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小分队进入茫茫月亮山,开始了艰辛的探秘之旅。


   

月亮山野人传说一传传了70年

提起野人,也许你立刻就会想到神农架,其实,在横亘黔桂两省区的茫茫月亮山中,野人的传说流传了70年。

“徒步穿越月亮山”的穿越队伍到达榕江后,连续3天与曾在月亮山区工作的干部及对野人行踪进行多年研究的人士接触,他们对月亮山区野人的存在深信不 疑,还向记者讲述了几个或亲身经历或当地群众传得沸沸扬扬的野人的故事。在月亮山腹地水尾乡和计划乡工作长达6年之久、现为榕江县政府副县长的龙安跃讲起 野人传说,一脸的兴奋。

计划乡计划村是月亮山腹地的一个古老的苗族村寨,这里的人们世代靠狩猎为生。1930年6月份的一天,12位男子领着他们的猎狗一起到上山打猎。
突然,犬吠大作,猎人们立即举枪瞄准,但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一个人形的企立式动物站在两颗大树之间,一双惊恐的眼睛充满敌意地盯向猎人和猎 狗,长长的头发披于腰际,浑身上下长满黑中透黄的毛发,而在脸颊处却没有毛发,直接可以看到黄色的皮肤,胸部两只硕大的乳房还在流着乳汁,依然是没有一点 儿毛发,整个形状与女性人体毫无二致,身高长约6英尺。

“母性野人!”狩猎头人被眼前的动物惊呆了,而与此同时,狂吠不止的猎狗一个个鱼贯地冲了上去。哪曾想,力大无比的野人抓起一只猎狗劈腿就撕,随着 猎狗的一声声惨叫,11只猎狗均被撕成两半,猎人们扣动了扳机,一大股殷红的鲜血从雌性野人的大腿处冒了出来,“扑通”,雌性野人跪倒在地上,众猎人一齐 围上,将野人捆了个结实。


   

当夜,计划村的男女老幼们将野人的肉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幅白白的骨架。1950年代后期,国家有关部门获知此情况,从村民手中收走了这幅极具科研价值的骨架。当年参与围猎野人的群众至今仍有部分健在。
66年后,时任计划乡党委书记的龙安跃在计划乡摆拉村又“见证”了一桩野人“制造”的命案。

1996年1月18日,摆拉村一六旬老汉在乡场上购置完年货归家,途经一牛圈时,被一雌性野人掳走,沿着山坎下一处茂密的森林,野人将老汉拦腰抱在一片空阔的草地上,将老汉强暴,老汉因此命赴黄泉。

虽然整个强暴过程被放牛的村民全程目睹,但老汉究竟缘何而死还是引起了公安机关的关注,最后经尸检认定,这是一起被激烈性虐致死案。

当地的村民有很多都亲眼看到过野人,因不知是何动物,当地村民常称野人为“变婆”、“人熊”。1996年采集到了野人的毛发,野人凝固的血块和野人 粪便等物。据朱法智统计,仅在月亮山区,就有1000余人称看到过“野人”。这与我国发现“野人”最多的地方神农架相比,目击者多出近3倍。

有许多村民向记者描述了野人的体态特征,称有不少村民亲眼目睹过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