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一所不太響亮的學校讀完了本科,但當時尚算是本科生就吃香的時代。男友在畢業前出現,兩個人郎情妾意,恩愛有加。男友所在的是不錯的學校,還保了研。去見男方父母,被男方父母明示暗示她文憑不夠光鮮,配不上碩士兒子。再問男人的意見,也只是支支吾吾。她於是發奮一年,和男人考上了同一所大學,專業還要好些,做了她的學妹。

等兩人都畢業後便順理成章地結了婚。兩個人起初去了同一家公司,後來女人顯示出了強大的業務能力和個人氣場,連跳兩槽,去到了很帥的公司做到了很帥的職位。期間還生了一個伶俐的女兒,當然自己是沒太多時間帶的。就在她正在為升職和女兒上小學擇校的事情雙雙搞得焦頭爛額的時候,男人突然提出要跟她分居一段時間。問及原因,這時月收入只有她的二分之一多一點的男人開始像醉漢一樣喋喋不休地抱怨說他娶回家的仿佛是個不通人情的女上司,他沒吃過她的親手料理,沒和她一起帶著女兒去兒童樂園,沒享受過溫柔鄉。總而言之,他有了柔軟的懷抱,他想離開這個客棧一樣的家。只是為了女兒的原因,暫時不會離婚,并且周末都會回來陪孩子。這對一直在職場像男人一般打拼的女人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她一直以為因著她的辛苦,這些年他們換了房換了車,對雙方父母孝敬有加,女兒的吃穿用度無一不像小公主,他們明明應該是幸福的家庭。是這個信念支撐著她熬過了一個又一個紅眼的夜班與無休的雙休。突然,她的婚姻毫無預兆地——至少在她看起來是這樣——亮起了巨大的紅燈。女人一夜無眠,第二天便遞了辭呈。公司的老板自是不肯放走正打算晉升的精英骨干,甚至拿違約金相逼,最後拜托她至少留給自己一個找人接替的時間。無奈女人去意已決,悉數交上違約金,拿走辦公桌上全家人的合影后,回家系上圍裙,做起全職主婦。這麼些年幾乎沒有開過火的她做起家務來可想而知,但好在女人的基因里似乎都有這成份,只在於有沒有被激活。幾個月後,她也能嫻熟地做好葷素搭配日日變樣的便當送去老公單位,能支開熨衣板將襯衫燙出漂亮的硬領,能在桌邊細心輔導女兒的功課,每天送她上下學。做主婦的日子,其實也和上班的時候一樣天天忙得團團轉。她常常好奇,這些家務都是從哪蹦出來的,為什麼做OL的時候從來沒發現過。這樣瑣碎而安穩的日子過了好幾年。男人沒有再提過外面女人的事情,她也沒有再問過。只是每每看見早出晚歸的男人,心疼全家的擔子落在他一人肩上,變著法地煲湯給他喝。女兒初中的時候,也就是今年,又是一個女人為孩子擇校焦頭爛額的時節。狗血劇情再一次上演。

這次女人崩潰了,當年我為你讀研,後來又為你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你到底要我怎樣。男人只說,抱歉,每天對著只窩在房間里打轉的你,已經沒了過日子的情趣興致。

離婚的事情仍在扯皮,不知道最終結果如何。只是這故事聽了實在窩火。你學歷低,他說沒法和你做靈魂伴侶;你學歷高,他笑你是滅絕師太;你經營事業,他說溫柔鄉才是男人的追求;你全心顧家,他說黃臉婆不懂生活的情致。男人挑三揀四,還常把這些當金科玉律四處宣言,於是女人也信以為真,奉為至理,在事業與家庭之間謹小慎微地尋求微妙的平衡,生怕一個不小心偏倚了哪頭就變成了被嫌惡的理由。

何苦呢。他若愛你,
你學歷低,他自會愛你的稚淳;
你學歷高,他自會愛你的淵博;
你經營事業,他自會尊重你的拼搏;
你全心顧家,他自會心疼你的勞頓。
你面對的不過是喜新厭舊又偏要冠冕堂皇的生物罷了,何苦呢。
只管做好你自己就是了。

看完了,你從中領悟到了那個樸實的道理了嗎?永遠不要讓任何一個男人成為你生命的全部,要懂得投入越多,失去越多的道理.不要為任何男人放棄自己的個性,其實并不是你遷就他,就可以讓他覺得你多好,恰恰相反,男人更喜歡有自己個性的女人千萬不可以為了愛情,放棄事業,很簡單,選擇愛情,一旦愛情沒有了,你就什麼都沒有了,選擇事業,即使愛情沒有了,可是你還有本事賺錢養活自己,還有屬於自己的生活.


加入賺錢

2.jpg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