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正和郁慧結婚快三年了卻還沒孩子,因為郁慧在一家進出口公司上班,她是業務經理,經常飛歐洲,所以,生孩子的計畫也一再退後。

 

裘正結婚的時候就三十齣頭了,到了三十五歲一看身邊的朋友都當上了老爸,每天牽著孩子的手上幼兒園,心裡真是羨慕嫉妒恨。往家裡打電話,老媽告訴他同歲的堂弟二胎都出來了,雖然老媽什麼也沒說,但裘正知道她抱孫心切的,只是不想給他們壓力。


       


       

(圖非當事人,僅為示意)


       

裘正知道郁慧事業心強,再說憑良心講老婆的事業正處在要緊時期,這個時候讓她退下來生孩子,他到底有點說不過去。

但是,世事總有意外,意外之中肯定是有驚喜的。

當郁慧告訴他她懷孕的時候,他樂得簡直都快飛了天,抱著郁慧,差點把她的臉都親腫了。為了孩子,郁慧放緩了工作上的腳步,好在多年在這家公司,領導也給了她足夠的理解,順利待產。

離預產期還有三天那晚郁慧見紅,裘正急忙送她去醫院,醫生說她馬上要分娩,慌裡慌張地,裘正陪著郁慧進了產房。裘正親眼目睹郁慧在產房裡痛得死去活來,他這心也跟著一陣一陣地疼,心裡暗暗發誓,這輩子一定要好好地待老婆。

折騰了整整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郁靜終於生下了兒子,護士小姐將兒子遞給裘正看的時候不禁道:「啊呀呀,好漂亮的孩子,像個洋娃娃,真像混血兒耶。」

裘正早就看清了孩子的長相,他的心裡波瀾起伏,瞄了一眼因為勞累過度閉目的郁靜,她在聽到護士的話之後卻驀地睜開了眼睛,抬起頭,說:「抱過來給我看看。」

裘正一聲不響從護士手裡接過孩子,抱到郁慧跟前,喜悅之情早就被狐疑之色取代,他冷冷的說:「兒子長得真的很漂亮!像混血兒,就是不像我!」

郁慧嘆了一聲,沒說什麼,醫護人院忙著清理產房,給郁慧送入病房,裘正冷冷地看著郁慧,心裡卻計算著郁慧懷孕期間剛好去了一趟美國,在那邊待了足足一個月,回來一個多月就跟他說她懷孕了。現在想來這事情本來就蹊蹺,自己當時只是被突如其來的喜悅沖昏了頭,怎麼也想不到原來老婆給自己戴了這麼大這麼顯眼的一頂洋綠帽子。

郁慧是聰明人,知道裘正心裡在想什麼,她什麼也沒說,只是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電話是打給裘正在美國的叔父的。

「叔叔,我生了,是個兒子,母子平安!剛剛給你發了一張孩子的照片,你也看到了!」

裘正盯著郁慧,不知她此舉是何意思,只見她面色矛盾,最後將手機遞給了裘正。

電話那端叔父威嚴的聲音響起:「當時郁慧的意思是在精子庫裡找亞洲人的精子的,可是,剛好我美國一個很好朋友的兒子要捐精,想那小夥子的基因好,又知根知底的才說服郁慧用了他的精子來做人工授精,當時想,孩子生出來不一定就像男方,至少不會全像他的,可是沒想到生下的孩子竟然和他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所以,你是註定要知道這件事情了。」

「叔叔,你在說什麼,我一個字也聽不明白。」但似乎又有那麼點明白了。

「婚檢的時候就檢出你不孕,當時是郁慧想辦法瞞住了你,這件事你父母也知道的,這次通過我在美國的關係,讓郁慧在美國做了手術,她可是受了不少苦,攤上事事為你著想的媳婦,你怕還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裘正看著郁慧,只見她也滿面淚痕地看著他,羞愧加悔恨,讓裘正潸然淚下,內疚地說:「老婆,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