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的,有位事業有成的公司老闆,覺得自己兒子長這麼帥又老大不小了,應該娶一個美嬌娘過日子。但沒有想到,他兒子竟然主動跟他說:「我愛的是妹妹。」他當然是氣歪了。
 
他本來向用道德勸說,勸他們兩個放棄對方,但兩個人都非常堅決不想跟對方分開。於是這位老闆不得已,只好把當年秘密告知兒子。
他還拿出親子鑑定書說:「雖然我對外聲稱,你是我收養的,但其實你是我外面情人生的。」
兒子聽完失魂落魄,馬上遠離了妹妹。但沒有想到,媽媽卻在這個時候扮演了關鍵角色!原來媽媽她……

 


請看正文

馮永才今年快六十了,經營著一家資產過億的大公司。生意上順風順水,家裡事卻讓他著急上火:兒子大勇二十七了,人長得高大帥氣,但是脾氣執拗,無論誰給他介紹對象,他連見都不見。


時間長了,馮永才才恍然大悟,原來,大勇跟妹妹小華打得火熱。


       


這怎麼得了!按情理,兄妹倆談戀愛是不可理喻的,但是他們家的情況有點不一般。


馮永才的第一任妻子因為有病,一直沒有生育,他們就抱養了個孩子,就是大勇。妻子死後,馮永才又娶了第二任妻子芸娜,生下了小華。


小華比大勇小五歲,兩人從小在一起,打打鬧鬧,說說笑笑,馮永才原以為兩人只是關係親密,根本沒想到他們會談起戀愛來。


馮永才氣壞了,他把兩個孩子叫到跟前,訓斥說,天底下哪有兄妹倆成親的道理?並威脅說,要是再這樣下去,兩人誰也別想得到這份產業。


本來想讓他們幡然醒悟,可是兄妹倆都是犟脾氣,大勇當場表示放棄財產。小華把話說得更絕,她說:「老爸,要想讓我們分開,除非天荒地老!」氣得馮永才一整天沒有吃下東西。


這天,馮永才又把大勇叫進辦公室,問他:「知道我為什麼阻止你跟小華好嗎?」


大勇把脖子一梗,說道:「還不是怕外人知道了,你臉上不好看?不過我就不明白了,我們又不是親兄妹,在一起有什麼不好?這不是親上加親的好事嗎?」


馮永才聽到這話,不由得低下頭,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什麼親上加親啊……你跟小華本來就是親兄妹。」


大勇哪裡相信,說:「爸,您就編吧,哄三歲小孩呢。」


事到如今,馮永才也顧不得面子了,他說出了實情:「當年你媽不能生育,我把你抱回來,很多人包括你媽都以為你是別人家的孩子,可誰也不知道,你是我跟外面的一個情人生的,所以你是我的親生兒子,你明白嗎?」


大勇先是震驚,轉而又使勁搖頭,怎麼也不相信。沒辦法,馮永才只好拉大勇去做了親子鑑定,結果顯示,他們真的是父子關係。


拿著鑑定書,大勇既欣喜又難過。欣喜的是,知道了自己的親生爸爸是誰;難過的是不能跟小華結婚了。從那之後,他就有意疏遠小華。


可是小華還蒙在鼓裡。有好幾次大勇都想把實情告訴小華,可是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爸爸跟芸娜媽媽感情很好,這些年來一直互敬互愛,自己應當幫爸爸保守這個秘密。


與此同時,芸娜也發現了異常,以前大勇跟小華經常打鬧嬉笑的,現在卻沉悶了下來。即使在飯桌上,大勇也對小華十分冷淡。


芸娜問小華是怎麼回事,小華很難過,搖搖頭說:「不知道,也許他有了別人吧。」芸娜看在眼裡,疼在心上。


這天晚上,芸娜向馮永才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她想成全大勇和小華。馮永才一聽勃然大怒,差點連檯燈都推倒在地。芸娜委屈地哭了,說:「我這也是為兩個孩子著想,他們青梅竹馬,能在一起有什麼不好?」


