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子曰:不患人之患不知人也雖然趙氏的好意被人誤會而得到一塊絶戶穴,但人心之善念有天知,絶戶墳竟然變成發富發貴的風水寶地......

 

 

江西黎川絕戶墳      終南庸朽述

 

有一年夏季,天氣正熱。中午後,有位風水先生,身背着羅盤,從深山中行至趙姓門前,坐在門洞中休息;又熱又渴,急向裡邊討涼水喝,裡邊人出來一看說:同你取涼水去。地理先生坐在門洞中等候;等了好久,仍然不來,只渴的這位地理先生心如火燒,連催幾次,方才送盌涼水出來,水上面洒了好多穀糠——地理先生渴的不得了,恨不能一口吞到腹中,方才解渴——今水面浮有穀糠,必須用口吹之,方能小小的喝一點,不得大口往肚裡吞;一直喝了大半天,方將這盌涼水喝完,人始覺得爽快。心中暗恨趙姓小氣,暗想:同你要點涼水,你都不爽爽快快的拿來;拿出來了,水面上還洒些糠,令人難喝下,眞正可惱可恨......抬頭往院裡一看,只見裡面停了一口棺材,便向老太太說:裡院棺材停的是你何人?老太太說:是吾當家的,已故世二年多啦!地理先生心中暗想:吾洩恨的機會來了......卽說:吾是看風水的。新近在前面山中,看到一塊好穴地;如果你沒擇妥風水,可以用那塊地。老太太一聽,說:待吾同兒子商議商議。卽請地理先生到家中同他兒子相見,大家很歡喜;從此就用了那塊穴地將他父親安葬了,風水先生亦告辭而去。

這家葬墳不到三天,忽然墳後邊被大風吹起一堵圍牆來,好像一條龍;旁邊冲出一條水溝,繞墳而行,好像天公與他修改風水一般。這家自從入葬以後,家產年增,諸凡如意;不到幾年,居然成了巨富,闔家感謝這位風水老不置。再說這位風水先生,過了十年,又走到這裡;想起往事,暗忖:趙姓經過十年,大槪總得全部敗光,家破人亡了......原來他所指點的地方是個絕戶穴。當他走到討涼水喝的地方一看,房子也新了,大門也新了,修得非常好,暗想一定是趙姓賣給了別的人家;及至走到門口,正好從門裡走出一位壯年人來,一手就把地理先生拉住,倒把這位地理先生嚇了一跳——他是做賊人心虛,認爲人家知道了他的惡意,要同他算賬哩!那知那少年說:先生,你可來啦!吾家總想謝你,總是問你不到。快請進吾家來吧!

地理先生到了趙宅,趙宅欵以上賓之禮,並說:多謝你給吾看的好風水。自從葬在那裡後,家中處處順,這十年來眞是好。弄得地理先生莫明其妙,只好含糊答應之;食畢,地理先生說:吾們再到墳上去看看。到了墳上一看,倒把地理先生吃一驚——原來這塊墳地,好似移山倒海似的大變化了——這種活龍活水,絕非人力所能爲;極壞的風水,目下已改成極好的風水:不但發富,而且還發貴。風水先生天良發現,對趙先生說:當年這塊地,原是一塊絕戶穴:誰葬在這裡,不到十年,就要家敗人亡,必成了絕戶墳。因爲當年走到貴府門口,又熱又渴;向尊府討點涼水喝,尊府慢慢的送來;這還不算,又在水面上洒了些穀糠,齷齪的不得了;想不喝又渴,喝又喝不進,只氣的吾無處發洩,所以把這塊絕戶穴送給你,本來爲的是洩憤。今者,上天把風水給你改好,府上必定是積德之家,否則絕不會這樣;仍望尊府多積陰德,以迎天祥。小老兒這是向你眞心實告,作爲懺悔贖罪。趙先生說:你錯會了意啦!因爲你正熱的不得了,如果急急的給你涼水喝,你一定會大口吞下;涼水一激,恐怕會激出病來,所以家母叫慢慢給你水,還要上面洒些糠,使你不得不慢慢喝。地理先生一聽,作揖謝曰:莫怪天公作美,原來你家行善,無孔不入。天助善家,良不虛也!趙姓欲厚贈之,地理先生不受,告辭而去。趙姓至今子孫綿延,富貴不絕;而這個絕戶墳,也成了黎川名勝之一。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