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32歲了,未婚,應該屬於人家常說的那種黃金剩女吧。

如果在大城市,我這個年齡沒結婚的人比比皆是,但在我們這個三線城市裡,22歲有孩子的都不少。如果在大城市,月薪一萬,也是低收入人群,但在我們這個三線城市裡,我月收入一萬五,絕對是金領了。每個月的薪金可以在買一平米我們市裡最好地段最好樓層的房子。

但我並不被人羨慕,這個城市裡的女人,隻要沒嫁出去,都會被看做有缺陷。


       

可我並不想按照大多數人那樣生活,我對婚姻毫無好感,有些懼怕,有些厭惡。所以我不但不去相親,也拒絕著追求我的男人,我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工作和賺錢上,我覺得金錢比男人更能帶給我安全感。

之所以我會有這樣的態度,跟我的成長有很大關係。

我父母的關係不好,關係不好的原因是我爸不好。在我記憶中,我爸出軌有五六次吧,我說的出軌就是那種包養情人,鬧得沸沸揚揚的那種,至於去夜總會之類的地方找小姐的事都不計在內。


       

我一直清晰的記得我五歲那年我和媽媽在姥姥家住了兩天,回家時親眼目睹了我爸和一個女人光著身子在床上滾。

我媽瘋了似的去廝打,那個女人跑了,但我媽被我爸打得很慘。

我一直記得我媽的哭聲,也清楚的看到我爸的光著身子用拳頭暴打我媽的情景,男人的身體,我是那時看到的,那麼醜陋。

那時,我怕得要死,我怕我媽會死。


       

我媽在床上躺了三天,哭了三天,三天後,又和從前一樣了,送我去幼兒園,給我和我爸做飯。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但我不能了,我見了我爸會發抖。我爸以前對我挺好的,但我再也不能親近他了。後來他也漸漸地不喜歡我了。

那次是我見過的我媽對我爸出軌的唯一一次抗爭,她輸了,便徹底認輸了。

在我長大懂事後,我知道我爸的出軌,我見到他有恃無恐的在家給別的女人打電話,但我隻見到我媽哭過,卻沒見到我媽再跟我爸吵過。


       

我中學的時候問過我媽為什麼不離開我爸,我媽說:為了你啊,沒了你爸,我那點工資怎麼供你上學?

我發誓要好好上學多多掙錢,我要給我媽快樂的日子。

我做到了,高考的時候我考到了全市第三的成績,上了好的大學。我原本有機會留在北京工作的,我跟我媽說讓她來北京和我一起住,可我媽不肯,她說,在北京,那麼多車她眼暈,那些地跌,地下通道她都看不明白怎麼走。

我媽不肯離開,我就回來了,在我們這裡最好的企業里幾年時間做到了中層。我心無雜念,隻想掙錢,讓我媽後半生過的舒心一點。

我爸也許老了,這兩年似乎安生些了,我想怎麼也是生我養我的親爹,如果他不再欺負我媽,我就多孝敬他們吧。


       

可我沒想到,我爸又出軌了,出軌的對象竟然是我表妹!

我媽老家堂姐的女兒來我們這座城市進修,為期半年。因為我在公司附近買了房子,不在家裡住,家裡我以前住的那間房,我表妹就住了。

我表妹28歲,我爸55歲。這樣的年齡差,這樣有悖倫理的關係,就在我媽眼皮子底下演繹了一場不倫戀。

我媽哭著給我打電話,我憤怒的回了家。


       

我把我的表妹的東西從我家扔了出去,給我表姨打了電話讓她把她女兒接走。沒想到,我爸又一樣一樣的把東西撿回來,他說這是他買的房,他想讓誰住就讓誰住。

我對他說:這是你們婚內財產,你的房子也是我媽的房子,我媽不讓誰住,誰就不能住。

我爸大言不慚地說:你問你媽說過不讓她住嗎?

我媽支吾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真是明白了什麼叫「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了。


       

我把我媽接到我那裡,整天守著他們是會被活活氣死的。

我給我媽買了新床新被子,全套新衣服,從裡到外,包括睡衣襪子。我帶她去燙頭髮看電影,我甚至帶她去打麻將,我想讓她的心思從我爸那裡解脫出來,這世界上,原本就不隻是伺候男人這一件事。

我媽過得也挺高興,但沒想到我爸一個電話,就把她打回原形。

我爸說:你現在過的不錯了,我們乾脆離婚吧。你也過點舒心日子,我也過我的自由生活。我這一輩子都耗在你身上了,我也該鬆快鬆快了。

我媽接到電話馬上就回去了,可回去後她發現,門鎖已經換了。


       

我媽給我打電話,痛罵我,哭的比知道我爸和我表妹好的時候還撕心裂肺。

我媽說自己守了一輩子的婚姻被我毀了,我爸從來沒說過要和她離婚,無論他在外面糟成什麼樣子,但他都沒說過離婚,隻要不離婚,這個男人就是我的,現在她五十多了,如果離了婚,還有什麼臉活著啊!

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了。我找了開鎖公司,讓人把門撬開了,我把我媽送了回去,我說你如果不離,就跟他在這兒耗著吧。


我媽說:你一定要想辦法不讓你爸和我離婚。不然我會恨死你的!

我的心冰涼一片,我真的做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