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鍾崇鑫


1935年,他們在福州西湖初見,互許終身新婚燕爾,1937年,黃埔軍校畢業的丈夫隨軍開赴抗日戰場,再無消息。7年後,苦苦等待的她,接到了撫恤令…


 
據海都報報道,張淑英老人1921年出生在福州台江碼頭附近,父母是生意人。14歲時,隨父母搬到了台江洋頭口一帶。


1935年春天,經人介紹,母親陪她到福州西湖與一個年輕軍官相親。去之前,她不太樂意,因為以前見過的軍官都比較凶。可初次見面,她就被對方打動了。


〝1米75左右的個子,長得高大卻很溫柔。〞老人說,〝他問我會不會寫字。我回答會的。沒想到,他真拿出紙筆來,我便寫了『洋頭口』三個字,他看了讚不絕口。〞


這位年輕的軍官便是來自重慶榮昌、黃埔軍校六期的畢業生鍾崇鑫。


訂婚一個月後,兩人在福州舉辦了婚禮,賓客有10來桌,細心的新郎官還特意為新娘子弄到了西式的、白色的長頭紗,〝姐妹們都笑話我好福氣,找了一個如意郎。〞


老人告訴記者,她原名叫張秀珍,〝他覺得這個名字不好聽,便給我改成了『張淑英』。〞


1935年,農曆八月,鍾崇鑫隨部調往南京,張淑英也隨之前往。


從結婚到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兩人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他按照福州的習俗,叫我『阿妹』。〞張淑英說,〝他把每個月的軍餉都交給我,還鼓勵我多學文化,而且還不讓我洗衣服。〞不過,他不喜歡妻子化妝和穿顏色艷麗的旗袍,〝他總是說,『阿妹不化妝就很美』。〞




年輕時的張淑英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鍾崇鑫隨部調往上海奔赴抗日戰場。兩人在常熟汽車站見了最後一面。〝分別時,他突然從背後跑上來抱住了我。〞老人回憶,〝他流淚了,說,阿妹,我會回來的。〞


70多年來,老人一想到這個畫面,就會心痛。當年年底,張淑英還和丈夫通了一次電話,〝崇鑫告訴我,他已升任71軍87師259旅中校參謀主任。〞她一聽,心裡更緊張了,這意味著他要上前線去打仗啊。


〝他說讓我擔心了,現在他請不到假,沒辦法回來看我。他還叫我不要擔心,讓我照顧好自己。〞張淑英說,這通電話過後,她和婆婆隨著西遷的百姓,一路從武漢回到了丈夫的老家重慶。


來到重慶后,張淑英覺得自己整個人就傻掉了,整天呆坐在一個地方,〝一年又一年,我每天夜裡都要驚醒很多次,卻總是夢不到他。〞


每年,她都會寫信去問鍾崇鑫的消息,但是都沒有回應,直到1944年,在街上,突然遇見了鍾崇鑫的戰友方維鑫。方維鑫幫忙聯繫軍長后,收到了一份回信,〝兄陣亡,無法函告,軍座經常想起鍾兄英明才幹,至今耿耿於懷。〞


收到信后,張淑英感到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苦苦等待七年後,聽到的竟然是這麼一個噩耗。第二年,婆婆也病逝了,她只好回去找父母和弟弟。


撫恤令收到了,但張淑英也一直想知道一件事,在1937年的那個寒冷的冬天,丈夫是怎樣殉國的?


1949年,父母和弟弟去了台灣,可張淑英卻選擇留下,〝他是重慶人,我這輩子要守在這裡。我相信,只要活著,他一定會回來找我的。〞張淑英說。


後來經人介紹,張淑英認識了第二任丈夫李自清,生育了兩兒一女。〝自清對我很好,但崇鑫是我的初戀,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他,他就刻在我的腦子裡了。我知道他陣亡后,就一直想知道他的靈位放在哪裡。為了現在的家庭,我一直不敢說出這段往事,不敢說自己的想法。〞直到1988年,她才將這個心愿告訴孩子。


張淑英的兒子李長貴告訴記者,從1988年開始,母親的心愿便成了家裡人的心病。後來,他們在時任87師少校師部參謀仇廣漢寫的《淞滬抗戰暨南京失守紀實》一書中查到這樣一段:〝城外部隊苦戰三日,打到十二月十二日上午,第七十一軍第八十七師的三個旅已傷亡殆盡,二五九旅旅長易安華、參謀主任鍾崇鑫和旅部直屬部隊官兵全部陣亡於雨花台陣地……〞


可他的靈位在哪裡呢?


2014年9月16日下午5時許,苦苦尋找了多年的張淑英一家人,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撥通了重慶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芳菲的電話。沒想到,當晚10時許,台灣志願者便在台北忠烈祠找到了鍾崇鑫的牌位。


 




鍾崇鑫的靈位


找到丈夫的靈位后,老人又萌生了前往台灣祭拜的想法。在志願者的幫助下,11月22日,老人在兒子的陪伴下,前往台北。


〝老人在飛機上,就像一個少女快要見到情郎,一直睜大眼睛望著窗外,嘴唇邊一直掛著淺淺的微笑。這樣的情感,她心中的美好或是遺憾,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吧。〞一起陪同前往的志願者芳菲也被打動了。


抵達台北當天,老人來到了忠烈祠,他的靈位在第一排右起第四個,〝我說,崇鑫啊,我來看你了,我終於找到你了,從此我們再也不分別。〞張淑英說。




張淑英 鍾崇鑫


第二天,老人又去了忠烈祠,〝能多看他一會是一會吧。〞


11月28日,離開台北的前一天,老人再次去告別,〝我說,我找到你了,但我不能一直留在這裡。也許,今後再也沒有機會相見,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和你說話了。〞


〝我這輩子只哭過三次,上輩子欠他的,都是為他哭的〞


新婚燕爾送他上前線,7年後得知他戰死,她一路哭著回家。


70年後拿著與愛人的合照,又流淚了,她說是記事以來第二次流淚。


這張照片,是志願者在浙江檔案館找到的,鍾崇鑫黃埔軍校畢業時的戎裝照。




鍾崇鑫黃埔軍校畢業時的戎裝照


志願者還將老人和鍾崇鑫的照片合成一張合影。




手捧合照的張淑英


93歲的她來到他靈前,她一生中第三次流淚:從此我們再也不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