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心田先祖種,福地後人耕。」先人的功德善行確實是可以庇蔭子孫。孫德蔭因父親年輕時的見義勇為,保人貞節之功而蒙高中舉人......

 

 

子受父德之巧報      終南庸朽述

 

前清咸豐年間,有馮張二位學台,俱在翰林院任職;有一年,奉旨往湖南主考。馮年長,是老翰林,很有道德,奉旨爲正主考,常訓屬員,要多種善因,莫種惡因,歷言因果不爽之理,並常舉出事實以證明之;張爲副主考,年靑,且係新翰林,對因果之事,認爲渺茫,常暗笑馮之迂腐迷信。到了考期,張有意證明因果不確,完全是人爲,决無鬼神主持吉凶;一夜正値馮選卷之際,張在暗處,不令馮知;待馮閱卷至孫德蔭之卷時,文實不佳,遂棄於廢卷中,忽聽空中有的一聲,馮細聽無人,認爲神來啟示,乃將孫卷取回細閱;文實不佳,又棄之,又聞空中的一聲,再將卷取回細閱......文實不佳,默思空中連響三次;此人文雖不佳,必有積德之事,乃選中爲最末舉人。考畢,榜已揭曉,値馮又同屬員談因果之可畏,兼言及棄卷事,空中連響三次,終於選取卽無聲。眞是神奇......張副主考卽答曰:馮大人,請你原諒。大人所棄之卷是孫德蔭之卷否?馮答:你何以知之?張答曰:乃是小弟因見兄台屢言鬼神之靈妙,故特意破除此中虛妄。三響實小弟所爲,因兄台正在凝神閱卷之際,不知也——蔭文欠佳,兄卽棄之;弟暗中觀察,卽暗敲一響,又見兄台取回;小弟連敲三次,兄台果然認爲神示而取之。由此看來,所謂鬼神之主宰因果,俱是人爲,那裡有鬼神?馮正主考問曰:三響果是你所爲否?張答:確是小弟所爲。馮曰:若此,更能證因果報應不差。張曰:何以言之?馮曰:想老弟身爲翰林,又是奉旨命官,而能輕身爲這舉人敲響三次,其中必有原因。張曰:他是湖南人,我是安徽人,彼此不相識,有何原因?馮曰:就因不識,方顯鬼神主持報應之妙。老弟不信,來日傳這孫德蔭,便衣淸雅房相見,一問便知。

明日,使人傳孫德蔭來,衆屬員俱在坐。孫德蔭正幸自己得中舉人,但愧文才不佳,忽見使者奉主考之命,令便衣進見,非常害怕——怕的是復考失選;卽隨使者來至淸雅房,見了主考座師叩頭畢。主考很和藹的,讓孫德蔭坐下,問曰:孫德蔭你是那一縣人?孫答曰:小生原藉本是安徽省。由家父移來此地,小生是在此地出世。馮又問:安徽尚有親人否?孫答:原藉祖父母早已故世,故無親人。馮又問:尚有親友通訊問否?孫答:有。馮問:常與何人通訊呢?孫答:係一位世交。說起來好似一段故事。馮主考說:大家談談何妨?孫曰:緣家父少年時,去親戚家探望;返來時,天將黑,忽然大雨傾盆,淋的渾身是水,急忙避入一間古廟中;方走進至大殿,見殿內先有一位十七八歲女子在坐,吾父一見卽避至殿外廊下。雨越下越大,天已晚;正在此際,又來了一人,他淋的渾身是水,一逕走入大殿;到了殿中,不理有女子在旁,卽將身上衣服,脫個精光、擰水;只見那女子面轉向牆,那男子又走向女子調笑,欲行非禮;吾父一見,卽走入大殿,向那男子勸說;那男子說:這女子又不是你的親故,管你何事?那男子同吾父吵起嘴來,繼而動手相搏。因吾父年靑力壯,卒將那壞男子制服;那男子理虧力輸,只好穿上衣服,避出殿外廊下;天將明,雨亦止,壞男子去,此時殿中女子開口說:多謝你這位先生救吾。吾是因爲在家中同母親抵了兩句嘴,一怒之下卽走出,想去外祖家;那知行至此處,天降大雨?幸遇着你這位君子好人,否則吾不能生矣。吾家離此不遠,請你分神送吾返家吧!吾父卽將女子送返家中,與他家父母相見,由此大家往來;後吾父貿易移居此地,吾乃在此地出世。

馮主考說:好,原來如此。吾將實話告訴你:你的文章本不能中。因棄你卷時,忽聽空中的一聲;連棄三次,連響三次。因此知道你家必積陰功,如不取中,是違天賞善之德;望你以後,多種善因,爲國盡心,爲百姓造福......正在這時,只見副主考離座起立,向正主考作揖說:兄台年高見廣。因果之事,由此證明,小弟亦胆戰心驚;此事原係小弟存心想破除兄台迷信所爲,那知在默默之中已受因果之支配,代吾母報德矣!孫適所言女子之父母,卽小弟之外祖父母,女子卽小弟之母也。在座者逖聽之下無不悚然,益敬馮主考之高德慧見。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