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2016-02-06 訊】                                                    放大字◀▶縮小字 ☕打印版 ◪圖片版 ◫PDF                                                                                                                    

鞏俐上一次在銀幕上以古裝造型示人,還要追溯到十年前的《滿城盡帶黃金甲》,這次出乎意料地“復出”,還演的是個妖屬性的反派。她坦言,自己看中的是改編後的三打故事,讓角色“有足夠的發揮空間”。

為了這次發揮,鞏俐沒少招罪。片中化身成老嫗的老妝造型,每天化妝加卸妝得花近十個小時。穿著厚重戲服頭頂假髮的威亞打鬥戲,讓她的頸椎快要斷掉。更別說,為了還原白骨精“精”的一面,她自己提議“表演不帶呼吸”,這又讓她的腹腔遭受了不少額外的傷害點……

但這些付出不算什麼,鞏俐更在乎的是《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上映後觀眾的反饋,她眨巴著眼睛說:“這是個家喻戶曉的故事呀,要麼成功要麼失敗,沒有中間狀態可言。”

                                                                               

 


           

 

白骨精“白妝”            

白骨精造型有講究,時尚時尚最時尚            

騰訊娛樂:白骨精是個家喻戶曉的妖怪,這次怎麼想到來演個反派?

鞏俐:首先是覺得這個角色不好演,她是個妖精不是演一個人,挑戰很大。其次她有好多變化在,這也是個挑戰,可以有很多發揮。而且我之前剛拍完《歸來》,覺得是完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次就想選個不太一樣的角色。

騰訊娛樂:這次丟掉偶像包袱來演妖精,也是因為劇本給她找了個變妖的原因、豐滿了這個角色的層次吧?

鞏俐:對!她有個因果關係,就是為什麼這麼恨人類,為什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個改編很重要,豐富了白骨精的個性。任何人都不是生下來就是反派、壞人的,白骨精也一樣。她也有有魅力的地方,比如她獨處的時候那種孤獨,我在演她的過程中就已經投入進去、愛上她了。


           

白骨精“黑妝”

騰訊娛樂:造型方面還蠻意外的,因為除了去接近唐僧一行,基本都是本妝出鏡,還都是大特寫。

鞏俐:嗯,這個本妝定的時間挺長的,導演要求特別高,試了好幾個方案。我覺得導演想法很好,她一定要有個翅膀狀的盔甲,平時是黑的,結尾變身就變成金黃色了,這是該有的變化。然後本妝也有兩個,一個黑一個白,黑色時就嘴化白妝,白色時就嘴是黑的。

而且我覺得這樣的造型是超乎大家想像的。我們想像的白骨精,應該是兩個須子,還要那樣飛來飛去,像個唱京劇的似的,我們這個就是個很時尚的白骨精(笑)。


           

鞏俐老嫗妝

騰訊娛樂:片中還有很長一段老妝的表演。

鞏俐:拍那個老妝之前我就說,我一定要自己演,別人來演演法肯定不一樣,我總不能教那個人該怎麼去演吧?每次化妝都要六七個小時,卸妝是兩三個小時,本來計劃那場戲要拍五六天的,我就跟導演說,這每天化妝卸妝太耽誤時間了,我們辛苦下趕一趕吧,結果那場戲四天就拍完了。

這個老妝的臉部模型是好萊塢來的,比之前我在《歸來》里那個妝還要費勁。而且這次的更真實,它妝上都是帶汗毛孔的,扮上後怎麼動都行,再近的特寫都不會穿幫。我在片場扮上以後,他們都不由自主來攙著我,因為太像了,我就說你們能不能別攙著我?我是白骨精好不好(笑)。

騰訊娛樂:整個妝化過程也很痛苦吧?

鞏俐:就是對皮膚影響非常非常大,要先用酒精把皮膚上的油全部清潔掉,再噴白妝,噴完就不能動了,整個臉都是白的,然後在上面畫眉毛、眼睛、嘴,這樣搞下來很辛苦,因為皮膚缺水缺得很厲害。

 


           

 

影片為白骨精精心安排了一個前世的故事            

演完白骨精瘦了十多斤,古裝片難發揮其實不太好演            

騰訊娛樂:那假髮、戲服夠重的吧。

鞏俐:很重。包括假髮,都是真的頭髮,綁在一個很高的支架上。你還有打鬥戲,脖子就得一直抻著,要不然髮型就要亂(笑),每次中間休息的時候,他們就給我從後面扶著頭髮,要不然頸椎特別不舒服。而且因為休息的時候是坐著的,但戲服太重了,裡面還穿著威亞衣,就非常難受。

騰訊娛樂:所以拍完瘦了多少?

鞏俐:瘦了十斤左右。

騰訊娛樂:除了打鬥戲,你片子里幾乎沒雙腳沾過地,全是吊著威亞飛著走……

鞏俐:沒錯!當時跟導演商量怎麼演,妖精是不會走路的,她是飄著的,所以最後就幾乎全程吊威亞飄著了(笑)。然後我自己提出來,跟導演說想嘗試一個最新的、自己想出來的沒有呼吸的表演。因為她不是人,是沒有呼吸的,包括你的動作,生氣的時候都是很慢的,然後突然的爆發。大家都覺得很成功,覺得這樣很適合白骨精。

包括動作戲,她的打法也是很柔的,飄逸的打法,轉來轉去那種。其實很難拍,因為你一邊轉一邊說話,還不能喘氣,其實都是靠腹肌抻著。

騰訊娛樂:唔,這就是傳說中的主要看氣質吧……

鞏俐:謝謝謝謝(笑)……


           

拍攝花絮圖

騰訊娛樂:細數一下,好像上次演古裝還是《滿城盡帶黃金甲》了,這都過去十年了。

鞏俐:因為其實古裝片不太好演,發揮餘地不是很多。你說演武則天,台詞怎麼講?性格如何?其實是挺難的事情。這次演白骨精重新拍古裝,還是有塑造的空間,有可以發揮的地方。所以我跟導演他們說,這個故事家喻戶曉,不容易拍,一定要超乎觀眾的想像,它才算勝利。要麼成功要麼失敗,沒有中間的狀態。

騰訊娛樂:整場聊下來,你一直在強調角色發揮和表演細節,這些是不是你一直不那麼高產的原因?

鞏俐:沒錯,我一直都是這樣的。數量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作為一個演員,你一直拍戲、演角色,就可能不愛這個行業了,你人就麻木了,塑造角色可能就是沒有靈魂的。質量還是很重要的,每個角色還是希望她是新鮮的,讓觀眾看到以後,能夠真正看到一點自己的影子、學到點東西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tw.aboluowang.com/2016/0206/688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