遇見你

時光苟延殘喘無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連在一起

走上一生隻為擁抱你

喝醉了他的夢,晚安

他聽見有人唱著古老的歌

唱著今天還在遠方發生的

就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孤島

沒有悲傷但也沒有花朵

你在南方的豔陽里

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窮極一生,做不完一場夢

你在南方的豔陽里

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窮極一生

做不完一場夢

大夢初醒荒唐了這一生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穀堆

南風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以下馬頔講述的《南山南》背後的故事:

問:專輯里有一首歌之前曝光很久,《南山南》,這首歌創作靈感來自於哪里,什麼時候寫的?

馬頔:這首歌前後大概寫了三年時間,所有這三年我寫過的東西,把它積累起來的時候,會發現潛移默化的變成了一個故事,可能就是這三年之間經曆的所有事情的概括吧,機緣巧合,正好有了一個曲子,把歌詞填上去之後,當時感覺還不錯。

問:之前改的隻是旋律的部分?

馬頔:對,我其實那會兒因為……每天都在彈琴嘛,雖然我彈琴也不是很多,隨便哼了一個旋律,我覺得還不錯,但這時候想歌詞的時候,就隨便翻自己原來寫的東西,發現很多東西都是契合當時那個曲子的感覺,就把它用在一起。

問:這張專輯一開始的Intro是你的獨白嗎?這段念白有什麼含義?

馬頔:這段念白……每首歌肯定都有自己的故事,這個故事,其實不算太好的一個故事,可能就是一段經曆吧。

問:感情的經曆是嗎?

馬頔:嗯……

問:《南山南》這首歌拍了MV,也是比較難得的拍了MV,請到了春曉,這次跟她合作感覺怎麼樣?

馬頔:春曉,一般我都管她叫老大,確實,她比較有老大的範兒,對我也有很多提點,跟她合作起來特別舒服,沒有那種高低,很線性的那種工作狀態,一天下來把一個MV拍完,氣氛也特別好,特別感謝她。

問:我看網友有評論說,這個劇情沒太看明白,你能不能給大家講解一下?

馬頔: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理解,自己理解的那個東西就是最好的,解釋它沒有任何意義。

問:MV里有兩個大家比較熟悉的人,宋冬野和堯十三,你們私底下也是很好的朋友?

馬頔:對,我們是兄弟,算是家人了吧,朋友可能沒法兒概括我們的關系。

問:這次也是馬上打電話就馬上加入?

馬頔:那肯定啊,不來他們就死定了(笑)。

問: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演出的時候嗎?和宋冬野他們。

馬頔:宋冬野,我們很早,也不是很早,2011年吧,大家都在網上發過自己的作品,算臭味相投吧,因為做的音樂類型差不多,年紀又相仿,特別聊得來,首先人都特別好,有一見如故的感覺吧,省去了很多熟悉和磨合的過程,一下變得像很多年的老朋友。

問:你們在一起一般都是聊什麼?除了音樂以外。

馬頔:在一起就沒聊過什麼音樂(笑),就是生活嘛,今天我吃了一什麼好吃的,昨天我看見一漂亮姑娘,就是這些東西。

問:南山南,也是比較深情,略帶一點憂傷?

馬頔:是有一些,因為每個人都會經曆很多次並沒有給你帶來特別多好回憶的事情,當你有一個,你明顯的知道這個未來就是你想要的時候,那種感情會讓你把以前的那些不開心的事兒全都衝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