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小英,今年91歲了,常年靠著撿垃圾與資源回收的微薄收入勉強過活。即便生活困苦,但她所做的偉大事蹟可一點也不簡單,甚至已經紅到國外都知道她的名字。是甚麼讓她這麼出名呢?大愛。

她沒有向殘酷的現實低頭,即便生活窮困,但她卻仍堅持收養了超過30名她在垃圾堆或路邊找到被人遺棄的棄嬰,並靠著自己的力量撫養他們長大。


       

從44年前收養第壹個棄嬰開始,她靠著撿破爛救活了35個、撫養了18個棄嬰。麒麟撿來時,和啤酒瓶壹樣大,2.7斤,身上還留有壹長段臍帶。他被裝進鞋盒扔在醫院的垃圾箱里,身上沒有壹件衣服。半邊臉是黑的,壹條腿也是黑的,已經沒有什麼氣息。老人用8個月的時間把小家夥壹身的病看好了,也花光了老人靠著撿破爛不知道攢了多久的積蓄——2000多塊錢。

那年樓小英82歲,老伴去世已經11年。


       

壹隻破筐、壹隻破籃,各放著撿來的方方、圓圓,蓋著黑乎乎的棉襖。同樣是撿來的當時已經16歲的美仙從外面捧來雪水喂她們。


       

最多的時候,四面漏風的五里亭擠著十幾個孩子。晶晶記得,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在晚上張望著老遠的山頭等樓小英回家。壹到家,孩子們就鉆進樓小英背回來的大籮筐里面找好吃的。樓小英就坐在旁邊,壹邊收拾著破爛,壹邊笑著看滿地的孩子。晚上,這個哭,那個鬧,拉屎撒尿,上床下床。晶晶回憶:“媽媽好像從來不覺得煩。”錢省出來給孩子買奶粉,樓小英就去垃圾桶里翻點吃的回來,洗洗干淨,拿開水壹煮,填飽肚子。多年以後,當孩子們長大,給她買回來好吃的,她直到食物放壞了也舍不得吃。在菊菊的記憶里,媽媽從來沒有跟他們說過壹句撿破爛的苦。直到她長大後跟著媽媽壹起出門,才知道被罵實在是家常便飯。她說:“人家以為我們是偷東西的,看大門的拿著掃把攆我們走。”也有好心人。壹個夏天,菊菊走在路上覺得都快被曬化了。壹個大娘看她們實在可憐,塞給她們兩瓣西瓜。菊菊說:“媽媽壹口都舍不得吃,都留給了我。”樓小英和老伴每天早中晚出去三次,即便如此,兩個人每天也隻能用破爛換回三四元錢。最幸運的壹次,老兩口撿到了半斤黃銅絲,高興了半個月。


      

直到89歲病倒的前幾天,樓小英還在撿破爛。女兒們都已長大,老人的生活已經完全不用自己操心,勸過老人多少次,她就是不聽,閑不住。每天早上不到6點她就出門,壹天三四趟。隻要能撿到有用的破爛,哪里都去,甚至還爬上房頂撿別人拆房剩下的邊角料。早年,樓小英撿破爛,常常撿著撿著就撿到了小孩,而且全是女孩,她想都沒想就全部抱回了家。鄰居們半開玩笑:“孩子病懨懨,妳家又這個狀況,要能養得活,妳就是菩薩。”樓小英用棉絮壹樣的聲音輕輕地說:“能救活壹個就算壹個。”記得撿晶晶來的那天,雪把整個街道都埋了。壹條長長的台階上放著繈褓,有個乞丐走了過去,抱起孩子,翻了翻東陽土布做成的繈褓。壹張大鈔掉了下來,還夾壹張紅紙。“呸”,乞丐向紅紙吐了口唾沫,把錢往耳邊壹貼,又把孩子扔在了地上。那張紅紙飄在了雪里。樓小英和丈夫趕緊上前抱起了孩子。撿起的那張紅紙上,歪歪扭扭地寫著生辰八字。親生女兒彩英回憶,不隻是孩子,樓小英看到可憐的小動物也經常往家里帶,有時候半夜起來給小貓喂食,放在肚子上焐著。

日子最窮最難的時候,老兩口也想把孩子送個好人家。他們給孩子洗了澡,用干淨的布包好,放在富裕的街區。然後就躲在壹邊遠遠地看著,希望有條件好的熱心人把孩子抱走。可是壹天下來,孩子嗓子都哭啞了,人們也隻是看看,沒有壹個人肯把孩子抱走。老兩口歎著氣,又把孩子抱回了家,飽飽地喂壹頓奶。

30多年前,樓小英就說過類似的話:“我們不偷不搶,用拾來的破爛養孩子,不能算是做壞事。”

樓小英撿來的女孩中,美仙、菊菊、晶晶作為養女長期陪伴著她,大多數孩子被人領養。方方和圓圓兩歲時被河南某部軍官領養。抱走之前,樓小英仔仔細細給孩子洗了澡,換上壹身干淨衣服。孩子交給了他們,樓小英還是放心不下,又追到了火車站。最後她也隻是眼巴巴地多看了孩子壹眼,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2000年,美仙成為第壹位出嫁的養女。後來,菊菊、晶晶也相繼出嫁。樓小英親生兒子張福田今年46歲,還沒有結婚。最初收養孩子時,還有閑言碎語說老人收養女嬰是當童養媳。盡管生活拮據,每個女兒出嫁時,樓小英都會準備壹個臉盆壹個馬桶,還有壹床親手做的被子。

美仙說:“當地女孩出嫁時,多數女孩的媽媽會要禮金,我媽媽壹分錢都不要。她就希望我們過得好。”

如今年事已高的樓小英因腎衰竭接受住院治療,每周需做三次血液透析治療。如今病情雖已暫時得到控製,但老人身體虛弱,需留住醫院觀察,住院期間由收養孩子中年紀較大的孩子輪流來照顧她。樓小英表示:“雖然我那時已經很老了,但當我在肮髒的垃圾堆內找到這個被人遺棄的小寶貝時,我還是不忍心就這樣丟下他,讓他在那等死,他這麼小,這麼可愛,我不懂為何有人會忍心拋棄他們。”  


       


       


       


       


       

最後,她留下一句話,不僅是為勉勵自己的兒女,更是向世人大眾良心的呼喊,她說:“將善舉當成一種習慣去餞行一輩子,生命就可以在黑暗中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