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玉和男朋友張恆談了兩年的戀愛,兩人都有了結婚的打算,打算過年後就結婚。

小玉先買了很多東西到張恆家,張恆的父母對小玉還算滿意,張恆打算年前再去小玉家拜個早年,然後雙方家長再吃頓飯,就把這門親事正式定下來了。


誰知天有不測之風雲,張恆的父親突發心梗送進醫院搶救,張恆每天既要上班又要照顧父親,去小玉家上門的事就耽擱下來了。小玉想自己也算張家的準媳婦了,這個時候不能袖手旁觀,於是請了幾天事假,來醫院照顧公公。對於小玉的幫忙,李恆和婆婆自然表示感謝。



       


(此圖僅為示意圖,與本事件無關)

 


這一天小玉在醫院陪護,快十一點的時候,住院部主任來了,要小玉和她去看幾張CT片,等小玉看完圖,聽主任講解完,已經十二點多了。小玉回到張恆家,準婆婆已經燒好了菜,急著象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一見到小玉,就拉著她問,怎麼了,是不是公公的病情惡化了。


小玉安慰婆婆:「醫生決定臨時加一個小手術,所以事先和病人家屬通通氣,沒什麼問題的,公公的病情還和以前一樣,慢慢在好轉。」婆婆這才鬆了一口氣。


因為小玉太晚回來,煮好的菜已經涼了,婆婆卻說菜還是溫的,你盛碗熱米飯,就著熱飯送菜,剛剛好。小玉吃了一口菜,菜哪裡還是溫,都是冰涼的,再看桌上擺著的碗筷,知道婆婆早已經吃了。



       


(此圖僅為示意圖,與本事件無關)

 


小玉心裡有點不舒服,但轉念一想,現在是非常時期,婆婆成天想著公公的事,哪有心思管這些小事,算了,將就著吃吧,自己也不是那麼嬌氣的人。


正吃著飯,張恆回來了,準婆婆連忙迎了上去,接過張恆的包說:「你先坐著菜涼了,我去給你熱熱。」


小 玉一聽到這話,手裡的筷子落在半空,半天都下不來,張恆沒注意小玉的臉色,看著一桌子的菜說:「媽,你怎麼不早點熱菜,菜都是涼的,小玉你別吃了,等菜熱 好了再一起吃。」準婆婆嗔怪地看了兒子一眼:「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菜熱來熱去就不好吃了,你看人家小玉都沒說什麼。」


小玉心想,原來你不熱菜,是因為怕兒子吃多次熱過的菜不好,你兒子是寶貝,我就是根草嗎,這樣一想,臉色更差了。



       


(此圖僅為示意圖,與本事件無關)

 


張恆一邊往嘴裡扒拉著飯,一邊和母親聊天,全然沒注意在一旁沉默的小玉。


張恆說:「等我吃完,就去醫院看爸。」準婆婆說:「你上了半天班了,中午就好好歇著,小玉也好休息,我去接下午班。」張恆向小玉使眼色,小玉裝沒看見。


吃完飯,張恆把小玉拉進房間,一臉責怪的說:「你真不懂事,你剛才怎麼不替媽去,你也知道的媽身體不好。」


小玉把臉一板,我上午已經值了半天班了。張恆說:「我們年輕人身體強壯,多頂兩天沒事的。」小玉說:「對啊,你也是年輕人,你為什麼不頂替你媽。」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吵起來,最後張恆發火了,「好,我去值班。」他怒氣沖沖地穿衣服。


等準婆婆聽到關門聲追出來,張恆早已經坐電梯下樓了。準婆婆開始責怪小玉,說她不懂事,不會照顧老公也不會說話,氣得小玉跑回了家。


小玉和父母說不打算結婚了,小玉的父母急了,說定好了要結婚的,怎麼能說不結就不結了,這些都是小問題,兩個人多勾通勾通就行了,要小玉不要耍脾氣。可是小玉覺得這些並不是小問題,也不覺得自己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