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非本人-圖來源ntdtv


       

年輕時候,她是四鄰八鄉有名的美人兒。說媒的人,踏破了她家好幾塊門檻。


       


可是,可是她早就心有所屬。她,看中了村中那個小學校里,唯一的教書先生。



那是個斯斯文文的年輕人,長著很好看的一雙眼睛。兩個人曾經多次在村中的小道上迎面走過,都只是短短的對視一眼,然後雙雙紅了臉,低了頭,匆匆的擦肩而過。

短短的相遇,卻是兩個人,最幸福的期待。

誰知那一年,她的父親去外面採辦年貨,回來時遇到了土匪,危急關頭,被一個五大三粗的過路客,捨命救了下來,還替父親挨了深深的一刀。
       


       

 


       


在她家裡養傷的時候,她在床前端茶遞飯,完全是出於報答這個陌生男人,對父親的救命之恩。

等到這個漢子傷勢漸好的時候,這個漢子就開始忙裡忙外的,幾乎包攬了所有的農活和家務活。別看他粗枝大葉的樣子,竟是個全能手,洗衣做飯,田間地頭,春耕夏種,修修弄弄,竟沒有他不會的活計,把她的父母給歡喜的不行,就經常陶醉在四鄰的誇獎和羨慕聲中。

這讓她非常心焦,因為她在一個晚上,偶然在父母的門外,聽到了父母親,有意要招這個漢子入贅。

第二天,她去找教書先生,這才知道那個教書先生,已經回城多日,說是家中有事,要三個月後,才能回來。

那個教書先生再回來的時候,匆匆的跑到她家門口,就看到了她家門上,醒目而刺眼的大紅喜字。

從那天起,那個教書先生,就徹底的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風風雨雨,雨雨風風,夫妻兩個相依為命,相互扶持,不知不覺已到暮年。



一天,老太太看著身邊的老頭子,想起自己當初嫁給他的時候,是多麼多麼的傷心,多麼多麼的不情願啊。現在牽手走了這麼多年,卻只有他一直陪在自己身邊。兩個人雖然在一起,極少有什麼話,卻有著多年培養出來的默契。

有時候,就默默的坐在一起,手握著手,什麼也不說,都能靜靜的,坐上那麼一天。

為了這個家,他快八十歲的人了,卻每天依舊忙忙碌碌的,彷彿是一台不知疲倦為何物的機器。

老太太這樣想著,眼睛裡就漸漸的潮濕起來。忽然,就有些孩子氣,就輕聲的問眼前這個男人:「老頭子,說說看,如果有下輩子,還願意和我做夫妻嗎?」

老頭子被老太太這個突兀的問題,弄的愣了一下,就展開滿臉的核桃紋,笑的很神秘:

「不一定嘍,如果下輩子,我托生成了大官財主,就去找你,讓你好好的跟我享享福。如果,如果還是這麼窮,就不嘍,就幫著你,幫著你找一個有錢的人家。我呢,我就在你家附近,遠遠的看著你,只要你能過得好,就成了。」

老太太很感動,就幸福的笑著說:「你個臭老頭子,還在我家附近,在我家附近幹什麼?」

老頭子就轉頭,認認真真的看著心愛的女人,認認真真的說:「不幹什麼,就,就做個教書先生吧。」

老太太就突然愣住了,哀傷地看著這個和自己共渡了一生的男人。想說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眼裡的淚,卻無休無止的流了下來。

過了很久,老太太深情的說:「老頭子,我要走了,抱抱我吧。」

老頭子就慢慢的起了身,輕輕的把老太太摟在懷裡。

老太太和老頭子的小孫女,放學回家的時候,看到夕陽西下,火紅的霞光,將老頭子和老太太滿滿的籠罩在一起。孫女說:「爺爺,奶奶,看不出你們還這麼浪漫啊。」隨後驚訝地發現,老太太和老頭子,幸福的相擁著,已經雙雙離世了。

相濡以沫,相愛一生,平淡卻不平凡,愛不一定要轟轟烈烈,卻一樣可以感人至深,蕩氣迴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