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房金標貪學法術卻被仇家惡意整蠱......所謂人心險惡更何況自己曾經得罪了他人? 害人的「活神仙」也終免不了被人報復的慘淡收場。這故事教導我們心術絶不能邪歪,要不然也夠我們好受的--

 

 

學邪術之害      終南庸朽述

 

民國初年,孫中山先生在廣州開府為總統,召集國會議員南來;這時上海有位趙議員,山西人,因南來例在上海某部領路費,趙議員並代另行的議員領路費,共約三萬餘元。緣趙中被友約去上海賭場,一賭輸去三萬元,自思無法對人,並無法籌此欵,其他的議員向趙討取川資,趙無法應付,頓萌死念;這日下午黃昏時候,將衣冠穿整齊,去外灘跳黃浦江尋死。在灘邊踱來踱去,一直到了黑夜之際,仍然未決心跳江,仍然在岸上踱來踱去;這時有一乞丐形的人,衣服襤褸,向趙曰:先生,天這樣晚了,還不去休息。在此來回踱步,作什麼?趙議員氣着說:你管我作什麼?吾尋死。丐人說:你有何不得了的事呀?可以說出,大家想辦法。如實在想不出辦法,再死不遲。趙議員說:吾為輸去了三萬餘元公欵,無法補償,故此尋死。丐人說:原來為輸了錢!這事容易,吾可保險與你拿回來。何必尋死呢?向趙曰,你身邊尚有錢否?趙答尚有三百餘元,丐人說:可以,咱們即去賭場,吾保險與你將輸欵赢回。二人遂至賭場,丐人果然有妙法,叫什麼牌即應手而至,將輸去的欵完全赢回,並且多赢了一仟餘元。趙議員說:你救吾不死,恩同再造。你也不用漂流了,跟吾去廣洲,吾養你的到吧!丐人亦喜歡。

丐人隨趙至廣洲,大家都以活神仙稱之。但該活神仙,在趙公舘住,品行不端,日久為眾人所厭,趙議員亦厭之;活神仙離開趙公舘,在廣洲流浪,專騙飯店烟館。活神仙的雅片烟癮很大,但他騙飯店烟舘是用邪術:在表面他是照常付欵,原來明明是收了他的錢,但夜晚結賬時,沒有錢。日子久了,人都知道了,但活神仙,東關不能騙,到西關去騙,南關人認識他,又往北門去騙;這時廣州駐軍司令某,知道他的法術,想利用他發財,要他到賭場去贏錢,同他合夥。第一日至賭場,果然赢錢而歸;第二日又去,正在赢錢之際,忽然來了一人,這個人的樣子很福氣,正派,也坐下來賭。從那人坐下賭後,活神仙的法,就不靈了,將某司令的欵輸盡。他的法再也不靈,司令一怒之下,將活神仙拉至刑場槍斃了;但第二日又見他在街上走。有的人恨極了他,將他用繩綑起,投在江裡;但過幾天,仍見他在大街上走。真是槍打他不死,水浸他不死。

話說西關有一個開烟舘的,姓房名金標,原係馬師出身,與程終南相識;這位活神仙,每日去照顧他,一吸即二三十元,給現欵並不欠賬,當然拿他當好主顧。活神仙照顧房金標,一月有餘,房金標一結賬錢沒有了,怎麼每日這樣好生意,錢不多呢?疑其妻偷啦!其妻疑其夫偷去......有一日夫婦二人正為此口角,適有一烟客問起緣由,說:你夫婦不要吵嘴了,你是遇到活神仙了。即將活神仙的情形一講,房金標一聽——原來如此!其後又過月餘,活神仙又來照顧他。房金標一見,眼都紅了,即將活神仙毒打一頓,以出胸中之氣,打畢又將活神仙吊在後邊馬棚中;及至第二天天明,不見了活神仙。

後來房金標起了貪心,想學他的法術。在北門碰到活神仙,與他說明,要拜他為師,學他的法術;活神仙要房金標供養一個月,然後再傳法,房金標應允。至期,活神仙說:你欲學法術,必須胆大。今晚十二點,去北門外刑場去學。房於夜十二時,同活神仙至北門外刑場。活神仙給他一道符叫他捧着,活神仙在地上畫了一個大十字,叫房站在十字當中;活神仙圍着十字燒了一圈香,房金標看見,遍山是鬼,齊向房金標身邊走來——也有頭在手中拿着的,也有無頭的,也有將頭掛在腰上的,眾鬼將房金標圍了個水洩不通。群鬼圍着房金標,如聽訓話的樣子;房金標手捧着符,只嚇得身手發抖。正在這時,活神仙冷不防,將房手中捧的符搶去,用肩將房金標一抗,離開了十字;這時群鬼將房金標猛打,而房這時也看不見鬼了,只覺着鬼打他;但打他的拳脚越打越稀,越打越遠,將房金標打的頭昏眼腫,全身青紫;全身泥土,逃返店中。店中人眾,正在等候音信;只見房金標這樣狼狽,群情憤怒,大罵活神仙不止。

房金標從此生病,生意亦失敗。後隔年餘,帶病行至程終南門口,不敢進去,與終南之子說:少爺,請你父親出來,吾同他有話說。終南出來一看,是房金標。他將事實一一說與終南聽,房又說:吾是不能久於人世了。請你借給吾五十元,吾來生再還吧!終南還安慰他說:你不要難過,好好的養病吧!給了他五十元而去。後來又過了兩個月,房金標果真死去;而那位害人的活神仙,槍打他不死,水淹他不死,火也燒他不死......但是他很好色,有人暗中買了一位痳瘋婆去引誘他,活神仙卒因生痳瘋而死。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