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埋沒良心,是惹上禍患的開端。染布老闆因一時貪念强奪伙計老紹的不義錢,結果老紹投生為其兒子盡散其家財......

 

 

染布師傳討債      梅鑑棠述

 

江蘇崇明島南埠鎮,大興染店,有一位染布師傅,是浙江紹興人;在該店當染手多年,月薪銅錢二串。民國初庚申年,正月十三日鬧兵變,軍人大搶,地面無人維持秩序;一般流氓地棍,也趁火打刦。該染布師傅竟起了貪心,以為是發財良機,也隨眾去搶劫,搶來白銀二十錠;因他無親近人,只好將白銀交與老闆代他保存。又做了一年,到了年底,這位染布師傅即辭工不做;他自己心中盤算——我有了這二十錠白銀,合計共一仟餘兩,回家買田買屋,娶妻生子,可快活過晚年——這是他自己心中計算。俗語云:依人算無窮漢。那知天不佑惡人?這位師傅,盤算好了,即同老闆算賑;老闆將賑一算,給了這位染布師傅十串錢,說:你全年用去十四串四百錢,應找給你九串六百錢。給你十串錢吧!這位師傅說:請老闆將吾存的那二十錠銀子給吾吧!老闆一聽大怒說:你莫非發瘋啦?你幾時給吾銀子?你敲吾竹槓嗎?你發了財迷瘋啦!你在吾這店中,每年二十四串錢,你自己做衣服零用全由裡邊出;而且你在崇明又無親友,你那裡來的二十錠銀子?你再說這話,吾就告你訛詐。這位師傅一聽,無話可說。如果說實話是搶來的,豈非發財未成,命先送了?這真是啞子吃黃連,心裡苦,口裡說不出;無法,只得忍痛而別。返到家中,家中又窮;越想越生氣,心裡越難過,工又沒得做......一時想不開,自己吊頸死了。

放下師傅,再說老闆。自從起黑心昧了大師傅的銀子以後,心中歡喜;不費吹灰之力,得了這許多銀子,生意又好。過了三年,這日老闆早晨起身入厠——緣該處的厠所,是在畧微僻靜的街道上,或橫巷中;用葦籬做成,門向行人的街;下面用大缸,缸上面橫一木橙;人踞其上,對於街上來往行人,看的很清楚。凡是到過江北、海門、崇明、紹興鄉下的人,全都知道——而這大興染店的老闆正在登坑「即大便」之際,因天尚未明,忽然看見一個人由面前急急的走過去,好似他辭去的染布師傅;以為是看花了眼,隨即提衣而追,想看個究竟。老闆在後追,師傅在前跑;跑來跑去,前面的師傅竟跑到他店裡去了;老闆追至店中,這時店尚未開門;及至進店,一看沒人;問其他工人:你們見老紹(即指紹興師傅)進來否?眾答:未見。他來了麼?老闆即將登坑所見之事說與眾人知,眾人以為老闆看花了眼——因這時眾人尚不知染布師傅吊死,崇明離紹興,隔着海,還有六七百里路,所以不知老紹死了。大家正在工作之時,後宅老闆娘生了兒子啦!大家才疑心裡邊有了原因;這位老闆也自己知道,必是老紹來討債,但也無法。

再說這位小老闆。長到四五歲之時,非常聰明;老闆四十餘歲只得這位兒子,兒子生的又聰明,心中非常喜歡,愛如心肝寶貝。這位小老闆到了八九歲即能與人賭博,真是聰明。到了十一二歲,不喜歡讀書,只愛賭錢,初則小賭繼則大賭;沒錢就偸,偸不到錢,就偸店中的布。到了十七八歲眠花宿柳,吸白粉,無所不為,而這位老闆也管不了;小老闆打爹罵娘,無所不用其極;老闆娘因兒子不好,又痛又愛又恨,氣得生病而死。老闆自妻死後,也得了癱症;小老闆益無忌憚,為所欲為。不到幾年,將店完全賣光;後來流為乞丐,向人討小錢度生。人尋他開心說:你是老紹討債嗎?答是,即與他二三文錢;如此又過了幾年,終於凍餓中發白麵癮而死。老老闆也無法生活,每日匍匐街頭,向人行乞;終亦凍餒而死,昧心人的下場如此。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