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有云: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三年來韋䭾找不到孝子的錯處,於是一怒之下竟然將鞭子扔掉......

 

 

無鞭韋䭾      寡過居士述

 

南通境內有狼山,山上有位狼山大聖的廟宇,香火很盛,遠近馳名;適有一位孝子,因其母病,百治不效,禱於狼山大聖,懇求大聖爲母治病,倘能醫癒,願至狼山與大聖燒頭遍香,報答神恩;大聖果然神通廣大,體念孝子之誠,將其母治癒;這位孝子,稟明老母,卽赴狼山還願。五更起身上山,到了山上,太陽東昇,大聖面前之香,早已不知上了多少;孝子一看,曉得來的晚了,於是卽借宿在半山一個茅棚中,凖備明早趕燒頭遍香。第二日一早便到山門,山門方才開了,孝子卽忙進去燒香;抬頭一看,大聖面前的香,已燒到三分之一啦!孝子問裡邊的執事人:香是你燒的麼?答:不是,是外邊香客來燒的。孝子想:莫非還有人爲燒頭遍香起身更早......第三日孝子早早到山門等候,等了好久才開山門,孝子卽忙進去給大聖燒頭遍香,豈料大聖面前的香已燒好?問執事人:香是誰上的?答:不知。孝子返到宿舍發愁——願還不了,怎麼下山見老母呢......坐在小茅棚中,咳聲嘆氣。

棚中住着一位老比丘,問孝子爲何咳聲嘆氣;孝子將不能與大聖燒頭柱香事告之,比丘曰:想與大聖燒頭柱香,明天你穿老僧的鞋去,就可以燒頭柱香啦!孝子依比丘之言,果然明早還願而回。交還比丘的僧鞋,並致謝意,問曰:何以穿你的鞋,就可以得燒頭遍香呢?比丘曰:大聖是不受穿皮革的人所燒頭柱香的。你連次上山不得還願者,正是因爲你穿的是皮底鞋之故。孝子方才明白,於是又上山去;遊至聖寺鐘鼓樓,看見一面大鼓,孝子手指大鼓向大聖問曰:吾穿了皮底鞋,你不受吾的頭遍香,難道你這鼓不是牛皮的麼?不許吾穿皮底鞋,却許你用皮作鼓。言畢,只聽得彭然一聲,這面牛皮大鼓立刻爆了個粉碎,孝子遊畢下山。且說狼山大聖,自被孝子指責後,自己撕碎了鼓上的牛皮,將護法韋䭾喚至面前,囑曰:你暗中跟隨監視着這個孝子。他幾時有了錯事,你就用鞭打他。韋䭾遵命監視這位孝子。

而這位孝子三年來一言一行,無有行差踏錯,不覺暗贊這位孝子的品德,又急自己不能回山覆命。有一天,見孝子吃飯,將飯中帶穀殼的米檢出來,放在桌面上——韋䭾暗想:如果你將它扔了,這就是暴殄天物,吾就一鞭打死你,好回山交旨......那知孝子將穀殼裡的米剝出來吃啦,吃剩穀殼才拋了?韋䭾嘆服,無法打他,又暗跟他好久。這日孝子探親去,行到半路上,天氣又熱又乾,只渴的孝子心如火燒;半路上無水,只見路旁有一個瓜田,業已有瓜,尚未成熟,孝子卽進瓜田摘瓜而食——韋䭾暗想:這回你偸人的瓜,吾可以打你了!焉知孝子吃完了瓜,估價所食之瓜應値貳十文,他從懷中取出四十文,拴在摘過的瓜柄上——因未得主人許可,自己摘食,所以多給一倍的錢;韋䭾一看,又不能打他啦!韋䭾一氣說:要這鞭何用?乃將手中的鞭扔啦,空手回山。大聖見韋䭾空手而回,卽問:你鞭哩?韋䭾說:三年找不到孝子一點錯處,總不能打他,要鞭何用?所以吾將鞭扔啦!大聖一聽說:好了,吾的鼓用帆布做上吧!所以狼山是布鼓和空手韋䭾,至今猶然。倘能檢身如孝子者,神都被感化,况不能化人乎?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