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的光芒從不停歇,它們穿梭過你的生命,你永遠在它們的共同輝映下。原本你以為自己屬於其中之一,其實這一生,你都在緩緩經歷著所有星辰的痕跡,有深有淺,卻不偏不倚。

1.雙子座
參加朋友婚禮,到了現場,美美居然發現因為自己這桌是老同學,所以席卡上還有前任的名字。美美打個激靈,開始心中準備腹稿,萬一他和我說話,我該怎麼回答?
美美假想著前男友微笑著對她說:「你好。」
然後她努力在心里開始造句:「好什麼好!聲音那麼大,野狗唱山歌嗎?他媽的渣土車一樣走到那兒都是晦氣,我呸!掃帚星來參加婚禮不是違法的嗎?保安呢,拖出去腰斬!哎呀你老婆怎麼沒來?就算死了也把棺材扛過來嘛,這才叫誠意……」
她越想越多,有人說:「你好。」
美美抬頭一看是前任,一愣,說:「你好。」
兩人再也沒有說話。

2.金牛座
雪花正在寫筆記,明天得去做家教。
她備課很認真,因為這樣才對得起雇主。
室友沖進來,神秘地說:「你知道嗎,你喜歡的師哥,對,就是他,找了個女朋友!」
雪花張大嘴巴,什麼話都說不出。
室友惋惜地嘆氣:「唉,誰讓你不敢追,現在沒指望了,他的女朋友可有錢了呢!」
雪花的眼淚刷地流下來,她丟掉筆記本,手忙腳亂地去找手機,大叫:「有錢了不起嗎?我現在就打電話,去找十七八份兼職,我也會有錢的!」

Advertisement

3.處女座
約好一起旅游,要去買車票,東東拿了男朋友的身份證,結果直奔移動營業廳去打印通話記錄。東東坐在路邊長椅,手里拿著長長的紙條。從密密麻麻的號碼中,用紅筆將其中一個依次圈出來,畫了上百個圈。


人來人往,沒有人看她一眼。
東東回家,男朋友正在看電視。她正要把紙條摔到他臉上,男朋友說:「我們分手吧。」
東東的手僵在衣服口袋里,攥緊了那張通話記錄單。
她的眼淚奪眶而出,說:「不要。」

4.天秤座
大清早,程達就在家大吵一架。女朋友含著淚水,拿著有合影的相框,喊:「不要過了是嗎?」
程達冷冷地說:「不敢砸是吧,我幫你砸。」
說完他搶過相框來,在地上砸得七零八落,說:「翻我手機翻出什麼來了?翻出什麼來了?」越說越氣,他從床頭柜找出一張明信片,一撕兩半:「對,不過了,愛滾滾!」
女朋友哭得講不出話,程達摔門而出。
整天上班沒心情,下班跟哥們兒喝酒,說自己找錯女人了,真他媽的賤。哥們兒跟他乾杯說:「沒事沒事明天就好了。」
發泄完了,程達突然覺得心疼起來,因為其實整天他都在回想,那個女孩趴在沙發上,手里托著一張明信片,說:「達子,這是你唯一送我的禮物呢,我每天都看。」
他跑回家,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推開門跟平常一樣說:「我回來了。」
可是從那天開始,這間屋子里再也聽不到她的回答:「哎呀先換鞋。」

5.天蠍座
周末七仔賴床,看到女朋友的微博說,跑步真要命,不過身材變好了呢。
七仔回覆:別太累。打字打完,又刪掉,怕她說自己嘮叨。
他打開冰箱,空蕩蕩的,於是打算去菜市場買排骨燉湯。還沒出門,他又想,排骨湯也沒什麼好喝的,油膩膩的。
七仔回到床上,翻來覆去,又去看女朋友的朋友圈,她發了張照片,在一家鮮花盛開的茶社。
七仔看著她的笑臉,忍不住在她的頁面繼續往前翻,翻到昨天和前天的,可是沒有其他的。
猶豫了一會兒,他發了條短信:老時間、老地方見,好嗎?
下午恍恍惚惚地過去了,沒有回音。
七仔一天沒吃東西,等到天黑了,夜深了,窗外只有路燈在看他。
他拿起電話,三天來第一次打女朋友的電話。撥通過去,對面有個女聲:「您撥的是空號。」
這是七仔分手後的第三天。

6.白羊座
元子拎著大包小包,都是剛逛街買的衣服,自己的信用卡已經刷爆。她一路不說話,從出租車下來,夜很深。男朋友默默跟在她身後,把她送到樓下。
男朋友說:「我只能送你到這里了。」


元子說:「我知道。我們一起走了很多地方,你還是把我送回來了。」
男朋友說:「對不起。」
「你是要說對不起。你帶走我的時候,我比現在年輕,喜歡唱歌,身邊有很多朋友。」
「對不起。」
「閉嘴,滾吧。」
元子走上樓梯的時候,眼淚才掉下來。

7.巨蟹座
沫沫躺在床上,陽光灑滿被子。她用力大叫:「媽,你又在大掃除啊,幫幫忙嘛,我這兒也清理一下。」
媽媽在她屋子里瞎轉,說:「全是灰,這些唱片和書扔掉算了?」
沫沫一骨碌翻身起床,叫:「不扔,我還有用的。」
媽媽嘀咕著出門。沫沫突然發呆,看著柜子上的那些零碎兒。
總有一首歌,是我們都喜歡的;總有一本書,是我們都喜歡的;總有一段時間,我們是彼此喜歡的;總有些喜歡,在一段時間之後,是怎樣都來不及的。
總有些東西,對你毫無價值,可是一直舍不得扔的。
我住在你丟掉的那首歌里面,懷抱所有音符;我睡在你丟掉的那本書里面,封面封底夾著我所有的白晝與黑夜。

