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31才結婚的,他整整大母親9歲。 父親算是個孤兒。

祖母生下他不久就染病走了,祖父一手爹,一手娘,把父親拉扯到9歲時,自己卻在工地上出了事,也撒手走了。 半大的孩子,生活都成了問題。祖母的三哥是個石匠,看到外甥可憐,就把父親叫到身邊 ,跟他學手藝。一晃,父親就到了結婚的年齡,三舅爺說,「孩子,你別怪舅,咱可拿不出像樣的彩禮!」


認識母親,是因為給她家鑿石磨子。父親雖長得不俊,但高大魁梧,幹活出力,石磨鑿得好用又漂亮,贏得了母親一家人嘖嘖稱讚。三舅爺是個精明人,一看就趕緊 在一旁說,「娃是好娃,但就是到現在還沒定下個媳婦!」聽了這話後,外公看了父親一會說,「我倒是有個女兒,只是不知她的意思?」


徵求母親意見時,她的臉「唰」地紅了,這幾天父親在家幹活,她早就看出了父親是個勤快實誠的人,心裡也有了幾份好感,便說,「婚姻的事,聽爹爹的。」就這樣,父親沒有花一個子,就娶了母親。



沒有給母親像樣的婚禮,婚後的父親就對她百般的好。在外面幹活,總要帶一個圍巾或一卷布回來,有時也帶幾個橘子或包子,從不空手。母親吃時,他就在旁邊樂 滋滋看著,母親要勻給他一個,他連連擺手,「早就吃過了,你吃!」其實他哪裡捨得吃。 母親生下大姐後,才發現沒有奶水,吃豬蹄、喝豆腐湯的辦法想遍了,可依然只有幾滴奶,急得孩子哭,大人哭。父親出去了一會了,然後變戲法地拿出了一袋奶 粉。那個年代,奶粉對一個農家孩子來說,那就是奢侈品。從此,為了掙奶粉錢,父親便常常去外地給人鑿石磨。




改革開放後,機器磨代替了石磨,父親便在母親的建議下,改鑿了門墩石和刻碑。門墩石的活母親幫不了,但刻碑時,母親就過來幫忙,她拿一個鋼釺,叮叮噹噹地幫父親刻人物。父親不讓,母親卻笑著說,「這又不費勁!」


家裡是父親掙錢,但管理的是母親。父親開玩笑說,「我把每分錢都上交給你娘了」.母親卻說,「我只不過是你爹的一個櫃子。」在安葬外公時,兩人為了錢卻出 現了分歧。母親的意思按自己的財力,盡力就行,可父親卻說,「砸鍋賣鐵,也要老人家風光一回!」「那以後日子過不過?」「過,但錢不用你操心!」


父親說到做到,外公的葬禮就格外隆重。村子裡的人嘖嘖地說,「娥兒(母親)找了一個重情義的男人。」但誰知道,父親為了還上債務,背著家人還偷偷賣過幾次血。 那年,當母親查出重病時,父親的眼淚就簌簌地滾落了,「你娘,跟了我一輩子,沒享幾天福,怎麼就……」那些日子,他寸步不離地守著母親,誰都不讓替,「讓 我守著吧,守一天少一天呀!」說著,父親泣不成聲。



母親還是走了,在安葬的那幾天,父親卻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一切事情都要他親自安排。下葬那天,父親把他的一張照片放在了母親身旁說,「他娘,等著我,可不 敢把我忘了,我很快就去找你了……」父親的話讓在場的人無不掉淚。 安葬完母親的那天半夜,卻隱約地聽到父親在他屋裡抽泣。


母親走了,父親一下衰老許多。兄妹都要接他去城裡,他卻說:「我哪兒都不去,我住在老屋,我怕你娘 回來,找不見我。」他固執地留在鄉下,直至他去世。 父親和母親一起生活了37年,他們也有過爭吵,但他沒有罵過母親一句重話。按父親的話說,一個女人,在你最貧窮的時候跟了你,你還有什麼好說,那你就得一 輩子疼她,人得學會感恩!

父親走後,按照他的遺願,埋在了母親的墳旁,他永遠守候著母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