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許多人喜歡說:「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濟公和尚的這句話往往被他們拿來當擋箭牌,成為可以肆意吃肉喝酒的「鐵證」。實際上世人僅知有前兩句,卻不知濟公還有后兩句,「世人若學我,如同進魔道」,從而以訛傳訛,誤導了無量迷茫眾生。



       



       





       


其 實,濟公的高深境界絕非凡夫俗子所能想象。比如,沈員外派家僕給濟公送兩隻熟鴿子和一壺酒,僕人路上偷吃一隻翅膀、偷喝了幾口酒,以為能瞞天過海,神仙也 難知。結果濟公指了出來,僕人不承認,於是濟公到階前吐出兩隻鴿子,其中一隻少一個翅膀……這種特別神奇的境界,世人完全望塵莫及,故不可亂學表面行為。 印光大師在《文鈔》中關於這方面也有諸多教言,勸誡後學者萬萬不可隨學,以免自欺欺人。
       




「酒 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這句話,其實也有來歷:明末的破山禪師,於戰亂年間,在夔東十三家之一的李立陽營中度日。因李立陽嗜殺成性,為了救度一方生靈,禪 師要求他戒除不必要的殺業。李立陽見禪師嚴持戒律、不食酒肉,就對他說:「你只要吃肉,我就不殺人。」禪師馬上與李立陽訂約,不惜大開酒肉之戒,使許多人 得以活下來,一時傳為美談。



       


此 外,明朝還有另一位和尚,也是為了救逃到寺廟裡的難民,在山賊面前吃肉喝酒。當時山賊說,只要他吃了手中的酒肉,就可以放過那些人。於是他氣定神閑地端起 酒杯說:「我以酒代茶。」說完一飲而盡,接著拿起肉說:「我以肉作菜,請!」吃後面不改色,坦然自若。山賊見了為之一驚,鑒於有言在先,只好放了所有的 人。



       


可 見,為了饒益有情而吃肉喝酒,在漢地有些大德的傳記中也有,但這不是普遍的行為。藏地的每一座寺院,也並不是所有僧人都行持這些高深之舉。藏傳佛教對戒律 的重視程度,來藏地求法的人應該知道,在沒有達到一定境界之前,任何人都不允許做超凡的行為。若是極個別人做了,也許他確實有這種境界,也許沒有。所以能 做和不能做的界限一定要分清,否則明明什麼境界都沒有卻裝模作樣、無惡不作,這肯定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