8.水瓶座
劉吉微笑著說:「好了就送到這里,擁抱一下。」兩人輕輕抱了一下,女朋友拖著箱子走進檢票口。劉吉忍不住喊:「真的不回來了嗎?」女朋友聽不見,隔著玻璃沖他揮揮手。
劉吉站了十分鐘,轉身離開。他不回頭了,努力走得很快。一個人走進旁邊的小店,要了份十八元的快餐。
吃了一口就咽不進去。不好吃,也沒有味道。你該上車了吧。呆呆地坐在小店里,心里是她坐在車里,頭靠著玻璃窗的樣子,似乎自己還坐在旁邊。
你駛離這座城市的時候,天好像黑了。
原來送別是這麼容易天黑。

9.射手座
在張華上的小學,圖書館沒幾本書。每天每班由班長去借,但只能借一本,然後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傳閱。
張華跟班長關系很好,他甚至想像過和她結婚的畫面,想著想著笑了起來,被老師用粉筆頭扔到腦門。
班長每次借回來書,都先給張華。要是張華不喜歡讀,才交給下一個同學。

直到有一天,班長借回來書,給了前排的男同學。
張華愣了一會兒,假裝午睡,然後整個下午都聽不進課。他想,可能班長知道,自己不會看這本書吧。


第二天,班長借回來書,依舊先給了前排的男同學。
回家路上,田里開著油菜花。張華邊走邊哭,然後從書包里拿出一本連環畫,撕得粉碎。這是求媽媽買的,如果今天班長能先給他書,他就打算把這本連環畫送給她。
走在油菜花邊上的張華,滿臉淚水,心想:有什麼了不起,你送給我,我也不看了。
可是,我們手中都有一樣寶貝,別人不見得想要呢。

10.雙魚座
水果聽到身後有人打噴嚏。她心里一緊,提前走了,去學校醫務室買點兒感冒藥。
她把藥送到男生宿舍樓,讓宿管大爺轉交給他。
下午他帶著一只水杯走進教室。藉著轉身跟其他同學聊天的機會,水果用余光瞥到,他的杯子邊擺著那板白加黑。
水果覺得很開心。
她又回頭,卻看見他的女朋友拿他的杯子喝水。
水果覺得不開心。
晚上,室友跟遠方的男朋友煲電話粥。水果對著鏡子左看右看,心想,我是不是也應該把長頭發留起來呢?
宿管阿姨進來,遞給她字條,說是那個男生給她的,電話打不通。
水果的心臟要跳出胸膛,發現室友沒有注意到,趕緊藏起字條。
熄燈後,她整個人鉆進被窩,打開手電筒,看那張字條。
「明天高數給我抄一下好嗎,看在老鄉的分兒上,求你了。」

11.獅子座
綠燈只剩四秒,前面的車遲遲不起步,小豆一個左拐,結果卡了三個紅燈。
小豆暴跳如雷,扭一把方向盤直接變道,換直行,蹭到別人的車。
一個中年男子下車,摸摸擦出來的漆痕,皺著眉頭說:「有毛病嗎?」
小豆說:「我的車子也蹭著了。」
中年男子說:「小姑娘,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再說了,你的車哪兒有我的蹭得厲害。」
小豆掏出手機,猛砸在自己車玻璃上,喊:「好啊,現在夠了吧,現在夠了吧,現在我比你倒霉了吧?」
中年男子一愣,嘀咕說:「神經病,算了。」說完,他回車上開走了。
小豆看著地上砸壞的手機,又看看砸出裂痕的車窗,面無表情地坐回車里。
她扭頭對副駕的男朋友說:「我知道了,那就分手吧。」
車輪碾過手機,碾碎小豆喜歡的照片。

12.摩羯座
舟舟晾好衣服,陽光透過窗戶,十分晃眼。
她把晾好的衣服一件一件再次整理平順,回到廚房,打開冰箱,打算做早飯。
煎雞蛋,牛奶,面包,整齊地放在桌面。
舟舟又在冰箱上貼了張字條,想了想,寫了行字:我愛你,你要保重自己。
已經九點了。
舟舟拖著行李箱,走到門口,回過頭再看了一眼這個熟悉的房間。
她掏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盡量把每一件東西都能留在照片里。
然後她看見男朋友站在屏幕里。
他說:「一定要走嗎?」
舟舟的眼淚嘩啦啦流下來,她微笑著說:「再見。」
舟舟走出門,陽光依舊晃眼。她打開手機,看那張照片,哭得不能自已。

13.最後
每顆星辰鑲嵌在天空之中,在你死去之前,都不會看見它們移動一分一毫。
美美、雪花、東東、程達、七仔、元子、沫沫、劉吉、張華、水果、小豆、舟舟……他們全部都是你。
十二星座的光芒從不停歇,它們穿梭過你的生命,你永遠在它們的共同輝映下。
原本你以為自己屬於其中之一,其實這一生,你都在緩緩經歷著所有星辰的痕跡,有深有淺,卻不偏不倚。
只是它們出現在你生命的不同階段而已。


加入賺錢


行動手機看更多請關注LINE :@dyb5334a

2.jpg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