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腊月初八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西北风时断时续,边陲的三九天冷得要命。

在闹市区一个地下商场的出入口,一位年迈的老奶奶又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跪在那里,开始了一天的乞讨生活。

下午三点时,乞讨老人面前的一个破瓷盆里已经放满了零钱,有一元,有五元,也有十元的,但大多数是一元的硬币,瓷盆里的零钱少说也有一两百元。

跪了大半天的老奶奶始终保持一个姿势,头贴着地,一动也不动。要在往常,每当有人施舍一点零钱时,老奶奶都会磕上一个头,说声“谢谢”。可今天没看到她磕头,也没听到她说谢谢。

近前一个摆小摊的老大娘要收摊时,看乞讨的老人有点不对劲,就过去拉了她一把。这一拉不要紧,跪在地上乞讨的老奶奶一下子倒向了一边,没有任何反应。老大娘赶紧扶起倒在地上的老奶奶,用手在她的鼻孔前试了试,发现老奶奶已没了呼吸,身体也有些僵硬了。


见此情景,老大娘急忙大声呼救:“快救命啊,快打120……”

听到呼救声,商场的保安,路过的好心人都围了过来,有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有人拨打了110,还有好心人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老奶奶身上。

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110和120急救车几乎是同时赶到了事发现场。急救人员上前检查了一下老奶奶,无奈地摇了摇头。

110的警务人员询问了一下老奶奶的情况,让老大娘留下了姓名和联系方式,又向商场的保安了解了一些情况,就将老奶奶的尸体拉走了。

据知情人讲,老奶奶在这个地方已经乞讨四五个年头了。综合执法人员多次劝阻过她,民政局多次救助过她,也遣送过,可这位老人还是照样来这乞讨。执法人员一来清理,她就倒在地上耍赖,有时口吐白沫,样子挺吓人的。执法人员怕闹出人命,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她去了。民政部门救助了几次,遣送了几次,起不了任何作用,也就没人再去理会她了。

老奶奶猝死后,公安人员走访调查了好几天,才在热心人的带领下,找到了她的住处。她就租在郊区一户平房内。

邻居找来房东,房东说老奶奶在这住了五年多了,两把钥匙都在房客手里,他只有一张房客的身份证复印件,其他情况并不了解,也不知道房客的任何联系方式。

在房东和邻居的见证下,警察让开锁人员打开了老奶奶租住的房子。一大间房子隔成了里外两间,里屋是一铺火炕,外屋是灶台。屋里的墙壁黑乎乎的,满地都是破破烂烂的东西,火炕的炕头卷着一床破旧的铺盖,炕尾堆满了杂物,几件破衣裳下面盖着五六个装满东西的编织袋。一位警察伸手拽下一个编织袋,打开一看,编织袋里装得全是钱,有一元,有五元,也有十元,还有二十元和五十元的。警察又将其他的编织袋全都打开了,这五六个编织袋里装的也都是钱,还有一百元面额的。警察初步估算了一下,至少有二十万元。


在场的人员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现场警察赶紧把情况汇报给了局里。很快,两辆警车和银行的几位工作人员来到了老奶奶租住的房子,由警察亲自监督银行工作人员当场清点这些零钱。

转眼间,老奶奶已经死了十多天了,可一直联系不上她的家人。无奈下,公安局只好求助民政部门,由原来参与遣送老奶奶的工作人员和警察一起去了她的老家。

在村主任的带领下,大家很顺利地找到了老奶奶的大儿子。这位大儿子详细讲述了老人出外乞讨的原因和老人的苦难经历。

原来这位乞讨的老奶奶今年七十七岁,叫罗秀英。二十五岁那年死了丈夫,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养大了两个儿子。

因大儿子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到了成家的年龄还打着光棍。为了尽快给大儿子娶上媳妇,罗秀英东凑西借为他盖了五间大堂屋,宴请了无数次媒人,总算给他娶上了媳妇。这个媳妇长相还算可以,就是有点内向,缺两个心眼。老大虽然成了家,可他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少吃缺穿不说,还要为这个缺心眼子的憨媳妇操心受累。

二儿子长得倒不错,找的媳妇也挺俊俏,可这个媳妇尖酸刻薄,不孝敬老人,拿老人当牛马使唤不说,还经常指桑骂槐不让吃饭。理由是给大儿子盖的房子好,给大儿子出的力多,偏向大儿子。等罗秀英把老二家的两个孙子带大了,二儿媳妇直接把罗秀英赶出了家门,并放下狠话,你出去给我乞讨挣钱,什么时候挣到二十万,你什么时候回来,要不然,甭想再进这个家门。

就是因为这,罗秀英老人才走上了乞讨之路。


听说老娘死在了东北,老大借口腿脚不便,说啥也不肯去东北。老二有心去东北把老娘的骨灰背回来,可他那刁蛮的媳妇说啥也不让,并撂下狠话,只要敢出门半步就离婚。

实在没办法,村主任和村支书只好跟着警察和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去了东北。

听说罗秀英老人火化前,在她的棉衣里又发现了一万元的现金。

而直到现在,罗秀英的两个儿子还再为老娘的那笔乞讨款打官司,争夺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