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的時候,我辭工從南方回家。因為我媽不斷打電話催促我,讓我回去相親結婚,說我都26了,再不嫁就嫁不出去了。我之前其實有男友,因為各種原因而分手了。剛分了幾個月。我並不想很快回去相親結婚。但我媽說風俗,我弟24了。我不嫁他就不能結婚,結了婚也會被人笑會過不好。我想想,反正是要結婚的,就回去了。

我21歲大專畢業就去了南方打工,一開始兩三千,後來每月掙五千多這樣,除了房租和日用,我不敢大手大腳花錢,因為我知道我爸媽供我出來不容易,所以都儘量往家裡寄錢。我媽讓我把錢全寄回去給她存起來,說是等我出嫁時給我做嫁妝。


       

這五年我前後寄回去有七八萬塊吧。我也沒想著要讓我媽把錢全給我,給我兩三萬就行。

回到家後,我媽就讓我去相親。那個男的在鎮上,離過婚的,比我大十幾年,有個孩子,長得很矮很黑,還胖。相親後我姐悄悄給我打電話,問我看中沒有,讓多考慮。我問她怎麼了,她才告訴我說那個男的是把老婆打跑了的。


       

我媽非說我老了,不嫁這樣的也沒人要。後來我才知道因為那個男的答應給6萬禮金。

我當時很激動,和我媽吵,我媽說我弟娶媳婦要十幾萬,她也沒有辦法。


       

我不同意。我說我不嫁,我不用人家有禮金,只要人好就行。我自己有嫁妝。

然後我媽才告訴我說,我沒有嫁妝。他們去年給我弟定過一門親,擺了酒娶回來沒多久我弟就把人家打跑了。我寄回來的錢早被我弟花沒了。


       

雖然心裡也有心理準備,但是我還是不能接受我的父母竟然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當年我姐出嫁的時候,就要了人家不少禮金,我姐現在在她婆家一直很受氣。我們家在北方農村,村裡的人家要是沒有兒子就會受欺負,所以我父母在生了我們我姐姐後拼了命也要再生一個弟弟。從小他們很嬌慣我弟,我弟初中畢業就一直在外面混,整天回家要錢,但他們總相信我弟有一天會發達。

我和我媽大吵了一架,我爸就打我了。像小時候一樣,不管是不是我弟的錯都打我和我姐。我弟回來後,也對我說家裡的女兒只給拿錢回家不可能從家裡拿錢,讓我要麼就嫁,要麼就滾。父母也說不嫁就不要回家了。我就哭著走了。


       

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父母和兄弟。我哭著離開了家,根本沒有辦法留在家過年。以後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看到那些回家過年的人,想到自己,感覺很難過,一路哭過來。

回信:

一,姑娘要堅強。這世界上,靠山靠水靠誰都不如靠自己。父母是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並且引領我們認識世界的人。好的父母會給我們愛與寬容,壞的父母教會我們認識世界也有陰暗的一面。不幸的是你攤上了壞的那一種。父母不可選擇,但我們可以選擇我們要過怎樣的人生成為怎樣的人。

二,回到南方後,找到落腳處馬上去找工作,年末別人都回家過年,咱就努力工作好了。


       

三,從此之後,不要再把錢寄給你父母了。你賺的錢用來提升自己然後去賺更多的錢去過更好的人生。讓你的父母在未來十幾二十年內先吃吃你弟弟的苦頭,等到他們真的老的動不了沒人贍養的時候,你再適當地盡做女兒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