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好幾年前聽說的一件事情,農村人吃過了晚飯就喜歡紮在一起,說一些經曆的,講一些似信非信的事。那天鄰居家的老陶就將了這樣的一件事情。


       


       


       


       


       

1961年,正值大躍進導致的三年大饑荒的最後一年,一時間中國有很多人都餓死了。天不幫忙但是自己得想辦法活呀,要找能吃的東西啊。什麼樹皮,草根又重新拾到了嘴邊,老鼠,蟲子什麼的,也不覺得惡心了,因為要生存。老陶那時候有三個孩子,兩個女孩一個男孩,小男孩正好在這一年出生了,剛來到人世沒幾天,苦命的娘就因為沒的糧食營養不良活活給餓死了,臨終前囑咐老陶一定要想盡辦法把三個孩子撫養成人,還要他把自己的肉割了吃了。


       


       


       


       


       

老陶哪里肯呀,自己的妻子啊,就是餓死也不能這樣,更何況自己是那麼愛她,她走了,自己要怎麼辦?因為太情深,舍不得讓妻子離開自己,也能讓自己天天看到她,於是就把妻子的遺體用破草蓆裹了埋在自己的床底下,就仿佛是永遠的在一起了。妻子走了,三個孩子可怎麼辦啊,自己不要緊,還有一個要吃奶的呀。三個孩子不停的哭,餓的慌,怎麼辦呢?老陶沒轍了,自己也蹲在了地上哭了起來,這一哭不要緊,要緊的是除了他們幾個的哭聲以外,還有一個更淒慘的女人的聲音在哭。老陶一聽不對勁,就趕緊把三孩子摟住,難道是孩子的娘陰魂沒走?


               

 


       

“孩子娘,你放心的去吧,可千萬別嚇唬我們那,我會把三個孩子撫養長大的,你就安心吧。”老陶嚇的趕緊的說。可是,這個哭聲依舊還是很淒慘,兩個大一點的女兒不哭了,嚇的躲藏在父親的身後,最小的被老陶緊緊的抱在懷里面。


       


       


       


       


       

“難道有鬼?”可是自己從來沒有做過什麼虧心的事情啊,要找也不應該來找自己的啊,趕緊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磕著頭,嘴里不停的求饒著。可除了哭的聲音,再也沒有別的什麼動靜了,於是忐忑不按的帶這三個孩子躺在了床上,飯沒的吃了,可覺不能也不要睡。


       


       


       


       


       

天色漸漸明朗了起來,滿臉卷容的老陶隱隱約約覺得床板似乎比平時要高出了許多,而且還不停在動顫著,就趕緊的從床上把孩子們抱了下來,掀開了草蓆一看,這一看不打緊,差點就昏死了過去,孩子們也被動靜弄醒了,看見眼前的東西,嚇得是哇哇的大哭。床上盤著一條起碼有十來米的巨粗的黃莽,把整個床都給占有了,但是好像絲毫沒有要傷害他們的意思。老陶一看那可不得了了,就是再多上幾個人也不能把它怎麼樣。“也許是家蛇呢,聽別人說每家的宅子都會有條大蛇護院,隻要有蛇人才會有精起神。也許天太冷了,就鑽了過來取暖而已。”


               


       


       


       


       

老陶心里這麼的想。但是又一想,要是把這條蛇給弄死了,也許能夠自己和村子里的好多人能吃上香噴噴的蛇肉,解決一頓也是好的。就轉身拉著女兒抱著兒子準備出去多多叫上幾個人來,大概就可以把它個征服。誰知道剛剛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聽見有說話的聲音:“不要殺我,不要殺了我,我知道你殺我隻是想要把肚子填飽,我能答應你,但是你千萬不要去對別人說。”


       


       


       


       


       

這時的老陶更呆了,怎麼會有說話的聲音?而且極其的像昨晚哭的那個聲音。但是屋子里除了自己和孩子們再也沒別人了,孩子門怎麼會說的出這些來?難道…難道是那條蛇,但它怎麼能說話,怎麼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事情的呢?“你….你怎麼…怎麼會說話,昨晚上哭的聲音是你發出的?求..求求你不要吃了我們啊,我不是想害你的啊,但是我實在是沒有路可以走了啊!”老陶顫抖的說著。


       


       


       


       


       

“你不用害怕,我不會把你們怎麼樣的,我能體會你的心情。當初我生下了一窩的孩子,因為那些老鼠青蛙都因為饑荒被你們人吃的絕種了,沒幾天就眼睜睜的看著它們全都活活餓死了,同是做父母的,我隻是要在你家借個地方冬眠,並不要傷害你們的,吃的問題我會幫你們解決。”


