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哪有這麼神奇? 先祖托夢,室友竟是先亡祖父之轉世......

 

 

謝曉鍾知前生事

 

蒲松齡的聊齋誌異,完全以文筆勝,有人說他效擅弓則擅弓,效左氏則左氏,這稱讚是不過份的,不過與紀文達公的閱微草堂筆記相比,則蒲仍是小說家之筆,紀則為史家之筆。

聊齋所述狐鬼故事,不外三個目的:一是借此諷刺一般胸無實學的科場之士,一個是用以隱射當時官場之腐敗貪墨,此外則是純粹的才子佳人戀愛故事所以單從故事上去評定蒲作,尚談不上有什麼偉大價值的。

蒲氏所述,當然大部份都是虛無飄渺的事實,大部份是道聽塗說,小部份是嚮壁虛構但天下之事,無奇不有,若必謂聊齋所說的全屬子虛,也是不盡然的。比如說,聊齋有一則記述一個能記三世事,在我們聽來簡直是無稽之談,但我却親自聽到衡陽謝曉鍾先生(曾任唐生智之秘書長多年)談過他自己前生的事情--他說他十六歲的時候,進衡陽船山學院讀書,被分配的一間臥室,有一個比他大兩歲的同學先住在那兒他被管事的工友領進臥室時,那位同對他執禮甚恭,以後也一直對他特別好。謝先生有一天問他為什麼對他如此,他說:說出來你也很難相信,你是我的祖父轉世的。謝當時以為其開玩笑,可是那位同學正色道:這是真的,你來院的前一晚,我夢到我的祖父對我說,他第二天要到這裡來讀書,叫我好好服侍他,起初我以為做夢是難相信的,可是你一踏進臥室,我見到你的面孔和我的祖父的照片一樣。

後來,那位同學把他請回家裡,他們全家人都彷彿迎接祖宗似的……那同學說到他祖父生前喜讀春秋左傳,謝先生對左氏傳亦有研究他祖父是端午喝酒醉死的,謝氏正是那天出世,而且一生聞酒就要嘔吐他祖父頭上有一個大瘤,謝氏頭上也有一個大瘤。這些巧合,使謝先生也不能不相信他確是生有自來。

我見到謝先生時,他已六十多歲。他平日不苟言笑,對一個晚輩談這些話,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編造。輪廻之說,本來出於佛家,耶穌教是否定輪廻的這種事的真實性究竟如何,我不敢斷定,但所聞如此,亦所謂姑妄言之姑聽之的意思。

•澳客•

 

中華民國四十九年六月二十四日載天文台報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