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是某工廠的工人,當年,我們廠效益不錯的時侯,分給我一間兩室一廳的房子,這房子放到如今已經價值不菲了,住在我們周圍的都是老同事老鄰居,後來廠子倒閉,很多人各自謀生,我們那個小區隨著房價上漲 ,也成了租房和賣房的熱門小區。老劉大爺和他老伴兒是在十年前搬到我對門的,他在我們樓下做點生意,看不出來有錢,感覺穿戴普通,據說,沒有兒子也沒有女兒。

我從小父母走得早,公婆在前兩年去世了,說實話,見不得老人可憐兮兮的樣子,所以,一來二去和老劉大爺混熟了,就常常去他家裡幫忙打掃一下衛生,或者老人病了的時侯去給做點飯,我們家有好吃的時侯,給兩個老人送點飯菜。


       

有一次,老劉大爺站在我門口,吱吱唔唔不敢進去,原來是他們手頭上的錢不夠交房租,我替劉大爺墊付了一個月的房錢。事後不久,劉大爺還了我的錢,他還錢的時侯,還跟我提出了一個請求,讓我認他們當乾爹乾媽。大概又過了一年多,乾媽身體不好,去世了。去世的時侯,隻有我和劉大爺在身邊照顧著,劉大爺哭得非常悽慘,我下定決心,要照顧老人。

我跟老公說了這個想法,我老公也非常支持,我們兩口子雖然沒多少錢,可養活一個老人還不算什麼問題,況且,我的兒子已經大學畢業,有不錯的工作,自己買了房子,從來不讓我們操心,對我們也孝順。兒子對我的行為不但不阻止,還特別給予肯定,每逢周末回來,他都會給劉大爺帶一份禮物,什麼點心了,衣服啊!


       

劉大爺在去世的前兩年,我把他接到我們家,因為他已經無法再出攤了,不少熟人都說我傻,說我幹嘛找這樣的累贅?我說,這應該就是緣分吧,現在的人們其實心底都很善良,好多年輕人對流浪貓流浪狗還要積極救助,我這個中年人沒做過這些事,但是照顧身邊有困難的人,這是力所能及的。

劉大爺在去世前的幾天,他的思維很清晰,他跟我說,閨女啊,多虧了你,他交給我一個存摺,我打開一看,嚇了我一跳,裡面有五十多萬。他還告訴了我密碼。


       

我問他這是怎麼回事?劉大爺說,是一輩子存下來的。我拿著這麼大一筆錢,實在燙手,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不知情的人,以為我照顧老人一定是圖錢的,我真的混亂了。

劉大爺去世了,去世不到三個月的時侯,有一男一女找到我,說他們請了律師,讓我把劉大爺留給我的錢還給他們,他們才是劉大爺的兒女。


       

我一看身份證,發現他們沒說假話,可我這麼多年都沒見到過他們出現在劉大爺的家裡,甚至劉大娘去世的時侯,都沒看到他們。

直到那件事過後,我才知道,他們之間的宿怨,他們很跋扈,不斷跟老人要錢啃老,老人不給,他們就鬧,最後還斷絕了關係。老人一氣之下,搬離了之前的住處,和兒女徹底不再往來。


       

如今,老人沒了,卻跳出來要錢,跟我鬧跟我打官司,最後,我勝訴了,不過,當著他們的面,我把錢捐贈到慈善機構,這筆不屬於我的錢,我即使拿了,我肯定也會良心不安的,本來,我做這件事的目的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讓自己更心安理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