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了上面這個麥田圈可能會懷疑了,怎麼這麼醜,和平時那些看起來異常龐大精美的差好多啊!嗯,大家猜得沒錯,這其實是超自然現象專家埃里克貝克約德(Erik Beckjord)在1991年自己一個人弄的。他調查超自然現像多年,深深相信麥田圈是外星人的回音。於是,他靈機一動在麥田上壓下了一行字:TALK TO US(請聯繫我們),希望得到外星人的回覆。幾天后,奇蹟出現了,一個彷彿用遠古拉丁文書寫的麥田圈出現了!一開始沒人相信,後來經過各路調查者長達10年的破譯,一段來自地外文明的訊息終於浮出了水面!



       


這就是震驚一時的外星人回信麥田圈,上半圖則是人類的呼叫請求麥田圈。這個彷彿古老字母亦或是像形圖符的麥田圈總長度為55米,寬達5.5米。


英國考古學家邁克爾·格林(Michael Green )覺得這些字母很像古希伯來語。基於巴斯克字母表,他從右往左對其進行了翻譯:Phehthi或Ptah(古埃及創造之神)和Ea-cheche或Ea-Enki(古蘇美爾人智慧之神)。根據考古學家的解釋,這些字母的釋義非常明顯:[我們是創造者,智慧與博愛]。




▲巴斯克字母,使用者為歐洲最古老的民族        


之後,《解碼巨石陣》作者霍金斯杰拉爾德(Gerald Hawkins )教授決定親自考察破解。他帶著12位學者,經過大量的運算和分析,最終得出一個讓人振奮的結果:


首先整個字符圖沒有任何一個字母是人類可讀的。經過對比42種語言的18000個常用短語,他發現兩邊的圓形是句號,左右兩邊各是一個單詞。第一個字是[我反對](拉丁文:OPPONO ),然後還缺了一個賓語。第二個字以O-結尾,可解讀為“OS”(複數)。最後他們鎖定了最可能的結果“ASTOS”,也就是“ astus ”的複數。意思是:[人造與虛假(acts of craft and cunning )],最終的翻譯就是:[我反對人造與虛假]。


隨後,1995年另一位調查組西蒙伯頓(Simon Burton)開始了他的破譯工作。他認為這是一種可以用於使用不同語言的人交流的一種通用語種。而拉丁語正是國際通用語言英語的前身,而且是一種有魅力的語種。他摒棄了傳統思維,用了鏡像思維來破譯,最終得出了結果!



       


翻譯過來就是:[我在隱藏,目前為止(I have hidden, at present)]。


接下來到了最為關鍵的一位破譯者,麥田圈研究者羅伯特伯爾曼(Robert Boerman)。他一直糾結於巨石陣研究者霍金斯的解釋,腦海中一直有個聲音不斷地提醒著肯定有其他的角度分析,於是他找來了一位語言學家朋友共同分析。一次偶然下,他們用希伯來語破譯了:Sewet Cham Anasim Gadasim,也就是[一個全新的人種(A New Breed of People)]。而根據第一位譯者的結果,Phehthi or Ptah, Ea-cheche or Ea-Enki都是遠古創造之神,根據蘇美爾人的泥刻板,這些神創造了現代智人!這樣,一切都解釋地通了!



       


一次偶然的“請與我們聯繫”人類呼叫,竟 引來了諸多研究者歷時10年精彩的 破譯,把這些解釋結合起來,我們看到了一個驚人的訊息:“你好,我是Ea,你們也可以叫我Enki和Ptah。我代表一個全新的人種,充滿博愛與智慧。我是你們的創造者。我不喜歡人造和虛假,目前我還不能顯現(要隱藏)”        


這些解釋當然不是全部釋意,我相信這個短短的字符肯定還有其他角度分析。這也是目前為止最接近人類語言的麥田圈。其實相比文字,圖像更能超越時間限制,直擊大腦深處。這或許也是圖像麥田圈佔絕大一部分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