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一位名觀自在的覺悟者,他用入靜的方式深入到自己徹底寧靜的內心境

界裡。



照見五蘊皆空

在仔細觀察時,發現人的色、受、想、行、識,竟然全部都是虛無的形

態,這五種因素根本就不存在。


度一切苦厄

這位名觀自在的覺悟者因此而徹底覺悟,解脫了自己的一切苦難束縛。

他也以此方法去幫助眾生獲得解脫,讓他們也超越所有的生死苦難煩惱

等束縛。



舍利子

這時他從寧靜中醒過來,對舍利弗說:舍利子啊(註:舍利子即舍利 

弗)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凡是可看見的物質,它們都是由極微小的顆粒而構成的,若再更深層次

的觀察,會發現這些極微小的顆粒也消失了,變成了看不見的意識能量

形態。所以一切物質在本質上都是以虛無的意識能量狀態而存在(本句

現代的量子力學已被科學證實);而同時,雖然一切物質其本質上雖然

都是以虛無的意識能量狀態存在,但在現實中以我們很粗陋的視覺功能

所看到的,卻是一個個不同的形相。因此可以說,「色本質上是空,空

表相上是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或者更直觀的說,物質和虛空本來當下就是一個。兩者是一體兩面(即

量子力學的波粒二象性,波為能量,粒為形態),色空不二,互為體

相,不可單獨言說的。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我們繼續去觀照我們平常的感受、思想、行為、意識。你會發現,由於

它們都是基於我們的體相而存在的,既然我們這個色身本體都是虛無

的,所以他們的本質也更是虛無的,是根本不存在的,只是我們虛幻的

一種意識執著而已,也都是跟色空一體的道理一樣,不可單獨言說的。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
舍利子呀,更確切地說,只要是我們可以感知到的一切,雖看起來是由

地、水、火、風、空、見、識這些元素合和而成,但事實上都是沒有真

正實體存在的,它們本質上都是空無。這個共同的空無可以勉強給一個

假名——自性。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這個自性永遠都存在的,它從來就沒有生過,因此不存在有消亡之說;

這個自性是無有實體的,所以不用擔心它會有污垢,也無法說它是清淨

的;這個自性是非物質也非能量的,所以既不能說有增加,也無法說會

減少。這個自性是一切萬事萬物萬法萬象的根,它萬古長青、永恆不

變、寂然不動、含藏萬有。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因此,在這個自性的真空裡,是不存在物質形態的;也不會有任何的感

受、思想、行為和意識存在。



無眼耳鼻舌身意.

也沒有我們的眼見、耳聞、鼻嗅、舌嘗、身受、意識這些概念存在。



無色聲香味觸法

也沒有顏色、聲音、香氣、味覺、觸受、佛法的這些名相存在。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既然以上這些都不存在,所以也就不存在眼所看到的空間、耳朵所聽到

的範圍......以及思想所意識到的世界等十八種界限了(十八界為眼、

耳、鼻、舌、身、意六根界,色、聲、香、味、觸、法六塵界,眼識、

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六識界)。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因為自性含藏萬有,為萬法之本,具足一切真正徹底的智慧,所以不會

有無明愚癡存在,甚至連無明愚癡這個概念都沒有。



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因為自性萬古常在,永遠不滅,所以不會有生、老、病、死的現象,甚

至於連生、老、病、死的概念都沒有。生命的十二因緣,從無明起,到

最終的老死循環,都是因為我們執著妄心和身相而產生的種種相續形態

的苦樂喜受,皆由於我們的自性裡自然具足了根本智慧,通過觀照而體

察到了它們全部都是虛妄的,以至於連這些名相的概念也根本不存在。



無苦集滅道

在我們的心性真空裡,既無我的色相存在,也無苦的概念存在,所以也

沒有所謂的人生八苦、集聚無常、生滅涅磐、求道成佛這些方便引導度

化的八萬四千法門。



無智亦無得

因為自性寧靜清淨,能對萬事萬法進行徹底根本的觀照,故能生一切圓

滿智慧,是智慧之母。所以自性裡不存有人為的智慧名相概念,故無智

慧可言,也就無所謂能證得智慧或是讓智慧圓滿了。若有智慧或有所

得,則自性已被遮覆,已找不到自性了,故真自性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

但是,正由於你內心無所希求,不求得到,同時明白了其實也沒什麼是

可以或能夠得到的,你便因此能獲得開悟。



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因此真正覺悟的人,正是按照這種觀心性的方法而獲得真正徹底智慧

的。



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

他們因為明白了一切萬法的本質所在,所以他們的心境是真正自在的,

不會再受外界任何的影響和障礙所干擾。因為心境不受影響和干擾,所

以沒有任何恐懼和苦惱。



遠離顛倒夢想

因此也遠離了一切因妄想、分別、執著而產生的各種幻想夢境之類的顛

倒混亂和錯覺邪見了。



究竟涅槃


從而證得徹底、圓滿、無上的智慧,回歸到永恆的真心自性。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事實上,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切諸佛,只要修此靜心觀心的法門。



得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

皆可獲得無上的正等正覺,實現真正徹底的解脫。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由此可知,由觀心性而覺知我們本有的圓滿智慧的這個方法。



是大神咒

是最有效的秘訣



是大明咒

是最智慧的秘訣



是無上咒

是最高等的秘訣



是無等等咒

是一切秘訣中的秘訣



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它能夠從根本上拔除眾生的一切苦難,這一點真實無疑、絕無虛妄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

在此將如何證悟我們自性圓滿智慧的秘訣提練出來,這秘訣如下:



揭諦揭諦

放下吧!放下吧! (註:放下是唯一實現心性解脫的途徑,所以本咒

語中多次重複。)



波羅揭諦

把心上的一切都放下! (註:心上的一切指一切執著、分別、妄想,

包知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六根六塵六識乃至財色名食睡等等一切染著)


波羅僧揭諦

甚至連我們所追求的清淨、解脫、自在、放下等意識念頭也要放下,心

中不可立有清淨、自在等任何的概念


菩提薩婆訶

這樣就能證得我們的圓滿智慧心性了。

(註:菩薩為何不將咒語的本意講出來,而是講一段無法懂的文字?是

因為我們的心容易染著,若講咒語的本意文字,會讓中下根眾生陷入文

字意思的執著當中,而無法悟得真心本性。本性裡一物一念皆不可存

有,若有則為染著,即不可見性。故不如以難懂之文字教人誦讀,因文

字難懂,故不染文字相,久而久之,達到念而無念狀態,便可怔入自性

三昧當中,而悟得本性!所有咒語皆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