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畢業那年,我雖然以不太理想的分數考上了本地的一所大學,但當時哥哥已經上了大學,家裡的貧困的條件很難供得起兩個大學生,我實在不忍心讓爸媽再藉錢供我們哥倆唸書。我決定出去打工,賺來的錢供哥哥唸書,這樣就減輕了家裡的負擔。爸媽和哥哥誰也沒能勸住我,我收藏起錄學通知書,扛著一包行李就去了南邊某特區城市打工。         



       


在我的幫助下,哥哥順利完成了學業,並在城裡找了工作並成了家。嫂子是之前我們同村的姑娘秀琳。我和哥哥以及秀琳,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自不一般。記得小時候總有人在我們面前開秀琳的玩笑,秀琳,等你長大了,你是嫁給何春還是何冬啊?秀琳被問得不耐煩,就說了一聲,我都嫁,他倆我都喜歡,你們管得著嗎?        


而秀琳當初的一句玩笑話,沒想到日後竟變成了現實。秀琳是高中畢業後沒有考上大學,進城打工。後來她家覺得我哥比我有出息,就和我爸媽商量讓秀琳嫁給我哥,雙方家里以及一對年輕人也沒什麼意見,我哥在工作後很快和秀琳成了婚。        



       


可天有不測風雲,哥哥在一次騎著電動車為單位送材料的途中,被一輛突然變向的卡車撞到,送到醫院搶救了四天最後還是沒能救過來。這突如其來的災難給我家帶來的莫大的打擊,從那之後嫂子秀琳更是話越來越少,每次見到她時,我喊一聲嫂子,她只是點一下頭而已。爸媽說,就算他們和秀琳見面,秀琳最多也只是喊一聲爸、媽後就不再多說一句。        


而讓秀琳變得沉默不語的原因不止是哥哥的意外,在哥哥出事前半年,她爸也突發腦血栓去世,家裡留下媽媽和上高中的妹妹,秀琳身上的擔子無形中加重了。好在當時哥哥在世時也是通情達理的,都是主動讓秀琳往娘家多寄錢。秀琳很慶幸找了像哥哥這麼通情理的老公,所以兩口子是格外恩愛。        



       


秀琳是我嫂子,我自然把她當成親人,我知道她在城裡打工掙得不多,就每月往家寄錢時囑咐媽媽,拿出幾百元給嫂子家,一定要讓秀琳嫂子的妹妹繼續唸書。倆家都是親家,又都接連遭遇家庭變故親人離去,自是沒有說的。後來,秀琳知道我寄錢讓我媽給她家,就發信息給我說,謝謝你,以後不用寄了,我自己能行。我沒有聽她的,繼續給嫂子家錢。        


哥哥離開一年多後,聽說有人給秀琳介紹對象,可她都沒有答應,甚至一次都沒有跟人家去相親,我知道秀琳心裡還有哥哥的位置。        



       


但後來,我媽和秀琳媽突然覺得我和秀琳應該比較般配,就極力說合我倆在一起。我心裡雖然曾經喜歡年少時的她,但自從她變成了我嫂子之後,我就再也沒動過這個心思。我想秀琳也是如此吧。她果然也是對雙方媽媽說,這不行,不行,這事就暫時被放下了。        


事情的轉機卻是因為秀琳媽的一場大病,聞訊她媽病危,我媽也特意讓我請假從南方趕回來,我和秀琳輪流護理病重的她媽,她媽在一次醒來後,拉著我和秀琳的手說,我若走了,除了放心不下二丫頭,就是你們兩個,但二丫頭有你倆的照顧我也不擔心了,可是你倆都是苦命的孩子,這麼大了還都一個人,一個在南方一個在這邊都自己過自己的日子,多苦呀,我就是走也閉不上眼哪!媽求你們一件事,這是老話了,趁我活著還有一口氣,你倆能不能在一起,就像小時候那樣,在一起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只要你倆能在一起互相有個照應,我就會放心地走了……        


這個台階雖然不好下,可是為了答應老人最後的要求,我和秀琳還是答應了。秀琳媽一看我倆都應允了,就趁熱打鐵地說,下午你們就都回去取戶口本,明天領證給我看,我一看到或許就好了。我和秀琳覺得她媽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可都無奈按著她的要求去做了。        



       


或許還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秀琳媽,不對,現在已經是我的丈母娘了,竟神奇般地越來越好,那些天我這些年我最開心的時候,因為我看到我們倆家人的臉上都掛著微笑。        


等丈母娘出院了,我決定回南方繼續工作。但丈母娘卻對我說,你和秀琳既然都成家了,就別總分開了,我和你媽早就想抱孫子了。我想也是,就回到南方到公司辦理了離職手續,回到這邊城裡又找了一份相同專業的工作,雖然工資上相差兩千多元,但畢竟也算能夠養家度日了。        


我和秀琳雖然是被丈母娘逼著結了婚,在一起生活後,她也沒有拒絕履行做妻子的義務,可她卻還是如以前一樣,一句話都不說,我沒有怪她,我知道,在她心裡有個坎無法過去,那就是她嫁給了我哥後又嫁給了我,這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笑話,於她而言好像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結婚兩年,我和秀琳沒說過一句話,生活中的溝通,除了靠短信、字條,更多的是靠領會。兩年婚姻,我倆做夫妻之事也不過二十次,每次我有要求,就是挪過身子去摟住她,她則默默地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我們的夫妻生活每次都是在黑暗中進行,說實話,也談不上質量,那就是一種形式上的應付。但好在無心插柳柳出芽兒,秀琳竟然懷孕了,聽到這個消息,家人們都開心死了。可秀琳卻仍是那般表情,也無話可說。        



       


秀琳選擇了順產,兒子的降生,給我們的家庭帶來無限快樂,也令我覺得家庭上的擔子更重了。我加班加點工作,秀琳則在家全權負責照顧我們的孩子。在兒子一周歲的一天,我剛下班回來,進門當然是先看我的寶貝兒子,秀琳正在哄兒子玩,她見我進來了,忽然拉起兒子的小手指著我對他說,叫爸爸,兒子非常聽話卻不是很清楚地衝著我叫了一聲“爸爸”,當時我聽到秀琳和兒子的這兩句話,覺得這是世間最美的語言,不知怎的,眼淚一下子就湧出來了。        


原來,秀琳在我不在家的時候,在啟蒙兒子發聲說話時,她讓兒子首先叫的不是媽,而是爸,雖然這兩年多她當面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但是在她內心已經把我當成是她的老公了。我不求將來我會完全代替我哥佔據秀琳心裡的位置,只希望在生活中她和我說的話會越來越多。        



       


我也特別感謝我的丈母娘,在當時她生病後明明身體已無大恙的情況下,卻偏偏使了一個苦肉計讓我和秀琳結婚。我希望我們曾經不幸的兩家人,以後永遠幸福地在一起,開開心心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