馮永才很久沒有說話,表情很痛苦。


此後幾天,馮永才看芸娜老是不開心,就勸她,說已經託人幫小華介紹了個男朋友,小夥子各方面都非常優秀。


       


芸娜嘆了口氣,說:「你當父親的,體會不到這丫頭對大勇那份感情,以前給她介紹過多少對象,她都沒看上。你沒發現嗎,這幾天大勇不理她,她都瘦了。」


馮永才實在沒了退路,一咬牙,從抽屜裡拿出那份親子鑑定書來。


芸娜看著這份鑑定書,半天沒有合上嘴巴。馮永才扳過她的肩膀,說道:「芸娜,當時我也是沒有辦法,就想有一個自己的孩子。我發誓,自從跟你結了婚,我再沒有跟別的女人來往過。」


芸娜也陷入了痛苦之中,但她並沒有大發雷霆。


馮永才小心翼翼地說:「你給小華好好做做工作吧,只要她能想通,咱們公司的資產不分男孩女孩,一人一半。」


芸娜點點頭,答應去做小華的工作。但是芸娜找到小華,好話說盡,小華就是不聽,還尋死覓活的。無奈之下,芸娜只好把大勇的身世告訴了她。


可是小華的反應和當初的大勇一樣,根本不相信,說是一家人合起伙來騙她。


芸娜只好去找那份親子鑑定書,她在臥室裡翻箱倒櫃,終於找到了。


不過讓她震驚的是,她找到的是兩份。拿著其中的一份,她一下癱坐在地上,喃喃地說完了,完了。


晚上,馮永才回到家裡,發現芸娜臉色蠟黃,眼睛紅腫得厲害,就關心地問怎麼了。


芸娜抹了一把眼淚,說道:「永才,我求你了,還是成全孩子們吧,他們那麼相愛,也十分般配。難道你就忍心拆散他們?」


馮永才愣了,突然想到了什麼,幾步奔到書桌跟前。


芸娜見狀,有氣無力地說道:「你別找了,在這兒呢。」說著,從枕頭下面抽出了那兩份鑑定書。


原來,這兩份鑑定書,一份是大勇的,一份是小華的。鑑定書上分別顯示:大勇是馮永才的親生兒子,而小華卻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馮永才不由搖頭,囁嚅道:「你,你怎麼找到的?你不該看啊……」


芸娜聲淚俱下地說:「我對不起你啊……你竟然早就知道了……」


原來,二十四年前,芸娜跟馮永才剛剛結婚,有一次兩人因為瑣事吵了起來,最後竟然大打出手,一氣之下,芸娜離家出走了。路上她偶遇一個以前追求過自己的老同學,一時迷亂,便投進了他的懷抱。


一個月後,芸娜發現自己懷孕了,她暗自祈禱,希望孩子是馮永才的,生下小華後不久,她偷偷帶小華去做過親子鑑定,才知道不是馮永才的。她想跟馮永才說明真相,但實在沒有勇氣。


芸娜哭著問:「你早就知道了,為什麼要瞞著我們呢?」


馮永才回答:「我是在小華十二歲那年住院的時候知道的,有個醫生說小華可能不是我的孩子。我以為他在開玩笑,但隨著小華長得越來越不像我,我就起了疑心,找個藉口,取了她的頭髮,做了DNA檢測,當結果出來的時候,我都快崩潰了。但是看看可愛的孩子,再看看這些年你為公司、為我們這個家做出的貢獻,我就不忍心說穿真相了。」


丈夫對自己如此寬容,芸娜好感動,但她還是小心地問道:「那孩子的婚事該怎麼辦?」


馮永才想了想,說:「以前,我反對他倆結婚,就是怕最後捅破了這層紙,彼此都尷尬。現在既然都講清楚了,那就讓他們自由發展吧。」




***
看完這個故事,有些網友在下面留言說:「這個故事也太傻眼了,沒想到他跟她老婆居然都沒有生小孩!」也有人說:「這樣不太好吧,他們一結婚,不就家醜外揚了嗎?」
不過也有持第三方意見表示:「能夠讓兒女得到幸福,這對父母也真夠開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