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里,一個乞丐和他的狗狗相依為命。


乞丐是在下雪天撿到這隻土狗的,所以給它取名叫小雪。每天他出去撿垃圾,賣破爛,或者乞討都會帶著他的小雪。每周他會給他們買一次好吃的,買包子饅頭,或者速食麵,那是他們改善生活的方式。而每次乞丐都是讓小雪多吃,自己少吃。他會傻傻的笑著看著小雪吃東西,還一邊傻乎乎的摸著小雪的頭說,小雪長身體,你要多吃。


極冷的夜晚,乞丐就是那樣抱著小雪在那個角落裡面縮成一團。他們在那個角落裡,在昏黃的路燈的籠罩下相依為命。


然而一切的幸福,都被最近幾天的雨夾雪天氣給打破了……



       


這是個陰沉的天氣,剛晚上6點多鐘,天空就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過了半個小時不到,小雨就變成了傾盆大雨。他們那個小小的角落也被侵佔了,雨水流了一地。小乞丐的頭昏昏沉沉的,他此時已然躺在那滿地的雨水中,小雪在他胸前,被衣服包裹著。


這樣的猛烈的風雨,這樣漆黑清冷的夜晚,似乎正是邪神降臨的時刻。


忽然小乞丐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咳到他的身體都顫抖起來,他已經發燒了,他的臉色慘白,嘴唇發紫,頭髮上臉上還不斷的有雨水淌下來。本來就感冒了的身體,此時又被這樣冰冷的暴風雨淋了個透,他的病情嚴重的加重了。小雪被小乞丐的咳嗽驚嚇到了似的,它跳出了小乞丐的懷抱,跑到附近的馬路邊,朝著那些急馳而過的車瘋狂的吠叫。它會一直跟著一輛車叫著跑出去很遠,然後再跑回來,發現有車經過,然後會繼續跟著車一邊吠叫一邊跑。

 



       


那樣漆黑的夜色中,那樣瓢潑的大雨里,小雪小小的身影跟著那急馳而過的車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失望。然後又繼續去追下一輛車,它跌倒在雨水中,它差點被車碰到,它堅持著跟著每一輛車跑。


是的,小雪知道如果沒有人來救它主人的話,也許小乞丐就會永遠消失在這個漆黑的夜晚。這是一個多麼讓人絕望的雨夜,這是怎樣一個讓人覺得無助的世界。



       


終於,有一輛車在小雪的追逐下停了下來。這是一輛寶馬車,車主人打開車門下來撐起一把傘,他想,也許這是一隻在大雨中找不到家的小狗,他本來想把它抱起來帶回家去。


可是小雪在他面前不停的吠叫,一邊叫一邊轉圈,向後退,每次寶馬車主人想去抱它的時候它都會後退,然後嘶聲力竭的叫著往後跑。寶馬車主人很不解,他停下來看小雪,以為它害怕,所以索性蹲下來,喚它。


小雪再次跑到寶馬車主人的身邊,這次它沒有大聲叫,而是跑過去咬住寶馬車主人的褲腳往後拉了兩下,然後回頭繼續邊跑邊轉身過來朝著寶馬車主人叫。


這個寶馬車主人似乎明白了點什麼,他跟著小雪的方向往過走。於是,他來到了小乞丐的身邊。


小雪跑到小乞丐身邊用舌頭舔小乞丐的臉,它想舔凈他臉上的雨水。寶馬車男走過去,為小乞丐撐起了傘,他摸了摸他的額頭,雖然冷雨淋濕了小乞丐的頭髮,可是他的額頭是燙的。寶馬男扔下傘背起小乞丐往車上去,小雪跟在後面,跟的很緊,它不叫不鬧,那麼安靜。



       


小乞丐住進了醫院,寶馬男把小雪帶回了家,請了阿姨照顧小乞丐。小乞丐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感冒受了風寒,加上發燒導致他有些神志不清之外,沒有太大問題。在醫院住院治療了三天就已經基本康復了。


三天後,小乞丐出院時,小雪早已經和寶馬男打成一片,它交了這個新朋友,因為他救了它的主人。小雪一見到小乞丐的時候,眼睛一亮,然後就風一樣的奔像小乞丐。


小乞丐一把抱起小雪,咧開嘴大聲的笑,轉著圈的笑,那麼開心。小雪不停的舔著小乞丐的臉,嘴巴,鼻子,親熱的不得了。


寶馬男把這一幕看在眼裡,他看到小乞丐身上有著他沒有的快樂,他想要這樣的感覺。平時在家裡,大家互相都是彬彬有禮,相敬如賓,做什麼事都要思前想後,審時度勢才去做,要體現的紳士,有修養,乾淨,整潔,懂禮貌,等等一大堆規矩。


在公司了,他更是所有人都敬仰的李總,年輕有為,帥氣逼人,雷厲風行,不苟言笑,是大家私底下暗自稱讚的一代奇才。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好羨慕小乞丐,他不知道自己羨慕他什麼,或許羨慕他有小雪那樣一隻那麼聰明懂事,又熱情可愛的狗狗?羨慕他簡單的幸福?



       


當寶馬男和小乞丐說他想用錢買走小雪的時候,小乞丐皺著眉獃獃的看著寶馬男許久不說話。


「它……是我的……我撿,來的!」他雖然不會說話,但是他堅定的看著寶馬男的眼睛,然後突兀的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是的,人不該奪人所愛,可是在寶馬男的世界里,也許他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錢辦不到的事情。


「我不白要你的小雪,我給你這條狗狗身價50倍的錢。」


「不要,我不要錢,錢沒用。」


「……」寶馬男停下來沒有說話,沉默了片刻,他沒想到,在三歲孩子都懂得錢是好東西的世界里,竟然還有人說錢沒用?有多少人為了錢去拚命,又有多少人在錢的面前丟掉了自己的尊嚴,又有多少人,為了錢不折手段。如果錢真的沒用的話,那麼那些人們庸庸碌碌的在這人世間是為了什麼呢?


「錢怎麼沒用呢?錢可以買到你任何想要的東西,可以買你最喜歡的衣服,可以買好吃的,我可以再給你買一條最名貴最漂亮的狗。」寶馬男繼續說,想讓小乞丐放棄小雪。


「不,我不——」小乞丐怒吼著抱著小雪後退,他眼角的淚珠撲簌簌的滾落下來,他的面目表情極其扭曲,那是一種悲傷、無助、掙扎、狂亂、痛楚、憤怒揉合混雜在一起的表情。他的舉動,讓寶馬男臉色突然變得慘白,如一張白紙一樣毫無血色。他愣在那裡,像被施了咒語一樣動不了,僵硬如一具雕像。


「小雪是我的,我誰也不給,我不傻,我只要小雪——」小乞丐抱著小雪轉身跑出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