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江燕結婚時,她父親已經去世好幾年了。家里還有守寡的母親和一個弟弟江傑。江燕比江傑大3歲,我們結婚第二年她弟弟也結婚了。小舅子找的弟媳婦人品不咋的,前腳過門後腳就嫌棄嶽母,一天到晚指桑罵槐。

江燕每次回娘家,回來心情都很不好。我追問幾次她才告訴我,弟媳婦越來越過分,先是嶽母做飯她挑三揀四,把嶽母剛做好的一鍋飯倒進了垃圾桶。嶽母逛街給自己買了件棉襖,她說嶽母錢多,硬是翻箱倒櫃地把嶽母的一點體己錢都翻了出來。再後來,她說想把嶽母住的那間房和外面的街面打通,開個小店。老太太當然不願意,開了店自己住哪兒?再說,這是她住了一輩子的地方。

為這,每次見了江燕嶽母就哭,可江燕一個了出了門的閨女,能拿弟媳婦怎麼樣?

我說,要不把媽接咱們這兒住吧。反正我爸媽過世早,咱家也住得下,媽來了還能幫你看孩子。

嶽母這一住,就是七年。其實家里有個老人挺好的,我們倆都上班,孩子放學回來家里有個人照應,回來晚了老人家還能做碗熱飯等著我們,我挺滿足的。

但三年前的夏天,江燕心髒病突發,我甚至沒來得及看上一眼,她就走了。

原本幸福安好的家,突然遭此一劫,真是覺得天塌了一樣。

最可憐的是嶽母,老年喪女,內心的悲痛可想而知。她常常一個人呆坐著,一坐就是一天,也不說話。

後來,嶽母跟我說,女兒不在了,她不能再在我這里住了。她想回家。

我說:“媽,不管江燕在不在,我都是您兒子。您要回去,江傑兩口子再對您不好,您不還是傷心嗎?”

但嶽母執意要回家,她說:“你還年輕,家里也需要個女人。我在這兒住著,礙事。”

我隻好把她送回去。

但沒過幾天,江傑就把嶽母又送回來了。他說老媽回去後媳婦天天和他打架,說他要他媽就和他離婚。

我一腳把他踹倒在地上,這混蛋玩意兒要他干嗎?

嶽母很愧疚,我安慰她:“您就踏實住著,我媽去世早,以後您就當我親媽。就算我再找,她也不能不讓我要媽!”

嶽母哭了,老淚縱橫。

後來我找的媳婦是個性格溫順的女人,對兒子和嶽母都很好。我們一起做點小生意養家糊口,雖然不是很富裕,但家庭幸福,親人和睦,比什麼都重要。

上個月,嶽母因病去世。臨終前,她把我叫到床前,要我一定把江傑和他媳婦叫來。畢竟是老人最後一面,弟媳婦雖然不願意,但還是來了。

嶽母把我叫到床頭,把一張房產證和遺囑交給我說:“這是那套老房子的房產證,那塊兒要拆遷了,估計會賠三套房子,都是你的。遺囑也寫好了,我都找人公證過了。”

江傑和媳婦聽到這話,就慌了。江傑撲通給老太太跪下了,哭了:“媽,我可是你親兒子,你怎麼能把房子給別人呢?”

嶽母笑了,笑得很淒涼。她說:“你不是我親兒子,是我換抱養的。這事你不是早知道嗎?原想著女兒不管用,養個兒子防老,可是你的做法,我心寒……”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