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地藏經》有一段經文:「業力甚大。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是說明人的習氣(或說習慣)難以改之,稍不刻意地提醒自己最後還是會做著相同的事來,這就是佛家所懼「生命中的輪迴」,同時亦被形容為「枷鎖」、「束縛」......就如同上癮一樣,若無破斧沉舟之精進意志始終難以將之戒斷--這就是業力的厲害,因此業力也可被稱為習業。

李德繼晚年得病精神渙散,迷糊間卻依循舊業欲吃田螺無法自控,以此貪吃之念無法解脫生命的輪迴於是再次投胎轉世,此為輪迴而不能跳出三界六道之因;再加上用葷僧侶為其唸經削其功德而使李德繼不能上生天道,還回人間,這就造成李德繼轉世為人的助緣;因緣和合,結果李德繼成為他的好友張翁的孫子。

 

 

孝媳的田螺      慈述

 

李德繼,湖南澧縣東鄕人,中年亡妻。只爲愛子之故,亦未續娶,因怕兒子受晚娘虐待,雖經親友勸說,亦堅决不再娶;撫養兒子長成,與子完婚,子孝媳賢,李德繼安享家庭幸福;不數年,又生了個聰明孫兒,李德繼心滿意足,總算沒有白辛苦;不料其子忽亡,李德繼受此刺激,宛如晴天霹靂,萬念俱灰,從此長齋修行,以求解脫。

吃齋十幾年後,有一年得病,請醫診治,總不見效。病久口饞,一心想吃田螺,告知兒媳,兒媳說:公公吃齋多年,怎能一朝破戒,將前功盡棄呢?乃未開齋;隔了些日子,李翁病况更重,昏昏沉沉一心只想吃田螺,定要兒媳去買田螺來吃;兒媳見公公病狀如此沉重,又不敢重違他意,影響病體。默念公公吃齋多年,倘若眞的給他吃了田螺,便從此開齋,豈非令公公担了破戒之重罪?但是如不給他吃,他又堅持非吃不可,眞是大難大難!後經深思,想出一條兩全之計:卽用田螺空殼裝以麵糊,煮熟以進;李德繼拿起田螺,放在手心,目視田螺,良久良久,並不食,若有所思……就這樣凝視着田螺,一命嗚呼。但這位李翁雖死,田螺仍握在手中不放,不能將田螺取出;其媳無法,也只好就如此裝棺成殮。

再說,離李翁四十里外,有一個大糧戶姓張。這位張翁與李德繼,在早年因赴友人宴會,同桌吃過飯;二人相識很投機,也稍有往來。這夜,張翁夢見大街上鼓樂喧天,炮聲隆隆,張翁走出大門探望;方一出門,卽見一頂八抬大轎,落在他的門口,正想往張翁家中抬;張翁揭起轎門簾一看,原來轎裡坐的是李德繼,默想:他怎麼這樣威風呢?這時,只見李德繼一言不發,逕往內宅而去……張翁一急而醒,自己正在默思夢境。忽有女傭來說:少奶要生產了,要你老急請接生婆去。這夜添了個孫子,張翁心中非常喜悅;但此小孫自出生後,總是啼哭不止;一連十多日,想盡方法,亦未能生效。張翁回憶夢境,莫非此孫眞是李德繼轉生?爲何總是啼哭呢?爲疼愛小孫之故,張翁乃親赴李德繼家探個究竟。

及至李家一看,果見李德繼兒媳正在請了僧道給他家公唸經呢!張翁問明李德繼死因,及死時之日期情况,乃知李德繼身死之日,正是他夢見李德繼乘轎到他家之時,遂對其兒媳說:你快不要給他唸經啦,他已轉生在吾家啦!他兒媳不相信,張翁說:你不信,可以同吾去看看。你公公死時手握田螺,吾孫生來卽左手固握拳頭,至今不能伸掌。李德繼兒媳隨至張宅一看,小孩果然左手固握不能伸;他兒媳卽用手將小孩左手搬弄,意思是想將小手掌搬開,那知別人搬不開,他兒媳一搬就搬開啦!原來小拳頭內所握者,正是一個田螺。大家不由全都目瞪口呆,贊嘆    造物者權威之可怕;而這小孩,自停止與李德繼唸經後,他就不哭啦!此事不知何故?筆者曾閱達摩寶傳,據達摩老祖說——請僧道給亡靈念經,如用葷腥,亡靈頭上罪加三分——其謂此乎。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