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又很晚才回來,身上的香水味依然帶著毒藥的味道,我知道那個女人,很年輕很有心機,曾有意無意的出現在我的生活裡。

曾經我只是當她是鄰家小妹,在同一個瑜珈班裡聊得極其親近。

她說她已婚,每次和我聊起她的丈夫時都一副甜蜜的表情,那種恩愛確實令我羨慕,因為我和黎剛早已平淡如水,連性生活都沒有了。

我也會跟她說起和丈夫的過去現在,包括他的一些小缺點,她很認真的聆聽,沒有一點異樣。

聰明的小三耍起心機來很可怕,當黎剛氣沖沖回來,控訴我為什麼要害方茵小產時,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是誰。                             





方茵跟我說她懷孕了,我給她送去補品後,她往補品裡注入了藥物,真夠狠啊!

不惜犧牲自己孩子來陷害我,我百口莫辯,也真的是笨到引人嘲諷。我們都認識將近半年了,卻一直沒有發現她心懷鬼胎。

我悲傷的看著黎剛,對他說:我們結婚20年,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清楚嗎?她的話,你就絲毫不懷疑?


                            


黎剛沉默,再開口卻是為她辯解,他說:方茵一直很想要一個孩子,她身體弱,好不容易懷上,她怎麼可能會不要呢?

所謂的哀莫大於心死吧!還有什麼能比你的丈夫為了小三不信任你更受傷呢?




我說:為什麼不可能?你很渴望和她有個孩子嗎?她可你聰明多了,更比我聰明,你已經有兒子了,她不是非得生下這個孩子,但她想要和你結婚,道理很淺顯,但你的心已經偏私,我說什麼又有什麼用呢?

黎剛目光閃爍,眉頭皺過又舒展開來,最後走了去。再回來,更堅定要離婚。

我說:離婚可以,讓我去看看她吧!看完我就和你去民政局。黎剛答應了,卻說沒有空,讓我自己去。


                            



我想黎剛不願意陪我去是心中還有那麼一點愧疚和惻隱之心吧!一切都是要了結的,我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這段早在幾年前就該結婚的婚姻,是時候了。我做的夠多了,也裝聾作啞夠久了。

方茵沒有想到我會來,忙起來,招呼我坐下,臉色還很蒼白。

她漸漸升騰起了淚水,向我道歉,說:姐姐,對不起,我真的很愛他,請你原諒我的所作所為,我和他在一起三年了,他多次承諾會娶我,但都沒有向你提出離婚,所以我只能這樣逼他······




方茵哭得楚楚動人,當真讓人想恨都恨不起來,我心中哀痛,卻不願再去斗,結局已然明朗,我鬥不過這個女人。

我問:一切都不能成為理由,你是個處心積慮接近我,連自己孩子都能殺的女人,何必裝作一副無辜的模樣?你很聰明,對你而言,可謂是大獲全勝,丟了一個孩子,但卻贏得了婚姻和錢財,我想你也是害怕黎剛會選擇凈身出戶吧?




                            


方茵臉色煞白,不想我竟能猜出她內心的想法。

我說:如果黎剛是你想要的,給你又何妨,但你卻失去了婚姻裡最基礎的信任,他會為孩子的事和我離婚,但你覺得他真的不會懷疑你嗎?

我離開了醫院,去了民政局,沉默簽字那一刻,一切都煙消雲散了。對於女人而言,離婚是生命中難以承受的傷害吧!但既然已經發生,錯不在我,愧疚不在我,我何不好好活?

我記得那一幕,幾個月前,瑜珈室外,方茵和一個英俊男人在走道裡拉扯,她讓他以後別再來糾纏,他問那孩子這麼辦?她說,我自會處理,不用你費心。

我知道那個孩子不是黎剛的,但是我什麼都沒有說,說了黎剛也不會相信,畢竟我沒有證據,孩子已經流掉,她做得很乾凈,一切就讓他自己慢慢發現吧!我們的戰場變成了他們的戰場,不勞我費心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