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十歲開始交往的女人大我五歲,卻非常的囂張。
最初是我先喜歡上她,花了一年追她,總算讓她成了我的女友,但我卻幾乎被她當成寵物。
 
隨著交往,她也越來越傲慢,吵了好幾次架都沒有改善。
明明就瞞著我自己去聯誼,卻連我妹妹打電話來她都要發脾氣。
 
記得有一次她偷吃,而我終於發脾氣跟她大吵,她居然跟我說:
「我跟A(她朋友)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只有五次根本不叫偷吃。」完全沒有反省。


 


而我再也無法忍受這個女人,我明確感覺到我對她的愛意已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復仇的念頭。


但當時我並沒有發作,只是說:


「我知道了。只要能跟你交往就應該感到幸福。抱歉。」


「知道就好。幫我按摩吧。」她則得意洋洋。
 
之後又過了五年,她也已經三十三歲,而我的收入也相當穩定。


她到了被催婚的年齡,只要我跟她一起出現,她的家人朋友總會投來「你們什麼時候要結婚啊」的眼神。
 
當然,自尊心極高的她是絕不會跟我提起這件事的。但她卻自己辭了工作,似乎要為結婚做準備,在我眼裡看來相當可笑。
 
有一天,我將她約了出來,說是要一起去遊樂園。




在一起搭摩天輪時,我拿出了戒指盒。
「希望妳能收下。」
我看見她努力隱藏喜悅的神情,而當她打開戒指盒時,卻傻住了。
因為裏頭沒有戒指,只有一張寫著「掰,分手吧」的紙條。
「欸?什麼?」她傻住了。
「分手吧,像妳這樣的女人我再也受不了了。」
「欸……等、等一下……」她看起來相當痛苦,居然倒在了椅子上。
 
我冷笑:「誰要跟妳這種女人結婚啊。我才不是妳的寵物,忍妳很久了。」
而她看起來呼吸困難,我則沒有理會,只是將這幾年間的不滿全部說出。
 
等摩天輪到了地上,我則把癱軟在地的她拉出來,丟在地上就離開了。
我從來沒有這麼愉快過。


 


現在的我已經三十六歲,結了婚,有兩個孩子,也買了房子,工作也很順利。
而她現在四十一歲,還是單身,聽說沒工作的她正在積極相親,卻遲遲找不到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