       


        


       

“一條蛇的話怎麼能相信?還是去叫人吧。”老陶轉身又要走,那蛇的速度是何等的快,伸了尾巴過來就把他卷了起來。


       


       


       


       


       

“你把我弄死不要緊,可千萬別傷害我的孩子啊,我讓你飽餐一頓已經足夠了,他們還小,根本不夠你用來塞牙縫的呀。”見此般情景老陶哀求著說。


       


       


       


       


       

事實大黃蟒沒有把他勒多緊,還慢慢的把他放了下來,“我說過我不會傷害你們的,隻要你不要對外頭的人講,你每天從我身上割下一大塊肉下來,足以填抱你們的肚子我會再自然長出來的。我在冬眠期間,根本就不用進食的。昨天看見你們哭的那樣淒慘,我也想起我的那些孩子,也傷心的哭了,我不想再看見這慘劇發生。”說著,從自己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讓老陶去煮了吃,他畏畏縮縮的拿了蛇肉,現在也沒什麼辦法了,不是它的對手,就隻有服從。於是帶著幾個快半死不活的孩子去煮了那塊肉,真的很香,也很鮮美。以後的每一天那條大蟒蛇都從身上咬下自己的一塊肉,然後繼續它的冬眠…


       


       


       


       


       

鄰居有個叫阿三的混混,也餓的快不行了,但每天都能看見老陶和孩子面色紅潤的不行,就想里面一定有什麼蹊蹺,也許家里的什麼密室里藏了很多糧食呢,就決定趁著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去看看,有什麼發現也不一定。


       


       


       


       


       

這天,全村子的人都去開了什麼動員大會,老陶也帶著孩子門去了。阿三想這可是個好機會,於是就跑到老陶家從那扇破了的窗子翻了進去,一看那,媽媽呀,一條大的不能再大的黃蟒盤床而坐,嚇的趕緊連滾加爬的從窗子出去了。這個可惡的阿三一時間在外邊到處的去說,人們議論紛紛。村子里的老人都說這是很不吉利的,怪不的都快餓死了,什麼吃的都沒有,原來是被這大蛇和老陶給吃盡了,大夥都沒的吃了。於是村長就動員大夥把老陶和他的孩子都轟走了,不讓他們在村子里呆了。可是那條大蟒蛇怎麼辦呢?碰它就是找死,所以大夥就不動它,隨它去了。


       


       


       


       


       


        


       

 


       

老陶帶著孩子,甚至連件行李都沒有,“老天,我該怎麼辦啊,該到哪里去啊,我可憐的孩子,我的妻子還在床底下埋著那,怎麼能讓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留在那里啊。”就又蹲在地上捂臉痛哭。這時候兩個女兒叫了起來:“爸爸,它…它來了!”


       


       


       

老陶抬頭一看,那不是大黃蟒麼。“你們跟我過來,我帶你們去可以呆著的地方。”大蛇說。老陶很高興,想想妻子臨終的時候要自己割肉來吃,再加上後來無緣無故出現的黃蟒蛇,也讓自己割肉,難道這個就是妻子來救我和孩子的?於是就跟著蟒蛇走了,也就來到現在他呆地方。那時候的這里,荒蕪人煙的,老陶就簡單的搭了個草棚。黃蟒依舊每天給他們吃肉。


       


       


       


       


       

就這樣,他們度過了大饑荒的最後一年的寒冬。第二年開春的時候,地里的野菜也都重新的長了出來,就不再吃蛇的肉了,再後來那條大黃蟒就奇怪的消失了。再後來的時候,這片地方被開發了出來,我家和老陶就成了鄰居。


       


       


       


       


       

老陶總是說這條蟒蛇上妻子的化身,是來救他們的。要不然他們早就餓死了,孩子也不會長大成人的。但是別人都不怎麼相信,覺得很不真實。


       


       


       


       


       

我,其實也不相信。但是今年老陶去逝了,我爸爸給他抬的棺材,下棺材的時候,有好多人都見了一條黃色的大蟒蛇,盤在挖開的準備下葬老陶棺材的墳坑了,然後就又遊走了。


       

以後又有人看見老陶的墳上經常有條黃蟒盤著。


       


        


       

村里的人都說,也許上輩子老陶救過那條大蛇或是有什麼說不清楚的緣,這輩子里報答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