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今天你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暗示媽媽,說最近房價又在飆升,如果再不行動,或許以後你和女友,連一間可以容身的小房屋都沒有。


我淡淡的看了你一眼,終於沒有像你希望的那樣,說出〝媽媽買給你們〞的話來。

而你,也在這樣尷尬的沉默里,放下碗筷走了出去。

我從窗戶里看著你遠去的背影,瘦削、懶散,有些玩世和任性,你還是賴在父母懷裡,始終不肯獨立。

可是,親愛的孩子,你已經25歲,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還有一個需要呵護的女友,以及兩個日漸老去的父母。難道這些,還不足以讓你成熟,承擔一個大人該擔負的責任?

從小,你一直習慣有事就找媽媽。

5歲的時候,你要媽媽幫你整理扔得到處都是的玩具。

10歲的時候,看見同學腳上穿著氣派的皮鞋,就哭鬧著要我也去買來。

15歲的時候,你寫情書給班上的女孩子,說:〝我媽媽認識很多人,誰要是欺負妳,儘管告訴我。〞


20歲的時候,你上了大學,每次打電話回來就是說你的零用錢沒了,叫爸爸再寄給你。雖然你在開學時已經帶了足夠的錢,準備用到學期結束。

今年25歲的你,在一次與同學閒聊里,很驕傲的說:〝我爸媽早已給我準備好了買房子的錢,我即使是不怎麼奮鬥,也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每一次聽到時,我都淡淡的笑一笑,就忘掉了。

我習慣了聽你的吩咐,以為對你的每一個好,你都會記得;在將來我們老去、你已壯年的時候,可以得到你的悉心照料。

可是如今,你天天回家吃飯,又時常把女友帶回家來久住,讓依然在工作的我,還要為你們的三餐奔波勞累。

這樣的情況,終於讓我連一絲的微笑,都無法擠出。

我發現,這樣自己苦撐、為你著想的方式,只是讓你的自私與懶惰,更是滋長茁壯。

我終於承認,25年來對你無節制的寵愛,是一個多麼大的錯誤。

有一次,我開玩笑說媽媽或許活不到你娶妻生子呢,你立刻著急了起來:〝那怎麼行,將來誰給我們洗衣、煮飯,誰給我們照顧孩子?〞

當時的我,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哀傷。

原來當我們老了,依然要為你繼續操勞,直到生命的終點。

我們不是養育了一隻羽翼日漸豐滿有力的雄鷹,而是一隻寄居的蟲子,將滋養了自己的鮮嫩的骨頭,一直啃到乾枯腐朽。

親愛的孩子,我不得不殘忍的告訴你:你的上半生,與我息息相關,而你今後的道路,我將不再過問。

媽媽已經將兼職的工作辭掉,我不能為了你的幸福,而讓自己退休后的悠閒時光,陷入為了幫你掙錢買房而永無止境的痛苦中。

也請你,從父母的身邊搬走,用自己的薪水去租房子住。

孩子,媽媽很抱歉,不該這樣愛你。

而你,也應對那些將父母啃到疲憊的往昔感到愧疚。

且讓我們彼此原諒,彼此放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