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女性你可以從他們身上看到你自己如果你不是,你也可以從他們身上看到你的妻子、你的女兒。        

-------Stephanie Sinclari        


       

13年前,Stephanie在阿富汗遇到一個可愛的15歲女孩——瑪莎(音譯)。相遇的地點是在阿富汗的一個醫院里,瑪莎全身燒傷,慘不忍睹。而這不是意外,卻是自焚。Stephanie看到這個全身燒傷的女孩,怎麼也想不明白到底遭遇了什麼,才得以讓一個青春正少的女孩對自己做出了這樣殘忍的事。通過聊天,Stephanie知道了原委:15歲的瑪莎弄壞了丈夫的電視機,由於太害怕,不知道怎麼面對,所以選擇自焚以了結生命。

這是Stephanie遇到的第一位未成年新娘,而那時的瑪莎已經結婚6年了。

▼被燒傷的瑪莎


       

隨後Stephanie認識了當時15歲的美吉(音譯)。11歲結婚的美吉是他丈夫的第二個妻子,在家里她沒有自由,像奴隸一樣的生活。由於不堪重負,美吉逃了出來,正是在逃跑的路上,Stephanie和她相遇。她告訴Stephanie,她的一生里從來沒有感覺到過愛。正是這句話讓Stephanie決定深入調查未成年新娘背後的原因,而這一開始便是13年。


       

▼Tehani 8歲& Majed 25歲 | Chada 8歲&Saltan 33歲(也門)


       

▼已經嫁人的女孩們


       


       

未成年新娘或者童婚現象並不局限在某一個宗教群體、某一個社會風俗或者某一個階層,事實上,全球每天就有39000個未成年女孩成為新娘,步入婚姻生活。盡管童婚已經成為公認的被摒棄的觀念,同時也是各國法律禁止的行為,但童婚背後的複雜原因使得它依然每天都在發生。


“我們不通過相貌來評判女人的美醜,我們要看她是不是可以照顧好她的丈夫、孩子和公婆,是不是可以打理好丈夫的家”,一位被采訪者這樣說到。童婚盛行的一個原因是因為男方可以讓新娘長成他們想要的樣子,畢竟新娘跟他們生活在一起的時間更長。另一個原因是年長的男子通過和未成年新娘發生性行為,可以使得他們在生理上得以改善,有更多的性需求。


       

▼“我問‘你們帶我去哪?’,他們隻是說‘來,來’。然後他們開始了我的婚禮。”


       

Stephanie從阿富汗走到也門、印度、尼泊爾等其他國家和地區,見到的最小的新娘隻有5歲,而她的丈夫也不過10歲。有些孩子有的是從睡夢中被家人叫醒,懵懵懂懂地“被結婚”;有的是從課堂上叫了出來,成為了年過半百的人的小媳婦兒;有的遠嫁他鄉,被蒙著眼睛走到了新家,以防止她們知道逃回家的路;有的強烈反抗卻最終流著淚參加了自己的婚禮……

▼“從來沒有人幫過我,我想過我會死。”


       

▼“我想過他(丈夫)會殺了我,但我沒想過他會割了我的耳朵和鼻子。”


       

▼剛生完第二個孩子的未成年新娘在給孩子洗澡,而她自己還因為生產而流著血


       

或許作為遠距離的旁觀者,我們更容易看到這過程中的無奈。而Stephanie還想記錄這複雜現象背後的愛與美。Stephanie在采訪中表示,其實很多孩子的父母都很愛他們,選擇嫁女兒其實是他們能力範圍內表達愛的方式。在一個隨時有可能被強奸的社會環境中,讓女兒能在失去貞潔之前就嫁人,是父母唯一能給的保護和未來。


       


       


       

在這些社會里,結婚不僅是兩個人的事、兩個家庭的事,甚至是兩個家族、兩個村落的事。一場婚禮,從裝束到儀式都是精心安排的。在印度,如果新郎和新娘都是年幼的孩子,那麼還會安排第二場儀式,即等新娘過了青春期再入住丈夫家,過夫妻生活。        

       


       

▼即將嫁人的新娘為自己化妝


       

▼一個印度的婚禮現場,新郎和新娘都是未成年的孩子


       

▼從睡夢中被叫醒的女孩被叔叔抱著去參加她自己的婚禮

       

Stephanie說上大學的時候她參加圖片小組,從那個時候起就喜歡拍照,而隨後她又發現真實的世界要比任何其他的事情對她更具有吸引力,於是成為一個紀實攝影記者無疑是最完美的職業。而這長達13年的拍攝,更讓她感受到了之前不曾想到的滿足感,那就是變化。

2003年在阿富汗、也門等地還沒有人會討論童婚,沒有人覺得童婚有什麼奇怪與不妥。而如今,已經有公開的海報來宣傳童婚的害處,而在印度她采訪的地區,已經有25名女孩通過反抗成功地避免了悲劇的發生,同時也有一些女孩用離婚取代逃跑來結束自己所謂的婚姻生活。

▼一位成功離婚的未成年新娘和她的孩子


Stephanie說她知道這背後複雜的原因已經遠遠超過了她13年前的預想,這當中孩子的懵懂、父母的無奈、政府的無能為力、風俗的延續、愛與保護等等等等,都不是通過幾千張照片就可以解決的。但她想讓看照片的人知道,我們和照片上的孩子沒有不同,她們可以是我們自己、我們的妻子、我們的女兒,唯一的不同不過是因為我們和她們出生在了不同的地方罷了。

攝影師簡介:

Stephanie Sinclair

國家地理、紐約時報特約攝影記者,

普利策獎得主,

拍攝Too Young To Wed 項目十三年。

攝影師個人網站:http://stephaniesinclair.com


           


更多精彩文章请看:

http://fun01.cc/channel/sharing1228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粉丝团:

https://www.facebook.com/zitouluom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