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導讀:與其花時間花心思想要去改變一個男人,不如花時間花心思如何使自己變得更好。

 

我認識一個很美好的姑娘,笑起來的時候給人十分溫柔的感覺,不依賴誰也不埋怨生活的負重,常常在夜里兩三點還在烘焙甜品,她給我做過巧克力曲奇,抹茶曲奇,還有蔓越莓餅干……她說,姐,等你來的時候,我給你燉魚,還給你做獨家好吃的。

 

就在前幾天,她哭著和我說,姐,我失戀了,他不要我了。

 

我沒有安慰她,也沒有大罵那個男孩子負心不真心。感情里的事情,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在旁人眼里永遠都是隔岸觀火,隻有當事人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昨天晚上,我發了條微信給她,我說你哭完了,等眼睛消腫了,考慮去做個雙眼皮吧,你的臉型做了雙眼皮一定會很好看。你的精力應該放在怎麼使自己變得更美更好,而不是放在一個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的問題上,比如說他為什麼不要你了,為什麼說變心就變心了。

 

男孩子比她小兩歲,年少不更事,主觀意識並不強烈,思想上尚沒有擺脫對父母的依賴。

 

在北方,男孩子二十多歲都是適婚的年齡,可是大多數男孩子在那個年齡段工作不夠穩定,連一個落腳的住所都沒有固定下來,在張口金錢閉口金錢的年代,三室一廳的房子需要拿錢來購置,婚禮現場也需要拿錢來布置,嶽父嶽母的歡心也需要拿錢來討之,這就是現實。當感情敵不過現實的殘酷後,一方自會鬆開另一方的手,朝著另外一個人走去,這就是讓人失望的地方。


他們之間的問題也不僅僅是這些,男孩子特別大男子主義,工作沒她的好,收入沒她的高,事事卻比她更挑剔,她一直微笑著包容他。在感情的世界里,誰在退步遷就,誰愛的自然比較多,關鍵是珍惜。

後來他說,你個子太矮,你才一米五六,我一米七八,我們不般配,我們分手吧。

她哭得稀里嘩啦。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因為這樣一個男孩子會哭得稀里嘩啦。我又覺得我十分能夠理解她。這真是一種矛盾的心理。

大約是我也從那個年齡段走過來過,內心暗暗不甘,我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說不要我就不要我了,我這麼愛你,你怎麼說不愛就不愛了呢?甚至會去敵視命運,敵視現實里的一切,夜夜買醉,哭累了倒頭睡,睡醒了繼續沉淪在失戀的情緒里。

事實上,也許是他另外攀上高枝,遇到另外一個比你更好的女孩子,也許她個子比你高一點,笑起來比你更溫柔一點,家境比你更殷實一點,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他真的不愛你了。他不愛你了,你就會有一百種不是,會有上千個理由,種種理由和不是不過都是一個源頭:他不愛你了。

愛你的時候,你的一米五六他會覺得剛剛好,在你抬頭的時候將你揉進自己的懷中。你的加班他會心疼,你的付出他會珍惜。不愛你的時候,你做什麼都是無用功。

我願意相信每個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我也願意相信他當初真的是愛你的,可是我也願意相信人性沒有忠貞可言,若拿更好的來換,沒有多少人經得起反複的誘惑。

我見過很多在眾人面前攜手微笑秀恩愛的所謂的愛人們,他們以愛人相稱,回到家則是同床異夢。婚姻成為一場合作或者交易,對方成為自己的一個合作夥伴,宛如一場生意,如果拆夥,不是誰都承受得起終局的重創。我始終堅持,每有新痛,即有新生,挺過去了,迎來的將會是更好的。

因此,我始終堅持分手是一件萬幸的事情,甚至值得和閨蜜們開幾瓶香檳來慶賀,這也是我一貫的生活方式,從不對過去留戀,散場了就離去,何必獨自一人惆悵。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歸宿,過去我認為我的歸宿是由一個我愛的男人並且他很愛我,我們共同組成,一直到白頭。後來發現不是,我的身邊不是沒有那樣一個人,世事變遷,每個人都在變,我曾責怪過為什麼你變成這樣,後來發現變了的人其實是我自己。我也歇斯底里過,他驚恐地看著我,不相信往日里那個優雅的女人去了哪里,站在他面前的生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後來,對鏡自望,真真是醜,發誓再不做那樣失態的事情。

人總要吃了虧,才能學乖巧。錯了不可怕,可怕的是犯同樣的錯,如同錯愛同樣的人。與其花時間花心思想要去改變一個男人,不如花時間花心思如何使自己變得更好。文/豆瓣 蔚藍


陽光大學生網:

在愛情里,對自己要求多一些,對愛人要求少一些,這樣更快樂一些。

於二十歲的我來說,愛是要求對等,要求對方做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好。

於三十歲的我來說,愛是相互成長,要求不如影響雙方成為更好的人。

這也是我如今的愛情觀,再折射到生活里去,使我成為了現在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