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楊村的張二爺是個苦命的人,他有兩個兒子,老伴去世早,他屎一把尿一把把兩個兒子養大成人,沒想到到頭來,兩個兒子都是娶了媳婦忘了爹的人,雙雙把他給趕出了門。無奈,張二爺只好一個人住在村東頭的一個廢棄的窩棚裡,每天就靠出外撿點破爛,勉強維持生活。 


       


       


       


       

作者:謝慶浩


       

這天,張二爺又出門去撿破爛,來到鎮上的垃圾場裡,張二爺正埋著頭,在臭烘烘小山似的垃圾堆上翻找著有用的廢品,突然,不知從哪跑出條皮賴毛禿的老黑狗,遠遠圍著他直打轉。張二爺嚇了一大跳,該不會是條瘋狗吧?要不它幹嗎對著自己虎視眈眈? 


       

他一跺腳,狗一扭腰,跑開了,可沒多會兒,又跑了回來,搖著尾巴遠遠地看著自己。瞧這狗不像是瘋狗,它的眼神明亮,搖著尾巴低低地叫喚,那聲音弱弱的,分明有著乞求。張二爺仔細再看狗,肚子癟癟的,難道它是餓了,想找自己討點吃的?正好他懷裡揣有兩個窩窩頭,於是就試著掏出一個,朝狗扔去。狗汪的一聲竄了過去,叼起饅頭,貪婪地吃了起來,邊吃邊不時抬起頭,感激地看著張二爺。 

估計這狗和自己一樣,老了無用被人扔掉的,張二爺嘆了口氣,說,得,苦命人配條苦命狗,真要有緣,你就跟著我吧。狗搖著尾巴向他走了過來,還伸出舌頭親熱地舔了舔他的腳面。他背起撿來的破爛回了家,那狗果真搖著尾巴跟了上來,一路跟著他回到了窩棚裡。 


       


       

▲一人一狗就組合了個新家,一起生活。
       


       

每天張二爺出去撿破爛,狗就跟在他身後,伸出爪子幫著扒垃圾,多了個伴,張二爺倒覺得生活多了些滋味。不知不覺幾年時間過去,狗老了,人也更老邁了,張二爺發現,自己的手腳比起前兩年遲緩了,撿不到多少破爛了。加上金融危機,原材料的價格都一路暴跌,更不要說廢品了。價格下降,撿到的破爛又少,二爺的生活更是難以維持,經常是有一頓沒一頓的。 

       


       

張二爺忍不住老淚橫流,都這麼一把年紀了,還硬挺下去有什麼意思?不如一死解脫算了。這樣一想,他爬上村子後面的一座懸崖邊上,閉上眼睛正要縱身往下跳,突然有什麼東西拉住了自己的褲管,二爺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老黑狗,它居然一路跟了過來。 


       

老黑狗喉頭嗚嗚地低叫著,死死咬住二爺的褲管不放,二爺肚子咕咕作響,他勒了勒腰帶,對老黑狗說:「老啦,沒用啦,與其活活餓死,還不如縱身往下一跳,給自己一個痛快呀!」 


       

老黑狗搖了搖尾巴,放開二爺的褲管,扭頭從身後叼上個東西,二爺一看,不由得愣住了,是把刀! 


       

老黑狗叼著刀直往二爺手裡送,二爺接過刀,一臉茫然,難道狗想送刀給自己抹脖子?老黑狗四腳一趴,兩眼垂淚臥在二爺的面前,二爺這才醒悟過來,原來老黑狗是讓自己殺它的啊!他把刀子遠遠一扔,緊緊地抱住老黑狗:「我怎麼捨得吃你?就你這皮包骨的模樣,就算殺了你也剝不下幾斤肉來啊。好,有你這樣對我,我一定要努力活下去,撿不了破爛,我就和你一起去乞討,多活一天就是我們這兩個老傢夥的勝利啊!」 


       

第二天,張二爺帶著老黑狗踏上了乞討的道路。他們一路乞討著走到鎮上,經過一個木器加工廠,發現裡面圍了好多人,二爺好奇心起,帶著老黑狗走過去看熱鬧,一問,原來是個工人使用電鋸的時候,不小心鋸斷個指頭,此刻,人們正忙著給他止血呢。 


       

看了一會兒熱鬧,張二爺正要離開,老黑狗突然汪的叫了一聲,衝了上去,二爺嚇壞了,這老黑狗想幹什麼?他忙喝叫老黑狗回來,可一向聽話的老黑狗這回卻充耳不聞,逕自衝了上去,張二爺正手足無措的時候,老黑狗做出了驚人之舉,它一口叼住了掉在地上的那個手指頭,咕的一聲吞下了肚!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這手指頭還得拿到醫院做再植手術呢,現在給狗吞下肚了,這還了得?騷動中,有人一聲大喊:「不能讓狗跑了,快逮住它,殺狗取出手指頭來!」 

      
       

狗大概給嚇壞了,也沒跑,很快給人放倒在地。張二爺流著淚,卻毫無辦法,眼睜睜看著別人把老黑狗四腳分開,用一把鋒利的刀子劃開了它的肚子,血淋淋把胃整個給掏了出來。奇怪得很,老黑狗的胃脹鼓鼓的,張二爺糊塗了,家裡都兩天沒米下鍋了,老黑狗吃了什麼,能把個肚子吃得這麼飽脹? 


       


       


       


        

▲狗寶是生長在狗胃里一種石頭樣的東西,傳統中醫認為具有降逆風、開鬱結、解毒之功能。


       

胃切開了,指頭完好無損,而老黑狗的胃裡居然有著個圓溜溜的東西在裡面,像個小皮球,卻石頭一般堅硬。「老頭,是狗寶呀,這麼大的狗寶我們還是聞所未聞呢,是無價之寶,你發達啦……」有人高聲嚷了起來。 


       

接過溫熱的狗寶,張二爺看了地上的老黑狗一眼,老黑狗早就斷了氣,但一雙眼睛還是大睜著定定地看著自己,就在一瞬間,它的眼眶裡,分明滾落了兩顆大大的淚珠!張二爺什麼都明白了,他蹲下身,緊緊抱住老黑狗,放聲大哭起來…… 


       

張二爺厚葬了老黑狗。賣了狗寶的錢,他全部捐了出來,讓人們蓋了間敬老院。而敬老院就緊挨著老黑狗的墳,張二爺要讓老黑狗永遠守護著敬老院,讓他可以看見這裡的老人,個個都是那麼快樂而又幸福地安享著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