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如果今年對車路士再入球,你會再慶祝?


大衛雷斯:上次我說我入球不會慶祝,但是大家也知道最後發生了咩事。之後我向車路士球迷道歉了,我在車路士經歷了最巔峰的時刻我的確不想慶祝這個入球,但這場比賽太特別了,我們少打一人,我在完場結束前幾分鐘扳平了比數,這並不是你每天都會經歷的事情。當時,我難以抑制自己的情緒。        



問:你在車路士贏得幾乎所有榮譽,這是你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球會?        


大衛雷斯:當然我在車路士贏得人生最重量級的幾座錦標。但我所有效力的球會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維多利亞球會讓我成為職業球員。賓菲加讓我證明了自己有能力從巴西第三級別聯賽成為葡萄牙冠軍球隊的一員。現在我在PSG的第一季就創造了歷史(巴黎聖日耳門在2015年贏得了所有國內冠軍)。        


問:車路士守門員教練羅利桑說你離開車路士後,更衣室好像缺少了什麼。你真的團結了更衣室?        


大衛雷斯:我喜歡開玩笑,這樣大家才會開心。我在車路士鑄造了偉大的友誼,在這裡我仍有很多朋友。當你離開一間球會時,不僅僅是更衣室,工作人員也值得懷念。        






原文