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手將她從窮學生拉到經理之位,她卻要我傾家蕩產,還要搶我老公!

我的家鄉是釀酒之鄉,我爸釀製的白酒遠近聞名,我從小耳濡目染也跟著父親學到了不少釀酒的方法,父親去世後,家裡的釀作坊就交由我管理。

我希望把灑坊壯大,發展到市裡去,因此我成立了一家公司,在我的努力下,公司的規模發展得很快,業務越來越多,我需要一個能幹的人幫忙。就在年初吧,我發現銷售員裡有一個叫張青的女孩,業績非常亮眼,我看了她的簡歷,原來她還是一個大學生。

我找張青聊了聊,覺得這姑娘頭腦靈活,非常有想法。

我想讓張青做公司的經理,但我是家族企業,妹妹和弟弟的想法非常保守,就是不想讓外人插手管理,所以我只好讓張青做業務總代理,不過她行使的權利和經理差不多。

為了能讓妹妹能接受張青,我經常帶妹妹和張青吃飯,還安排妹妹和張青一起吃住逛街,讓她倆熟識起來。


       

有一天妹妹哭著來找我,說張青勾引她的男朋友劉勇,我知道妹妹對張青有成見,所以不太相信她的話。我找來張青一問,果然張青矢口否認,我妹妹火了,對著張青喊你們討論業務能討論到賓館和家裡去啊,說著衝上來對張青拳打腳踢,我把她倆隔開,「這種私事還鬧到公司,丟不丟人!」

為了寧事息人,我把張青和劉勇都調離了原來的崗位,讓他倆少接觸。正巧A市有一個酒商找我合作,A市是近幾年興起的工業城市,商機很多,我也正想拓展業務,就讓張青去A市籌備分公司的開業。

張青的業務能力確實強,才一個多月就提交了詳細的市場報告和財務報告,還拿下了一個大訂單,我決定不管弟妹怎麼反對,在新公司開業的第一天,一定要提拔張青當經理,因為我太需要一個能幹的人幫助我了。

國慶節前我去A市出了一趟,因為業務順利,我就提前兩天回來。開車路過我們公司時,看到張青辦公室的燈還開著,心想這都快十一點了,她還在加班,正好我車裡有A市的特產,就想拿上去給她。

走到樓道口,張青和劉勇一齊從辦公室裡了出來,我一愣,怎麼他倆會在一起,妹妹說他倆有私情沒說錯嗎,我為了避免尷尬,就躲到了一旁。

我聽到劉勇小聲問張青:「紅姐的老公你搞定了嗎。」張青說:「她老公好搞定,倒是你那邊怎麼樣。」劉勇說:「李玫(我妹妹)被我吃得死死的。」


       

他倆走遠了,後面的話我沒聽清楚。我當時整個人都傻了,直覺告訴我,他倆的話有問題。

我偷偷調查張青,不查不知道,原來這女人居然瞞著我在A市另註冊了一家小公司,把我的客戶基本都挖過去了,還想乘著我商標沒註冊下來,要把我的商標也搶過來。

除此之外張青還在做假賬,偷偷轉移資產,我看著調查結果嚇出一身冷汗,幸虧發現得早,否則整個公司就沒了。

因為還在蒐集證據,我不敢對張青表現出厭惡,表面上還和以前一樣,我現在連家也不回了,因為一看到老公就會想到他和張青背地裡搞在一起,真是噁心地想吐,我決定等事情公開了,我就和老公離婚。

終於等到了那一天,我在公司例會上當場公布了張青和劉勇勾結,預謀侵吞公司的證據,同時將張青和劉勇告上法庭。

我的妹妹居然還護著劉勇,說這都是張青的錯,劉勇是被迷惑的,讓我只告張青一個人就行了。我老公更令我氣憤,他居然請律師幫張青打官司。

我抽了老公一記耳光,說你這麼喜歡這個女人就和她一起過吧,老公讓我冷靜,他對張青沒有私念,只是想挽救她。


       

老公是教育局的,十三年前他們下鄉資助貧苦學生,張青就是他的資助對象,沒想到張青那個時候就喜歡上了他,一直藏著他寫的鼓勵信,大學畢業後,張青找到教育局,拿到老公的地址,然後向老公向他表白,老公拒絕了她,此後張青便進了我的公司當銷售員。

老公認為張青是因愛生恨,才幹出那些傻事,之前張青表白的事,他也沒和我說,怕說我辭退張青,因為他也覺得張青能力不錯,能幫我。

「你倆真沒滾過床單。」我又驚又喜,老公生氣地說:「你不相信我的話,可以找張青對質。」

第二天,我把老公和妹妹都叫到辦公室,給他們調查資料,張青和劉勇在進公司前就認識,兩人是一對情侶。張青確實是因為我老公的拒絕起了歹念,她恨我,所以想搞垮我的公司,而劉勇還死心塌地幫張青,居然願意為了她,和我妹妹假裝戀愛。

我對老公說:「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說他是因為愛你,才想搞垮公司,但她此後一直和劉勇在一起,她看她誰都不愛,真正愛的只是錢。 」老公半天都沒吭聲,回家後就給律師打電話,讓他停止為張青辯護。

我停止了在A市的業務,就是因為公司擴張太快,漏洞多了,才讓張青這種女人鑽了空子。賺那麼多錢有什麼用,差點連老公都沒了,我決定乘年輕和老公要個寶寶,生意要顧,家庭一樣要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