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翻攝自sina)

他的妻子因為意外事故離開他身邊已經四年了,他因為無法兼顧父母雙親的角色而感到挫折。

  有一天晚上回到家,他隻是很簡短地和孩子打個招呼,就因為身體疲累,不想吃晚餐,脫掉西裝之後就直接往床上躺下。就在那個時候,砰的一聲,紅色的湯汁跟快速面瞬時弄髒了床單和被單,原來有碗快速面在棉被里!這小子真是的,他拿起一個衣架,跑出去,往正玩著玩具的兒子的屁股就打。



  兒子邊哭邊告訴他:“飯鍋里的飯早上已經吃完了,到了晚上,見爸爸還不回來,他就在櫥櫃的抽屜里找到了快速面,想快速面吃、可是想到爸爸說不能亂動煤氣,所以他就打開洗澡的水龍頭,用熱水泡了快速面,一個自己吃,另一個想留給爸爸吃。怕快速面涼掉,他就把它放在棉被里焐著,等爸爸回來。由於正在玩向朋友借來的玩具,所以爸爸回來忘了講。”

  他不想讓兒子看到自己流淚,所以衝到洗手間,將水龍頭打開,大聲地痛哭------過了好一陣子,他打開兒子的房門一看,發現兒子已和衣睡著了,臉上滿是淚水,手里還拿著媽媽的照片。



  從此,他更加用心地去照顧兒子,兒子進入小學讀書後不久,他再一次打了孩子。那天老師來電話說,兒子沒有去學校,他立刻請假回家,滿世界找兒子,幾個小時後在一家文具店的門口,看見兒子站在電動玩具前面,於是他生氣地打了兒子,兒子並沒有說出任何的解釋,隻說了聲對不起。

  一年後,他接到小區郵局的電話,說兒子把一捆沒有寫地址的信,惡作劇地放進郵筒里。每年到了年底,正是郵局最忙碌的時候,所以這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困擾。他立刻跑到郵局,領回了那一捆惡作劇的信,回家後把信丟到兒子眼前說:“你為什麼要這樣惡作劇?”兒子哭著回答說:“這些信是我要寄給媽媽的。”他的眼眶紅了,接著問兒子:“為什麼一次寄這麼多信呢?”兒子回答說:“以前我要把信投進去的時候,因為個兒太矮,所以沒辦法投入。最近我已經夠得著了,所以我就把以前沒有寄的,一次全部都投進去了。”他聽了以後,心中一片茫然,不知道該對孩子說什麼話。過了一會,他說:“媽媽現在在天上,以後你寫完信,把信燒了,就能送到天國去。”

  孩子睡著之後,他打開了那些信,想了解一下孩子想跟媽媽說些什麼,其中有一封信徹底攪動了他的心。


  親愛的媽媽:
  我很想念你!媽媽,今天在學校里有媽媽和孩子一起的才藝表演,但是因為我沒有媽媽,所以就沒有去參加,我也沒有告訴爸爸,怕爸爸會想念媽媽。結果爸爸到處去找我,但我為了讓爸爸看到我很開心的樣子,所以故意坐在電動玩具面前。雖然爸爸罵我,但是我到最後也沒有告訴他原因。媽媽,我每天都看到爸爸對著你的照片發呆,我想爸爸也跟我一樣,很想念媽媽吧!


  媽媽,我現在已經記不清楚你的聲音了。 媽媽,請你讓我在夢中,再一次能夠看到你的臉,聽到你的聲音,好嗎?
  聽說把想念的人的照片放在懷里睡覺,就會夢到她,可是,媽媽,我天天晚上這樣做,為什麼你還沒有出現在我的夢里呢?

  讀完這封信以後,他嚎啕大哭。他不停地問:自己要怎樣才能填補妻子的空位呢。



當我們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就意味著承擔了極大的責任。已經當媽媽的女同胞,不要加太多班,已經當爸爸的男同胞,不要喝太多酒,不要抽太多煙,請務必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可以好好疼惜你的小寶貝,千萬不要為了收入而預支健康,沒了健康,名利又算什麼,不要總想著等我以後有錢時再如何如何,因為,誰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呢? 誰知道有多少個以後呢?好好珍惜所用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