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遇到問題,說不通的,我都會教他去念《地藏經》。第一,有問題一定有業障,不管是外面的,還是思維的,都是業障。第二,《地藏經》能讓你生命回歸到靈性方式上。這一點很重要。

一般大腦思維發達的人,靈性都不高,這類人一般活的很理想化。大腦識性發達的人,有個特徵,我執特別重,什麼都要為我好。哪怕賺錢,甚至學佛辯論誰對誰錯,他都要爭個輸贏。這類就是大腦識性發達的人特徵。你有我執,就會和別人對立,想要從別人那裡得到東西。

打個比方,炒股,創業,一類來講,就是大腦思維發達的人乾的。他想,別人都能賺到,我一定能,畢竟我也是高學歷的。但告訴你,如果你炒股賺錢了,不是因為你有智慧,只是你有福報,偏財運。但一般偏財運的人比較少,所以炒股吃虧的人比較多,這才是正常的。


有些人遇到問題,就卡住,他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子,這類人靈性不高。而靈性高的人,往往是很憨厚的,不搞偏門小道的,這類人比較適合修行。大腦識性發達的人,他很會疑問,念佛為什麼會有感應,能治病,你給我解釋一下。識性發達的人一解釋,就是說,念佛心靜了,身體得到恢復,所以病好了。那再高深一點的,他就解釋不了了。比如人得了癌症,一心一意去拜佛,夢見菩薩給他喝甘露水,醒來就好了。這類靈性的問題,他就解釋不了了。

念《地藏經》是讓你回歸到靈性去。有人拿起《地藏經》來,就說《地藏經》講因果,講布施,講發願。我已經懂因果了,所以我不念《地藏經》,我不懂得空性,所以我念《金剛經》。這就是用大腦識性來解讀《地藏經》,這就是很糟糕了。凡是大腦思維過多的人,對他修行障礙就特別大。

舉一個例子,有個人,他父親被含冤被抓進去,也沒有定案,但也沒有解脫出來。他就用官場理論解釋一堆,說早就可以出來,怎麼一直拖。我說,這就是業力,你好好念經給他,他也在了這個業,他就有被冤枉的業。而且受苦是了苦,消他的災,你就一心一意給他求地藏菩薩,這樣你就回歸了靈性上,不然你就很痛苦。


《地藏經》就是告訴我們因果不空,業不空。從業的真實存在來讓你對三寶有信心。民間講的,這裡面就是命。說宿命也帶有業的味道。但佛法更讓你能積極的改業。你有這個果,肯定有這個因,你要從因上下手。比如婚姻不順,那就因為自己有傷害過對方,有這個習氣。從因上改,因上不改,你離婚,再找一個,還是一樣,甚至更糟糕。

大腦思維發達的人,他很容易失敗,很痛苦。成功了,也很痛苦,要獨孤求敗。這類人,就是迷失了他生命的故鄉了。

但道理懂了,你也不一定能做到。這時就要靠地藏菩薩。《地藏經》法屬於他力法門,自己修行功德力,法界緣起力,加諸佛加持力。要靠地藏菩薩的加持,這個加持就要講到信心了。所以你不要把《地藏經》當成很普通的經來看,這時你的功德就很小。你要把它想象成,自己在忉利天上,佛給你講法,你就能得到大功德。

《地藏經》是你生命的地圖,你會常常迷路,為了家庭,事業,感到痛苦,這就是迷路。你就去念《地藏經》,讓你回歸到靈性的故鄉,你就放下很多,《地藏經》有讓你生命回歸的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