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叫老婆。
晚上,他扳過她苗條的身子想親熱一下……他把她輕輕抱進懷里,那一刻,他發誓這輩子一定給她幸福。

他從泥瓦工做到分組長,后來組建了自己的工程隊,再后來工程隊變成了建筑公司,如今建筑公司在這個城市名氣頗響,他身邊也有了太多的誘惑。

而她越來越老了,苗條的身材變得粗壯,皮膚不再細膩,跟他身邊的無數美女比,她土氣而沉悶,她的存在時時提醒著他卑微的過去。        

Advertisement

他想,這段婚姻是到該結束的時候了。他在她的銀行賬戶里存入了100萬元,給她在繁華的鬧市區買了一套精致的房子。他不是沒良心的男人,不安排好她的后半生,他心里不安......

他終于向她提出離婚。

她坐在他對面,靜靜地聽他講離婚的理由,目光鴿子般溫順安靜。可是20多年的夫妻了,他太熟悉她了,知道坐在對面的她在鴿子般溫順的面容下,她溫順的內心正在滴血,正掀起巨瀾。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殘忍。        

約定她離家的日子到了。那天恰好他的公司有事,他讓她在家里等著,中午回來幫她搬家——搬到他為她買的那套房子里,而他們20多年的婚姻也將到此結束。

一上午,坐在公司處理事務的他都心神不定。中午,他急匆匆趕回來了。家收拾得干干凈凈,她已經走了。桌上放著他送給她的那套房子的鑰匙以及那本100萬元的存折,還有一封信,是她寫給他的。

她沒有多少文化,這是這輩子她寫給他的第一封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走了,回鄉下老家了。

被褥全部拆洗過,在陽光下曬過了,放在貯藏室左邊的柜子里,天冷時別忘了拿出來用。

所有的皮鞋都打過了油,穿破了可以拿到離家幾米遠的街角處找修鞋的老孫頭修補。

襯衫在衣柜的上方掛著,襪子、皮帶在衣柜下面的小抽屜里。

買米記得買金象牌的泰國香米,要去百佳超市買,在那里不會買到假米。

鐘點工小孫每周來家里打掃衛生,月底記得付錢給她,還有別忘了,穿舊的衣服就送給小孫吧,她寄到鄉下,那里的親戚會很開心的。

我走后別忘了服藥,你的胃不好,我托人從香港買回了胃藥,應該夠你服用半年的了。

還有,你出門總是忘帶家里的鑰匙,我交了一把鑰匙在物業,下次再忘了就去那里取。

早晨出門時別忘了關門窗,雨水打進來會把地板淋壞的。

我包了薺菜餛飩,在廚房里,你回來后,自己煮了吃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她的字寫得歪歪扭扭,難看極了。可是那些字為什么像一粒粒呼嘯的子彈,每一粒都帶著真情穿透了他的胸膛?

他慢慢走進廚房,包好的薺菜餛飩整整齊齊地擺放在案板上,每一只都帶著她的指痕和體溫。

他忽然想起20多年前,他站在高高的腳手架上當泥瓦工,離腳手架不遠處的工棚里傳來她剁餡包餛飩的聲音,記起了那聲音帶給他的幸福和歡樂;記起吃過餛飩的他心滿意足,仿佛剛剛赴過一場盛宴;記起那一刻他的誓言:我一定要給我的女人幸福……

他轉身下樓飛快地發動了車子。

半小時後,渾身汗透的他,終于在開往鄉下的火車上找到了她。

他生氣地對她說:“你要上哪兒去?我上了半天班累壞了,回到家連口熱飯都吃不上,你就這樣做老婆嗎?太過分了。趕緊跟我回家!”

他的樣子很兇,很粗暴。

她眼眶濕了,溫順地站起來,跟在他身后,乖乖地往家走。慢慢地,她的眼淚就變成了一朵朵花……

她不知道走在前面的他此刻已是淚流滿面……從家里往火車站飛奔的那一路,他真是怕啊,怕找不到她,怕從此失去她。

他罵自己怎么那么渾、那么蠢,居然要攆走自己的女人,原來失去她就像被生生拆去肋骨、割去肝臟般痛不可當——20多年相濡以沫的歲月,早已將他們的生命緊緊地連在一起了。

♡女人想要奢侈品,其實要的是男人的舍得
♡女人想要你出差的禮物,其實要的是男人的掛念
♡女人想要生日禮物,其實要的是男人的心思
♡女人想要擁抱,其實要的是男人的溫暖
♡女人想要吵架,其實要的是男人的包容
♡女人想要的一切,無非是要男人在乎她的感覺

在不對的時間,不對的地點,只要遇到了對的人,就一切都對了。        

真正的富有不是銀行卡上的數字,而是你臉上的幸福的微笑。

錢多錢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個知冷知熱知心的好好疼你。

世界上最幸福的三個字就是"在一起"。

自己讀懂了自己,世界才能讀懂你!!

幸福,其實真的可以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